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我是尖刀向我開炮>第一八八章 機密圖紙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一八八章 機密圖紙

                  小說:我是尖刀向我開炮 作者:肖瀟瀟 更新時間:2015/4/26 7:13:10

                  第一八八章 機密圖紙

                  說完,不管她倆拔腿就跑,同時亮出了腰間的手槍,只不過沒有打開保險而已,手槍隨著她有節奏的跑動而擺動。

                  幾乎同時,阿嬌拉著茜茜的手也奔跑起來。在起跑的瞬時,茜茜比劃道:“好像我身上掉什么東西了,停下來看看。”

                  阿嬌沒有停下腳步,相反走得更快,手上拉的力量更大了,并且還埋怨道:“管它是什么東西,什么東西也比不上生命重要。”可能是太緊張的緣故,阿嬌埋怨道,全然忘了她是聽不到聲音的。

                  本來,茜茜想返回去看究竟的,無奈自己的手被阿嬌抓得緊緊的脫不開不說,還被她有力的身體帶著往前跑,由于慣性的作用,自己身不由己地跟著她跑。再說,她是感覺掉了東西,是否掉東西她也沒有把握,因而她也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

                  阿嬌一邊跑一邊自言自語:“敵人跑得真快呀,槍聲剛剛還在后山,轉眼功夫已經到了前山,而且下到了標高四百米左右的地方。”

                  茜茜由于有身孕,怕振動太厲害影響了胎兒,因而跑得不快,還好由于阿嬌拉著她跑,所以她的步伐還是比較輕盈的。

                  其時,美玉已經先到了森林邊上,像熱鍋上的螞蟻等著她倆的出現。淡淡的月光下,當她見到影影綽綽的她倆小跑過來時,臉上終于掠過一絲看不見的喜悅,“我的倆個姑奶奶,終于把你們盼到了,我都急死了,快進森林,進了森林我們就安全了。”

                  “啾啾啾~~~”子彈的聲音顯得深沉和遙遠。阿嬌停下了腳步,“美玉姐姐,我們安全了,你聽,子彈好像離我們越來越遠了。”

                  茜茜也停下了腳步,站在那里喘著粗氣。她用手帕先擦了擦額頭上的細汗,當她忽然想起剛才起跑時,感覺好像掉了什么東西時,立刻背過身子,摸進了奶罩。這一摸讓她大驚失色,怔怔地站在那里,心里打著冷顫。手帕慢慢從手中滑落而出,她竟然沒有一點知覺。

                  一陣山風徐徐吹來,美玉感到涼意,阿嬌頓感愜意,茜茜感到寒意。冰冷的寒意過后,讓茜茜的頭腦清醒過來,只見她邁開步子頭也不回地向前沖,她要回到休息的地方找圖紙。

                  腳步聲和不尋常的舉動,讓她倆同時瞪大了眼睛,美玉問道:“她怎么了?是不是掉什么東西了。”

                  一句話提醒了阿嬌,瞬時回想起剛才起跑時,茜茜說過好像丟了什么東西。“對,她說感覺掉了什么東西。”

                  美玉用命令的口氣:“還等什么,快攔住她呀。”見阿嬌跑上去,盯著茜茜的身影自言自語地埋怨:“太幼稚了,簡直拿自己的命開玩笑。”

                  茜茜的心里雖然焦急萬分,但畢竟有身孕怕振動了胎兒,因而跑得不快。而阿嬌則不同,她是個軍人,自然常常在山路中奔跑,能做到快步如飛,所以一分鐘不到,就跑到了她的前面,攔住了去路。比劃道:“你干什么去。”

                  她并不搭話,嚴肅的臉布滿了愁云,像只小老虎繼續往前猛沖。

                  雖然茜茜左沖右突,但在阿嬌的竭力阻攔下,她前進不了半步。見她急得快要哭了,阿嬌比劃道:“你要去干嗎,難道不要命了。”

                  茜茜晶瑩剔透的眼淚“嗖”地流了出來,用求饒的表情比劃:“請放我回去,我有很重要的東西丟了。”

                  阿嬌比劃:“此時此刻,換成誰都不可能讓你回去,放你回去,你的生命極可能從此劃上一個句號,我才不相信有什么東西比生命更重要。”

                  茜茜哇啦哇啦帶著哭腔比劃:“放我走吧,那東西真的比我的生命更重要,我早就下了決心,它在我在,它廢我亡。”

                  阿嬌罵了出來:“胡鬧,那有東西比生命更重要的,況且,你也不想想腹中的孩子,那是兩條生命。”

                  茜茜雖然聽不懂她說什么,但從表情上能知道她的意思,比劃道:“我心已決,即便你們把我抬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回去拿那樣東西。”

                  她的表情如此的堅毅,態度如此的堅決,反而讓阿嬌有點動搖,比劃道:“既然把話說得這么堅決,說說看丟的什么東西,如果確定這么重要,我愿意為你跑一趟。”

                  茜茜知道紙已經包不住火了,比劃:“它是高班長用心血乃至生命換來的一張地圖,他要我帶回國內,難道不重要嗎。”

                  阿嬌疑惑地比劃:“你知道那是一張什么樣的地圖嗎?”

                  茜茜焦急地比劃:“是關于中越邊境的軍事地圖,至于什么內容,我沒有問清楚,但我敢肯定那價值絕對不是兩條生命可以換到的。”

                  阿嬌的的思想馬上來了個180度的大轉彎,“你傻呀,有這么重要的東西不趕快送到**去,在路上磨磨蹭蹭干嗎,如今要是真丟了怎么辦。”

                  茜茜顯然受到莫大的委屈,比劃道:“誰不想安全地把它帶回**呢,可是我們腳下的土地是越南的,有這么容易嗎?如果有這么容易我早回去了,何必要在這里提心吊膽地過日子。”

                  美玉從遠處隱隱約約聽到圖紙丟了,一個箭步沖了上來,盯住茜茜的眼睛比劃:“身上再找找看,或許還在身上沒丟,戴著眼鏡找眼鏡的事常常出現在生活中。”

                  茜茜一臉的真誠與無奈,比劃:“真丟了,而且我知道在停留的地方丟的,當時阿嬌姐姐拉我瞬間奔跑時,感覺身上丟了什么東西,可惜壓根兒不知道丟的是比生命還重要的圖紙,要不然,我怎么也會掉頭回去找。”

                  “阿嬌妹妹,你帶茜茜迅速鉆入山林隱蔽起來,最好盡快找到喜福哥,我回去找圖紙。”美玉對阿嬌吩咐道。

                  阿嬌不服氣地回應:“不行,你帶她去找喜福哥,我回去找圖紙。既然圖紙的丟失起因是我,找到它的責任和義務自然非我莫屬。”

                  “我是組長,你必須聽我的,剛才槍聲這么緊,那里危險你懂嗎。”美玉嚴肅地低吼。

                  阿嬌針鋒相對:“你那組長是虛設的,我可以不聽,要不是我是喜福哥的老婆,他怕任人唯親,組長那個位置非我莫屬。總因為危險我才不讓你去擔當,萬一出了什么事,我一生問心有愧。”

                  美玉拔出了手槍,打開保險,吹了吹槍口端祥著,“好,你這樣說就等于承認我目前至少還是個組長,既如此,你必須聽我的,否則……”她快速移動著槍口。

                  論武功,阿嬌不是美玉的對手。論槍支彈藥和槍法,美玉在阿嬌面前只是小兒科,可以說是班門弄斧。阿嬌是正兒八經科班出身的軍人,況且在德國某隱身特遣部隊“魔鬼式”軍訓過,具有高超的防御和反制能力。所以,雖然阿嬌很遲才拔槍,但拔槍、打開保險、移動槍口滴水不漏、一氣呵成。

                  瞬間的功夫,兩支黑洞洞的槍口分毫不差地對準了對方的眉心,此時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女人不斗則罷,真斗起來往往比男人更兇狠,更沒有理智,甚至分不清是敵是友。她們雖然不是為名利和爭功而戰,更不是為了個人恩怨,純屬為了對方的安全考慮,是一件十分美滿的好事。但有時好事也會變壞事,既然雙方已經劍拔弩張,隨時就有擦槍走火的可能。

                  茜茜目擊倆位姐姐劍拔弩張一觸即發,急得哇哇大哭,比劃道:“快把槍放下,萬一擦槍走火誤傷了那位姐姐,我便是十惡不赦的罪魁禍首。”

                  “要我先放下槍除非今夜的月光從東邊落下去。”阿嬌冷冷地說。

                  “要我先放下槍可以,除非把我先打趴下。”美玉不甘示弱地回應。

                  想不到她們同時說出了這樣的硬話。淡淡的月色下,看不到她們的兇光,但能猜測出她們心里的倔強。

                  茜茜見她們還無動于衷像斗敗的公雞對峙著,比劃道:“好,你們在這里斗吧。你們誰也別爭,爭也沒有結果,解鈴還須系鈴人,我自己去。”說完,往外走。

                  她倆像抓小雞一樣,一人伸出一只手扭住了她的胳膊。槍口還紋絲不動依舊指著對方。就在茜茜不知所措之際,忽然一個黑影從天而降。

                  只見他一個大鵬展翅飛到她們身邊,一招徒手奪器械繳了她們的手槍。當她們還愣在那里發呆時,喜福疑惑地問:“真是三個女人一臺戲,你們是演戲還是動真格的。”

                  “說演戲也好,說動真格的也好,你來了就好辦了。事情是這樣的,茜茜的圖紙丟在我們休息的地方,我和美玉姐姐都想回去找,因互不相讓,所以……”阿嬌像遇到大救星似的說。

                  喜福打斷她的話說:“什么圖紙值得花這么大的代價回去找。”

                  “茜茜說是高班長要她帶回去的。”阿嬌的聲音有點顫抖,顯然有點激動。

                  喜福是個聰明的人,聽到圖紙兩字,馬上想到高班長此次來越南的目的就是搞地形偵察,圖紙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對于她們用槍指著對方還是非常生氣的,“胡鬧,都是比姐妹還親的姐妹,竟敢用槍指著對方,你們就沒有想過萬一擦槍走火怎么辦嗎?相互認個錯,保證往后不要發生類似的事,否則,我帶著茜茜前往,讓你們在這里斗個兩敗俱傷。”

                  她倆低下了頭說:“我們太沖動了點,不過我們都沒有錯。”

                  喜福知道女人是很倔強的,尤其要讓她們在公眾面前承認錯誤,有時比登天還難。“好了,不說那些了。你們三人趕快到林子時藏起來,我去找那張圖紙。誰敢說個不字,欠揍。”說完把手槍還給了她們。

                  她倆相互暗笑,還互相擂了一拳,之后拉著茜茜往森林里而去。

                  喜福見她們像三姐妹一樣進了山林,才施展輕功往那里而去。因為那里還遺留東西,再加上喜福在那里灑過硫磺粉記憶猶新,所以很容易很快就到達那里了。不過,讓喜福感到驚訝的是,在原地找了幾遍,竟然什么都沒有發現。只是從草被壓彎的痕跡看,注意到有一雙比女人更大的腳印。

                  喜福很快回到了森林里,通過暗號很快就和她們碰頭了。美玉見喜福臉上像掛著霜一樣凝重,看穿了他心里的疑問,“喜福哥,難道沒有找到圖紙嗎?”

                  “我一路走去,一路歸來,細心地觀察,路上沒有看到有什么東西。目的地也看過幾遍,地上什么都沒有。”

                  美玉不解地說:“這就怪了,我們走時明明還有吃的東西丟在那里,怎么會不見了呢?莫非有生人來過。”

                  想起現場那一雙比女人更大的腳印,喜福大驚失色:“完了,機密圖紙被人撿走了。”

                  美玉和阿嬌同時大驚失色地“啊!”了一聲。

                  3

                  第一八八章 機密圖紙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