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烽煙古戰場>第五十七章(1)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五十七章(1)

                  小說:烽煙古戰場 作者:樛木 更新時間:2015/1/17 7:06:41

                  趙嘯風被抬到了古井村南邊的一個山谷里,古井村大部分的村民都在這里躲避鬼子,村里的年輕人和七八個民兵在山谷外警戒,只要一有風吹草動,他們就會通知山谷里的鄉親們轉移。

                  古井村有個中醫郎中,醫術還不錯,這幾年被現實逼著,摸索出了一套治療紅傷的方法。村子處在根據地的中心和邊界的中間,前幾次鬼子對根據地的掃蕩中,他這里也收治了一些八路軍的傷員。他摸索出的土辦法在救治傷員的時候,取得的效果還不錯,就因為此,趙嘯風被首先送到了這里。

                  郎中檢查和診治了趙嘯風的傷勢,實話實說只能暫時保住他一命,時間長了就沒辦法了。谷滿囤當時就想到把趙嘯風送往后周村,到那里去找獨立大隊的醫護所。但是郎中告訴谷滿囤,說趙嘯風的傷情很重,已經有胸痹癥狀,也就是西醫所說的創傷性氣胸;另外他的胸腔里還有積血,現在呼吸困難,不宜再長距離的挪動,更何況前往后周村的一路上翻山越嶺一路顛簸。

                  谷滿囤不敢再抬著趙嘯風走長路,急得團團轉想不出好辦法,于是就要派隊員回到豹子崖那邊找政委。還是郎中提醒了他:豹子崖那邊的部隊不知道現在還在不在?與其派人到那邊去撲空,還不如直接派人回到后周村去,找到醫護所的醫生,讓他們到這里來給趙嘯風救治的好。

                  谷滿囤一聽覺得有道理,馬上就讓兩個隊員前往后周村,到那里之后分頭尋找醫護所和大隊部留守的干部。

                  派出去的隊員走后,郎中竭盡所能給趙嘯風做著救治,盡量減輕和延緩他傷情的發展,等待部隊上的軍醫到來。谷滿囤和一個隊員則一步不離的守在趙嘯風身邊,但是干著急卻使不上力。

                  時間到了中午,趙嘯風基本上是昏迷不醒,其間偶爾睜開眼,也說不出話,并且很快又陷入神志不清的狀態。谷滿囤正在著急的時候,一個老鄉領著單小青和王二妮到了。

                  單小青看到趙嘯風的狀況如此不好,心中急得什么似地,但是還沒有亂了方寸。她向大家說了反掃蕩勝利結束,現在可以回家了。村民們在整理自己的東西準備回家的時候,她又向谷滿囤詳細問了趙嘯風的情況,在知道已經派人去找大隊醫生以后,總算稍稍松了口氣。

                  古井村離開村民們隱蔽的山谷不是很遠,也就四五里地,單小青和谷滿囤商量以后,又請教了那個郎中,最后決定找幾個年輕力壯的村民,把趙嘯風抬回村子里去。

                  古井村是個小村子,村民普遍都很窮,但是畢竟是在家里,有了塊遮風擋雨的地方,條件比山溝里要好不少。單小青這些年跟隨部隊摸爬滾打,學了一些戰地救護的知識。她看到趙嘯風的傷口處包扎的繃帶已經被血水滲透了,肋部的傷口面積太大,她不敢輕易動手,就打開了他腿上的繃帶,燒了些開水,化了點鹽水給他清洗傷口。

                  趙嘯風大腿上中的那一槍,硬生生剜掉了一大塊肌肉,在他大腿外側開了一長條喇叭狀的大口子。這個傷口雖然僥幸沒有傷到骨頭,也沒有傷及大血管,但是肌肉缺失了一塊,看上去很瘆人,也不知道痊愈以后這條腿會不會影響行走。

                  她小心地清洗著傷口,又換上了郎中新配制的草藥,換了干凈的繃帶重新包好。做這件事的時候,她似乎用盡了全部的力量,還差點控制不住掉下淚來。

                  趙嘯風的傷口受到鹽水的刺激,醒了過來,看到了在為他清洗的單小青。他想要擠出一個笑容來,以寬慰一下她,但是最后出現在臉上的卻是一個不知道是什么表情的怪相。單小青感覺到趙嘯風醒了,也感覺到他正在看她,轉過眼去看他的時候,他卻又迷糊了過去。

                  時間在焦慮和等待中逝去,非常的難熬。一直到下午三點多鐘,派出去的隊員才帶著金鈺仁和他的一個助手趕到了古井村。

                  金鈺仁沒有多做寒暄,直接就檢查起了趙嘯風的傷口。忙碌了一個多小時,他才把傷口重新處理好。他空下來以后,才告訴單小青:趙嘯風的傷情梁大隊長他們都已經知道了,但是他們那邊現在有許多事情需要處理,這邊的事就交給她了。

                  金鈺仁說趙嘯風的傷勢比較重,還好在戰地的時候搶救得及時,處置也妥當,所以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了。但是趙嘯風的傷現在確實不便移動,只好就在這里治療和養護。他會在今天晚上留在這里觀察一晚,如果到明天趙嘯風的傷勢穩定下來,他就要回部隊去了——部隊里還有不少傷員也離不開他。

                  他說如果他離開,會把助手留下,還會留下足夠的藥品,只要趙嘯風今晚平安度過,后面一般不會再出大問題。他同時提醒單小青,如果可能的話,在傷情穩定以后盡量給傷員補充一些營養,并且要細心護理,趙嘯風的傷完全康復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

                  當天晚上,在單小青的堅持下,金鈺仁去睡了,由她在趙嘯風的床邊陪侍。這一夜她根本就沒閉過眼,倒是趙嘯風的呼吸好像越來越顯得有力,也比先前要平穩了,這一點她看在眼里,覺得很是欣慰。

                  天亮以后,金鈺仁在做了又一次檢查和治療以后,對助手詳細交代了一通注意事項,然后告別單小青她們回部隊去了。他走后不久,蕭贛生那邊又派人來了,同時到來的還有齊遠山和幾個突擊隊隊員。

                  齊遠山告訴單小青:蕭政委非常關心趙嘯風的傷情,他這次來問清了趙嘯風的情況以后,馬上就要返回去向政委報告。

                  單小青對他說了趙嘯風的傷情,也說了金鈺仁的診斷,然后帶齊遠山去看了看趙嘯風。當他們走進趙嘯風養傷的房間的時候,趙嘯風正好是清醒的,雖然還是不大能說話,但是甚至要比昨天好了許多。

                  齊遠山生怕自己待的時間太長影響了趙嘯風的傷情,說了幾句話就走了出來。他把帶來的幾個隊員都留了下來,要谷滿囤帶領這些隊員,在這里負責保護趙嘯風,直到趙嘯風傷愈為止。他還對單小青傳達了政委的意思:谷滿囤他們負責對趙嘯風的保衛工作,她和王二妮留在這里,負責趙嘯風的護理,突擊隊那邊的事不用她們操心。

                  趙嘯風的事情暫時就這樣部署了,單小青非常感激政委,感謝他能夠如此理解自己的心情。

                  整個獨立大隊和根據地的黨政組織,全都行動起來,開始恢復工作,首先是讓老百姓的生活正常起來。而山島在進入根據地的掃蕩部隊無功而返以后,也有一大堆的事情需要處理,暫時也無暇再對根據地采取什么行動。

                  回來以后異常忙碌的,除了山島和鈴木等人之外,還有李天福兄弟也忙得不亦樂乎。他們這次是由山島點名參與大掃蕩的,李天福心里極不樂意,但是又不得不出兵。李天祿和他哥想得不一樣,在接到出兵的命令以后,他倒是心中竊喜的。

                  李天祿認為有橋本率領的整整兩個中隊相伴,硬仗輪不到自己打,自己正好可以借此機會撈點好處。他沒有想到的是進入根據地以后,見到的都是一個個空空如也的村莊,別說撈不到什么好處,就連吃飯都要從后方運來,時刻都提心吊膽的生怕補給線受到襲擊而餓肚子。

                  開始的幾天雖說日子不太好過,但是除了有時候遠遠地有人打上幾槍以外,沒有攤上大戰,弟兄們沒受什么損失。但是狼尾谷那一仗,他們這個大隊首當其沖,落入了八路軍的伏擊圈里,結果死傷了不少弟兄。他的中隊處于最前方,死傷的弟兄也最多,可說是元氣大傷。

                  更讓李天祿氣不打一處來的,是這次的伏擊戰中,打得最兇的還是“老五”趙嘯風的人。“老五”現在是八路軍的突擊隊長,已經和眾弟兄走的不再是一條道了,戰場上相遇互相不講情面痛下殺手也在情理之中。可是大隊最后退出狼尾谷以后清點損失,卻發現閆三和的中隊損失最小,這不能不讓人聯想到閆三和與趙嘯風之間的關系。

                  李天祿想要對閆三和尋釁,可是現在閆三和的手下都很聽他的話,自己的中隊如今實力比閆三和的中隊弱了不少,他沒有籌碼。本來他還能指望大哥李天福,畢竟是親兄弟,兩人一聯手,就不怕閆三和不聽話了。可是他在李天福面前或明或暗說了幾次,李天福都沒有明確表態,并不偏向他這個親弟弟,他不知道自己的哥哥是怎么想的,只好忍下這口惡氣。

                  其實李天福對這次伏擊自己的八路軍里面,“老五”的人馬是其主力這一點也很不滿。不過他礙于閆美云和蓮兒兩人和“老五”的關系,還一下子拉不下臉來。另外他也知道,在這次伏擊戰中,雖說“老五”參與其中了,但是最后八路軍和“老五”已經手下留情,沒有對自己趕盡殺絕,要不是這樣的話,當時他們是可以把自己的一個大隊干掉一大半的。且不論這個情面是看在他這個曾經的老大面上,還是看在“老四”閆三和面上,總歸是留了情面,他也不大好一點都不領情。

                  就因為如此,李天福明知道李天祿是什么意思,他都裝聾作啞不表態,把一切都藏在了心里。

                  至于閆三和,他手下的弟兄死傷不多,所以弟兄們的怨恨也最少。有少數弟兄有些抱怨的話,經閆三和一勸解也就平息了。閆三和本人心中多少也有點不舒服,但他這種情緒和李天祿、李天福兄弟兩人的怨氣和怨恨是完全不一樣的。

                  燕窩頂上下來當了保安團的弟兄,現在也和他們的頭領一樣,無形中分成了三部分,表面上還維持著江湖義氣,實際上已經各懷心事了。

                  李天福大隊的這種現狀,閆美云和蓮兒也都看出來了,她們在李天福和閆三和之間有點無所適從左右為難。但她們有一點是一致的,那就是都看不上李天祿,也排斥他和他的那百十來號人馬。

                  1

                  第五十七章(1)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