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歷史架空>大唐風流軍師>第154章 結婚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154章 結婚

                  小說:大唐風流軍師 作者:飄逸 更新時間:2014/6/11 7:13:05

                  第154章 結婚

                  李彥的婚禮終于舉行了,從開始張羅到今天的舉行,整整一年時間。就是一個公主下嫁,也不會這樣麻煩和隆重。

                  當天一早,李彥終于在全家人的逼迫下, 不得不按著這時候的打扮,把自己弄的跟小丑一樣。喜娘是不管李彥是否滿意,因為這是老夫人吩咐的。

                  楊氏剛剛三十多歲,就成為老夫人了。弄得李彥上下左右看,看的楊氏直發毛。李彥笑嘻嘻的說道:“我沒看出你哪里老,還是很年輕漂亮的,怎么就成老夫人了?”

                  楊氏知道,自己這個兒子快成精了。不過和自己確越來越親近,也就笑著打他一下說道:“我都三十多歲,還不老嗎?你成家立業,也單獨頂門過日子,不再是少爺,我當然是老夫人了。”

                  李彥立即搖頭:“不行,少爺還沒當夠呢,這個問題以后再說。”

                  李彥被趕出門,去接新娘子。長安城里幾乎是萬人空巷,都想看看名震長安的神童娶一個什么樣的媳婦。八卦不管是哪個時代都是讓人最感興趣的。

                  楊吉兒是誰?什么出身,早就被傳的沸沸揚揚。前朝公主,帝女花,可惜沒人能看到。馬車雖然是敞開的,四面都是薄薄的輕紗,可人還蓋著紅蓋頭呢,當然看不到長的什么樣,人又是坐著。可還是指指點點,看得興趣盎然。

                  李彥迎娶的地點還是秦王府。李世民很不講究的把自己當做娘家人。蕭瑀明顯已經站到李世民的陣營,竇軌也就毫無疑問的成為李世民的人。

                  李彥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研究好的,楊吉兒父母不在,可是有舅舅和姨娘,那是真正的親屬,可偏偏李世民充大尾巴狼,非說是楊吉兒的娘家人,提前就把楊吉兒接回秦王府。

                  今天迎娶的地點也就是秦王府,迎親隊伍橫貫長安一樣。總算秦王府沒怎么為難李彥。什么出門詩,上車詩,請妝詩,都免了,因為大家都知道李彥是武職,不是文人。也就是秦王府里面大大小小和仆役都發了一筆財。

                  李彥這個財神娶親,李世民的幾個女兒和兒子,也都四五歲了,最大的李寬已經七歲。還有一些其他王府的小王爺。李孝恭,李孝基。不要臉的李神通和李道玄,這些比李世民大一輩的也讓兒子們參與。

                  李家的人太多了,整個秦王府里面全是。李彥都不知道是不是李家的人,好幾百人。秦王府里面三道門,李彥這邊的人明顯沒人有人家多。不過李彥發話,不能丟面子。

                  本來和駙馬沒什么關系,楊吉兒又不是公主,可是李世民說楊吉兒是前朝公主,李家是拯救天下黎民,不是篡奪隋室江山,楊吉兒理應按著公主的身份出嫁。李淵也知道這是收攏隋朝舊臣歸心的辦法。

                  突厥把蕭后和楊廣的孫子楊政道接到突厥,竟然建立隋朝。蕭后成為太后。雖然大隋已經完了,可還有一些頑固的人懷念舊朝,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對于李世民上奏,給楊吉兒冊封公共主稱號,李淵沒同意,那樣太危險。李彥已經有這樣的影響,加上楊吉兒更不能不小心。特別是李建成和裴寂都反對,朝中大臣也有一半反對的。

                  為了皇帝恩寵,冊封楊吉兒縣主,封地七十戶,享受郡主待遇。結婚儀仗按著公主出嫁的規格。

                  這已經讓人羨慕了,楊吉兒知道后只是嘴上感謝李世民夫婦,可心里明白,這不過是李世民拉攏李彥的手段,就是讓滿朝文武看看,李彥是我李世民的人。

                  既然這樣,李世民把能動用的關系全都用上。李家大小王爺都請來參加婚禮。所以娘家人就太多了,何況蕭瑀和竇軌都算成娘家人。相反李彥這邊就是弱很多,人家那面全是王爺和少王爺,再就是王公大臣的兒子。

                  可李彥也不能示弱,何況他已經表明立場,不會再有顧忌。只好去找李秀寧。

                  對已李彥李秀寧一直有歉意,李彥一心為她的家庭好,關鍵時刻自己只是想到兒子,根本沒有顧忌到李彥。想明白的她有些慚愧,自己說的話也沒看有兌現。

                  柴紹調回長安任職,夫妻團聚和好如初,李彥當然不會去打攪人家,找到李秀寧一說,那是沒問題。她出面找自己的妹妹姐姐。出嫁沒出嫁的都算上,全都請來。柴紹出面,大唐駙馬集體出動。全部算做李彥婆家人。還名正言順,因為對外都知道,李彥是李秀寧的義弟。

                  婚禮形成兩大集團,連唬帶蒙,加上錢開道,李彥終于在李家子孫包圍中把新娘搶出來。很不講究的李世民,不自己招待他們的娘家親屬,全都按著送親的人前來。

                  這樣一弄,送親和迎親的分不清了。都是一伙的都認識,誰也搞不清到底是哪邊的。婚禮主辦人,禮部侍郎吳靜業,最后只好放棄,干脆不要分了。只是在吉時行禮,完成婚禮就行。

                  李彥很害怕,因為他打聽過,鬧洞房這個習俗春秋時候就有了,大唐也有這個習俗。看著一個個都跟瘋子似的,李彥不知道自己的下場是什么。

                  有準備也不行,趕回來的李書同都被喝的倒在桌子底下。因為他竟然你說是李彥這邊的,李孝恭他們怎么會慣著他。后悔的李書同也不敢說不是,因為飛鳳看著他呢。要是敢不承認是婆家人,估計婚事立馬別想。只好和代表娘家人的兄弟們拼命。

                  大唐烈終于敞開喝,抬酒的下人是一路小跑,還是供不上。女眷那面也很熱鬧。李建成沒有出面,只是讓太子妃鄭氏前來賀喜。這一來楊氏有些招架不住,畢竟她還沒有應付這么大場面的能力。多虧有房夫人和杜夫人,秦夫人三個,才算應付下來。

                  因為斗爭已經明朗化,鄭氏叫鄭觀音,而長孫無垢的閨名叫觀音婢。這不說長孫無垢是鄭氏的婢女嗎?幾句帶著暗箭的笑談,弄得女眷席上火藥味比男人這邊還濃。

                  嚇得楊氏都不知道怎么好了。看著鄭氏劍拔弩張,氣勢凌人的樣。再看看氣定神閑,端著茶杯的長孫無垢,高下也就看出來了。

                  這樣的身份,誰都沒資格參與,幾位和李家要好的夫人都身份低微,一個是太子妃,一個是秦王妃,哪是她們惹得起的。楊氏拿眼睛看坐在一邊的李秀寧。

                  李秀寧不想參與到兩個哥哥之間的事,今天她有些來氣。這是李彥的婚禮,那個什么馬氏就不是什么好東西,這不是挑著打架嗎?看著兩個人的樣說道:“今天是我義弟的新婚大喜,我不想有什么不愉快。諸位盡興就好,要是不給面子,別怪我翻臉無情。”

                  李秀寧不是那些啥也不是的公主,身上殺氣很重。這一發威,很多人都害怕。李秀寧也不能沖著兩位嫂子去,轉臉對那個馬氏說道:“你是誰家的?我怎么不知道?”

                  馬氏有些傲然的提起頭,有些狂傲的說道:“公主不知道啊?我夫家是尹阿鼠。我女兒你一定認識了,是德妃。”

                  李秀寧的眼睛里閃過一絲殺機,身上的殺氣很濃,冰冷的說道:“你可以回去了,禁足三個月。你敢不聽我就殺你。來人,送尹夫人回府。”

                  李秀寧這一招敲山震虎,殺雞給猴看很有效,因為兩個嫂子都不傻。不管什么事,都不能今天爭論,那樣足可以引來大批李彥追隨者的反對。長孫無垢笑著說道:“平陽說什么話呢,都是自家人。今天怎么可能不愉快呢?我們可是來賀喜的。只是我的身體不適,還有青雀要看護,就先告辭了,向俊青吉兒致歉。”

                  長孫無垢一退席,立即有大批的跟著撤出。鄭觀音本來就是代表李建成來意思一下,看到長孫無垢留下來,想讓她難看一下。可是不管說什么,長孫無垢就是一臉笑意,根本不接火,卻弄得長孫無垢身邊的人怒火萬丈。

                  李秀寧知道這個二嫂可不是省油燈,綿里藏針,要是抓到理,鄭氏絕對不是對手。為避免事情鬧大,李秀寧就拿馬氏開刀。對于長孫無垢主動后退,提出告辭也就說道:“二嫂慢走,俊青夫婦不會不高興的,知道你有孩子。

                  鄭氏沒有了對手,當然也就沒有意思,起身告辭。看出門道的大臣夫婦,都感覺還是不惹事為好,也都是趕緊告辭離開。

                  一個張羅很大的婚禮,女眷這邊倒是很快就結束了,雖然顯得有些冷清,沒出事已經是不錯的。楊氏趕緊給李秀寧行禮:“多謝公主。”

                  雖然不像以前那樣,但李秀寧還是很喜歡李家的氛圍,也就一笑說道:“客氣什么,咱們可是一家人。”

                  “對,對,一家人”楊氏連連點頭。這邊發生什么男人這邊是不知道的。李家太大,包括整個懷德坊。這里青石鋪路,道邊楊柳成行,小橋流水,環境優美。很多人都沒有離開,而是四處瀏覽。路邊不遠就有休息的長凳,還有扔垃圾的木桶。還有人在打掃衛生,要是長安都這樣多好?

                  男人這邊沒人管這些,都在拿酒拼命。好不容易放開一回,那是盡情的喝。很快就沒有多少站著的,就連秦王也搖搖晃晃,他心里高興。

                  終于把李彥捆上自己的戰車。這小子像魚一樣滑溜,根本抓住不住。他有錢,很多事都是用錢能擺平的。再說主要是今天參加婚禮的哪方面都有。

                  在這件事上,李世民十分鄙視李建成,連這點都看不到,將來怎么管理國家。這不是給不給李彥面子的事,是接觸朝臣,擴大影響的時候。要是李建成到達,他是太子,今天的光華得有一半歸他,還可能是多半。

                  可竟然看到李彥倒向自己,不來參加。這可是你自己放棄的,所以今天最活躍的不是別人,是李世民,他是到處找人碰杯喝酒。各路親王郡王,增加不少感情。特別是李彥動用李秀寧,請來的十幾位公主,也有掌握實權的五六位駙馬。

                  父皇答應自己上洛陽的事又沒有消息了,看來又是聽別人的,改變主意。自己要想辦法,不能這樣被動。避禍不成,就要自保。所以借著自己是尚書令的關系,和這些大臣搞好關系。

                  李彥還擔心鬧洞房呢,到他被趕回后院的時候才知道,這個時候鬧洞房是為了驅邪驅鬼,增加新房的陽氣。目的不是和新娘新郎笑鬧什么,那是有違禮制的,也是讓人反感,粗俗不堪,沒有文化的象征。只有鄉野村夫才在婚禮的時候鬧洞房不分大小。

                  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家,也就是說些無傷大雅,也很含蓄,還是帶有祝福性質的玩笑。哪像后世已經達到不要臉和無恥的地步。鬧洞房幾乎成為合法耍流氓和猥褻女人的遮羞布。

                  春宵一刻值千金,新人清早起來,這時已是黃昏,一天的折騰早就筋疲力盡。家里人也是走路搖晃,都想早點休息,哪有不識趣的這時候還不走。所以沒誰來鬧洞房,也就是一些你八九歲,十幾歲的男孩女孩來這里笑鬧一會,再一些年紀稍大一點的開幾句玩笑。李彥一回來,都笑嘻嘻的告辭離開。感謝她們很開事,李彥當然是一把紅包飛出去。

                  沒人了,其他事都是別人干,李彥剩下就是好好疼自己的新娘子。看著穩當坐在床邊,頭上蓋著紅絲巾的楊吉兒,李彥竟然有些激動。

                  兩個人在一起住已經三四年時間,算得上老夫妻。可是這個中國人傳統的儀式,就像一個分水嶺,在那邊永遠不是夫妻,一旦有了這個儀式,那么心理,社會,都會承認,您們是夫妻,是患難與共,生死白頭的夫妻。

                  李彥見過,后世用秤桿,這時候只是一個木棍,上邊系著紅綢子,李彥拿起它向楊吉兒的蓋頭挑去。

                  23

                  第154章 結婚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