<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最后一毫米>1 捕鼠的人(1)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1 捕鼠的人(1)

                  小說:最后一毫米 作者:靜靜的延河 更新時間:2014/10/27 12:16:57

                  中秋節的下午,繁華的商業街上到處是熙熙攘攘的人流,時尚廣告和促銷信息不斷在街頭和大型商業中心門口的超大型顯示屏上交相輝映,吵嚷的音樂聲,孩子興奮的叫喊聲,情侶們耳鬢廝磨的悄悄話,混雜在一起,構成所有城市共同的風景線。

                  崔勇坐在商業廣場內部花園的一張長木椅上,身旁放著大包小包的購物袋,里面裝滿了節日采購的戰利品,妻子和女兒到吵嚷的店鋪街中繼續探索,而他則有些疲憊的等在這里。

                  這是一個難得的假期,他期望自己衣服口袋中的那個小巧的呼叫器千萬不要想起來,作為一個丈夫,一個父親,他已經有差不多一年的時間沒有和家人長時間在一塊相處了,他實在不愿意美好的時刻被打破。

                  但是,世間的事情往往不能如人所愿,呼叫器像一個受驚的小兔子,突然在口袋中不斷震動起來,伴隨著馬達的跳動,蜂鳴器滴滴地叫起來,似乎在提醒自己的主人,千萬不要忘記它的存在。

                  “哎,假期完蛋了”他暗暗罵了一聲,這意味著家庭日的團聚有可能就此結束了。

                  呼叫器上是一串號碼,在這個類似老式摩托羅拉數字尋呼機的液晶屏幕上來回滾動。

                  他拿出手機,按照尋呼器上的數字,撳下一串號碼,過了幾秒種,聽筒里傳來滴滴滴滴的聲響

                  從椅子上站起來,若無其事地走到花園中央的噴水池邊,嘩啦啦的水聲頓時變得非常明顯,這正是他現在所需要的,水流的噪音可以使聽力最敏銳的人都無法聽到手機聽筒中可能傳出來的只言片語。

                  “編號 20119922“

                  “識別碼 3220“

                  崔勇的聲音不高,但語速適中,語調清晰,他所撥打的是語音信箱,訪問者必須首先說出預設的身份驗證信息,否則通話會自動中止。

                  “野營的篝火已經點燃,請開始準備野餐“

                  他掛上電話,回到長椅邊,從包里取出另一部手機,給妻子打了一個電話,然后把購物袋存到商業中心的寄存處,順著人流離開了這座造型奇特的后現代玻璃城堡。

                  這種突然的離去,妻子和孩子已經習以為常了,盡管他們從不知道這個男人要去忙些什么,也不知道,他會消失多久。

                  他招手叫了輛出租車,和司機簡短交談后,就消失在車水馬龍之中。

                  “縱和商業市場調查公司“坐落在市區東部,一座建設于上世紀90年代初期的大廈里,這座大廈外表已經老舊,白色的外墻磚顯得黑乎乎的,并不大的幕墻上滿是灰塵,各種各樣的廣告招貼在大廈各層的玻璃上,看上去非常凌亂,電梯已經顯示出老態,頂上的日光燈半明半暗,還不時發出嗡嗡的響聲,好在,它的機械性能還不錯,十幾秒鐘之后,崔用走出電梯間,踏進一段漆黑,空曠的走廊中。

                  “縱和商業市場調查公司“就位于走廊的盡頭,一道齊天花板高的玻璃門把公司辦公室與走廊隔離開來,右面的墻壁上裝有帶對講裝置的紅外線指紋儀,透過玻璃能看見大辦公室里有幾個藍色的隔斷和幾塊寫著字,貼著計劃表的白板,十來名工作人員正在自己的隔斷里忙碌著。

                  崔勇在指紋儀上按了一下,玻璃門呼啦啦向兩面分開,他徑直走了進去。

                  從表面上看,縱和是一家中等規模,專門從事商業數據調查的公司,他們的業務范圍包括訪問消費者,得知他們的日常消費習慣,以及接受不同產品的委托,了解它們在市場中受歡迎的程度,以及需要改進的地方,這些產品從電視機,電冰箱,汽車再到嬰兒尿不濕。林林總總,不一而足。

                  這樣的公司,在東南第一商業大都會中,有大大小小近千家,縱和只是其中業務一般,收入一般,知名度一般的“三一“公司,可謂是吃不飽,也餓不死。

                  這些表面現象都是維持的,目的就是現在這樣,既能正常開業,保持運轉,也不會接受過多的正常商業業務。

                  對于一家情報“企業“下屬的門面掩護公司,不好,不壞,讓人提不起太大興趣,是運行的第一條準則。

                  國家公共安全委員會由幾個獨立而又互有關聯的局級機構組成,第一局,也就是所謂的行動局,他們負責外勤業務,采辦各種“原材料”,進行“來料加工”業務。

                  第二局是情報分析與動向預測局,對行動局所獲得的各類情報信息進行“原料加工”進而得到高質量的“產品”。

                  “縱和公司”隸屬于第一局的第二工作處,既國內安全處,這是一個承擔反間諜任務的機構,而崔勇是這家公司的元老,也是第二處的傳奇人物,在他二十年的職業生涯中,破獲了大小近百件案件,把幾個西方大國設在國內的“分公司”及“辦事處”連根拔起。

                  按照行業內部人士自我嘲諷的說法,第二處的人都是職業捕鼠人,而崔勇則是名副其實的捕鼠專家。

                  與電影上表現的不同,負責公司內部事務協調的不是年輕貌美的年輕姑娘,而是一位50歲左右,戴著眼鏡的老大姐,面孔有些古板,顯得不是很隨和,她看到崔勇走過玻璃門,主動迎上前去,用標準的普通話說

                  “5分鐘后召開后勤會議”

                  崔勇點點頭,沒有會自己的辦公間,而是一直走到底,在一扇門前停下來,對著麥克風,報上自己的編號,隨后在彈出的鍵盤上按動數字密碼

                  “滴”他聽到蜂鳴器輕響,耳畔傳來電梯運動傳來的機械噪音。

                  這是直達電梯,中途不在任何樓層停靠,目的地在大廈地下的負二層,這里多少有點光線陰暗,空氣中也有股淡淡的霉味。

                  會議室的大門是厚實的鋼筋水泥門,里面是大樓的人防設施,簡單的說就是地下防空洞,縱合公司一直租用這兒,對外說用來存放雜物,作為后勤部門的會議和辦公室,其實,在公司準備搬進來的前一個月起,里面就進行了改造,成為非常潔凈的“清潔工作室“。地下深處有效遮蔽了無線電波,也杜絕了通過激光和空氣震動竊聽的可能性,所有的通信線路都和大廈內部的線路相隔絕,供電依靠自備的發電機支持,由于不遠處就是大廈空調機房,所以無人注意到柴油機不斷傳來的“突突”聲。

                  門是從里面打開的,一個穿著保安制服的男子對崔勇點了一下頭,當作是打招呼。這個男子身材不高,卻顯得及其結實,眼睛顯得很有神采,練過格斗的人能通過他穩健的站立姿勢,看出這是個精于散手搏斗的高手。

                  會議桌旁已經圍了幾個人,崔勇認出他們都是“夜梟”小組的成員。

                  “什么事情?魚有動靜嗎?”崔勇對其中一個人問

                  “嗯,夜鷹半小時前出了家門,去了明湖公園附近的健身會所,現在還在里面“

                  “能確定嗎?“

                  “能,值班的追蹤組有兩個人一直在會所里盯著“

                  “沒有死角?“崔勇指的是更衣間,衛生間之內相對隱秘的空間

                  “沒有,幾天前就在可以利用的死角裝上了“眼睛和耳朵”,跟進去的都是有經驗的女特勤,沒那么容易甩掉“

                  “夜鷹沒有覺察出什么吧?“

                  “看不出來,估計不知道,根據他們的活動規律,可能今天要“交貨”“

                  崔勇沒說話,作為老捕鼠人,他不會隨便下結論,更何況,這個專案已經忙了大半年時間,任何的輕舉妄動都有可能使任務功虧一簣。

                  “他們會在明湖公園交貨?“

                  “那里是他們的第一接頭地點,過去半年,夜鷹5次出現在公園里,都是兒童樂園門口倒數第二個椅子上,一般夜鷹在椅子上坐20分鐘左右,夜梟會在十分鐘后出現,坐在椅子的另一頭,然后夜鷹會離開,夜梟在椅子上聽會兒音樂或是看會兒書,大概半小時后再走,兩人從沒有交談過,一次也沒有過”

                  這種情況意味著事情有點棘手,操作人是很有經驗的情報人員,如果貿然抓捕將很難獲得直接證據,即使這個代號夜梟的接頭人身上裝著貨物,也無法作為定罪的證據,他可以說那是無意中撿到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也無法理解那上面的每個字與每張圖案,加上外交豁免權,不到6個小時,就能被釋放,而以他接受的反審訊訓練,在6小時內是可以完全不吐露一個字的。

                  首先要保證貨物傳遞到夜梟的手中,再在一處無法抵賴或否認的地點把貨物找出來,這個時候再抓捕,就能得到有力的證據支持。

                  “信號傳過來了”

                  一個穿著體恤,戴著耳機的女特勤走過來招呼大家

                  幾個人離開會議桌,走進旁邊的一個房間,里面擺著幾臺顯示器和打開的筆記本電腦。

                  畫面是從不同的方位拍攝到的,有點晃動,顯然拍攝者處于運動狀態。

                  “夜鷹換好衣服,正準備出去”聲音有點發抖,還有些嗤嗤的靜電噪音,說話的是一個正在跟蹤的女特勤。

                  “你保持跟蹤,走出健身會所,在公園門口的十字路口脫離接觸”

                  崔勇帶上耳麥,開始指揮

                  “B小組在十字路口過馬路的時候接手,C小組支援,注意路口的汽車,防止目標意外脫離”

                  他的說話的聲音不快,但非常清晰,有力,指令清楚明晰。

                  今天是中秋假期,雖然已經過了4點,但公園里的人仍然不少,兒童樂園門口到處是歡笑的孩子和滿臉笑容的父母,以及面帶倦容的老人。

                  一個30多歲的女子挎著褐色的女士背包,淺綠色的外套包裹著臃腫肥胖的身體,鼻梁上架了一副大邊框眼鏡,使得臉龐看上去更加像十五的月亮,渾圓而扁平。

                  女子剛從健身會所出來,半小時的活動讓她臉色泛紅,走路也有點氣喘,走到兒童樂園門口,她轉過身,走向冰激凌攤點,買了杯巧克力圣代,慢慢踱到倒數第二張長椅邊,輕松隨意地坐下來,拿勺子一點點品嘗。

                  她打開包,拿出一本厚厚的時尚雜志,邊吃邊翻閱,臉上有種滿足的笑容。

                  一杯圣代吃完,已經過去了十多分鐘,她把杯子隨手放在椅子上,拿出化妝鏡,很仔細地修剪自己的眉毛,過了一陣,她合上化妝鏡,把圣代杯子拿在左手上,神經質似的轉動起來。

                  從兒童樂園對面的草地上走過來一個穿著運動服的男子,背著個運動包,耳朵上戴著碩大的耳機,邊走邊哼唱著樂曲,慢慢走向長椅。

                  他眼鏡下的雙目不時四處掃視,走到離椅子還有十多步的地方,男子摘下眼鏡,上下左右晃動了幾下,這個簡單的動作,讓他在幾秒鐘內把周邊觀察了一番。

                  男子又重新戴上眼鏡,向長椅跺去,然后,快速向肥胖女子瞟了一下,哼唱的聲音大了起來。

                  女子還在椅子上坐著,連頭都沒有轉動一下,雜志卻順手放到長椅的中央,似乎是已經翻閱完畢,不想繼續拿在手中。

                  男子離椅子越來越近,還有幾步之遙,突然,一個老人從旁邊走過來,沉重地坐在長椅上,拿出手帕擦汗。

                  幾乎就在轉瞬之間,男子改變腳下的方向,繼續哼著歌,從長椅邊上擦身而過,踩著柔軟的草坪,慢慢消失在陽光下的陰影里。

                  女子沒有動,隨手把雜志裝回皮包里,順著相反的方向,朝大面的小樹林走去。

                  “C小組注意,跟上夜鷹,不要理會夜梟,保持安全距離“

                  突然而來的意外情況,并沒有讓崔勇慌張。

                  游樂場對面的小樹林里有不少孩子在互相追逐打鬧,三三兩兩的情侶依偎在點點陽光之下,這讓跟在胖女子身后20米左右的特勤有些緊張,慌亂的場面,擁擠的現場,往往是交貨的最佳掩護,跟蹤人員鼻梁上架著的眼鏡安裝了可變焦攝影機,可以拍攝到眼鏡看到的畫面,但是它沒有透視能力,如果對方利用人群做隱蔽,就無法得到確實的視頻畫面。

                  “請求交叉支援”擔任跟蹤任務的特勤向指揮部請示

                  這是符合常規的處理方法,在所有的教材和培訓課程中導師都是如此教導的,交叉支援就是增加兩個跟蹤人員,他們從目標的左右對角線方向進入,原來在后面的特勤則繞到目標的前方,這樣一來,目標的任何舉動都無法逃離監視范圍。

                  “不行,馬上放出稻草人” 崔勇否決了請求,他使用了另一個方法。

                  一個公園的工作人員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小樹林里,他脖子上掛著工作牌,胸口別著公園的徽標,目光顯得有點焦急。

                  “游客注意,看好自己的孩子,不要出現意外”他的嗓門很洪亮,看來是個忠于職守的人。

                  胖女子沒有停下腳步,反而加快步伐,穿過灑落著點點陽光的樹林,另一名在外圍監視的特勤注意到那個運動服男子的身影在樹林邊一閃而過,像狐貍嗅到獵人的氣味,突然受驚似的。

                  這就是稻草人,不是用來恐嚇鳥雀,而是用來打草驚蛇,消除對方接頭的可能性。

                  “機動小組撤下來,預備小組接手”

                  在地下指揮室內,行動指揮員看著視頻畫面,又瞥了眼電子地圖,上面有不同特勤小組現在所處的位置。

                  目標女子從另一扇門走出公園,她似乎沒有覺察到有人追蹤,動作不徐不慢,神情放松。

                  公園側門對面是一段高高的城墻,蜿蜒的城墻把月牙形的明湖整個包圍起來,城墻上架著不少長焦和廣角相機,那是攝影愛好者在拍攝風景。夾雜在這些愛好者中間的是負責全場監視的“鷹眼”,利用長焦鏡頭,在這個制高點上,他們俯覽全局,但只是全局,無法看到細節,這就像防空導彈系統,預警監視雷達能發現目標,監控戰場,卻無法準確制導飛行中的導彈。

                  “夜鷹上了出租車,D組跟上去”

                  “機動哨保護好監視車”崔勇胸有成竹的下達命令

                  一輛紅色的“騏達”轎車跟隨在黃色出租車的后面,兩車保持的距離不遠不近,與正常尾隨行駛沒有什么差別,“騏達”紅色的車身上貼著動漫人物的貼花,車里有些裝飾品,司機是個不太容易看出年齡的女性,車子開得有些沖,似乎是個新手。

                  經過一個岔路口的時候,出租車停下來等紅綠燈,紅色車跟隨在身后20米左右,中間插了一輛黑色的現代SUV。

                  綠燈亮起來了,出租車起步很急,有點沖,高大的SUV緊隨其后,把紅色騏達牢牢遮擋住。

                  “ 呼”一輛高大的鈴木越野摩托車從SUV右側的車道超過來,與出租車保持平行。

                  “夜鷹在打電話”摩托車上的司機隔著頭盔注視著出租車內,他的位置比較高,里面的情形看得很清楚。

                  “保持跟蹤,不要驚動她”

                  “夜鷹會不會取消接頭了?”地下指揮室內,一個組員問崔勇

                  “不會,她正在”消毒“,有可能還要繞幾個圈子,不要跟太近“

                  所謂的消毒就是不斷在大范圍內毫無目的性的繞馬路,過程的長短不同,有時可能出城,有時就在城內,目的就是消除可能的跟蹤。

                  當通過第二個紅綠燈的時候,摩托車,紅色騏達都轉向到其他的分岔路中,一輛載著客人的出租車從別的岔路拐進來,緊隨在目標后面。

                  81

                  1 捕鼠的人(1)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