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歷史架空>橫空出擊三八線>第095章 被俘的人民軍將軍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095章 被俘的人民軍將軍

                  小說:橫空出擊三八線 作者:雪山獵人 更新時間:2014/3/12 20:28:01

                  這一回兒,假李逵遇上真李逵了。林飛雖然有些擔心,但是表面上卻依然不動聲色,他笑著點點頭,“那好,我們可以見到自己人了。軍官先生,你先忙吧,我們自己去就行了。”

                  那美軍官顯然不想見到這些人眼淚汪汪的樣子,隨意地點點頭:“那你們隨便吧,這里不是久留之地,你們吃完了,就請趕緊上路吧,我們也快撤了。我們可沒有為你們準備晚飯哦,能吃就多吃一點吧。”

                  要說林飛他們的樣子比起眼前的聯合國軍來說,也強不到哪里去,他們一路翻山越嶺,身上的棉衣到處都掛出了棉花,到處是破爛,就像是叫花子差不多。眼前的這些丟盔卸甲的聯合國軍也是如此,有人還用破布裹著腳,只是因為饑腸轆轆,先填飽了肚子再說。因此沒人注意他們,所有人都在大吃大喝,像是餓死鬼投胎似的。

                  帳篷里面坐滿了人,帳篷外面也有好些軍人蹲在地上,端著大碗稀里嘩啦,就像是往嘴里倒進去。林飛他們還算守秩序,就排著隊走向伙房帳篷,等著領取自己的那一份兒。

                  還真有一些美國的女兵在那里埋頭吃喝,也有菲律賓的女兵,不過都沒有柳青蓮和李怡寧長得漂亮,臉上全被硝煙染黑了。難怪美國佬會看上白白凈凈的李怡寧她們呢。湘西兵看著這些外國女兵,十分的好奇,卻不敢說話,不過那眼神偷瞄的地方就不怎么光彩了。

                  誰知輪到林飛的時候,他忽然勃然大怒:“媽的,我們在前面拼死拼活,到了后方,就給我們吃這些東西啊?你們瞧瞧,這湯里還有肉骨頭嗎?連油星他媽的都快撈光了,欺負咱們亞洲人是嗎?”他大罵著,把端在手上的湯盆又倒進了湯鍋里。

                  “誰讓你們來得晚呢,就這樣的還有好些人吃不到呢,要是不滿意,就別吃啊。又沒人請你們,清湯寡水不會自己加料啊?美國人的東西敞開來吃,還有啥不滿意的?”一個韓國軍官幸災樂禍地說道。

                  “都別喝了,美國人拿咱們不當人看哦。”林飛一揮手,李怡寧就把手里的湯碗倒進了大鍋里,柳青蓮也是如此,其他的戰士一見,紛紛仿效。戰士們都只拿著奶油面包和香腸啃著。反正都不要錢。

                  那些湘西子弟更是嘴里嚼著,手里拿著,兜里還揣著,如果不是林飛制止,還會把背包都打開來,準備裝滿呢,他們似乎忘記自己是來干什么的了。啥時見過這么好的東西啊,以前是沒酒沒肉活不了,成為志愿軍后,嘴里都快淡出鳥來了。這會兒見到這么多的美食,還不眼睛發綠啊。

                  “你們這些人怎么跟餓死鬼投胎啊?這么多的東西吃得你們肚皮漲破都吃不完,怎么還想著撈哪,難道你們還指望到大后方去賣錢嗎?”那韓軍軍官奇怪滴問道。

                  “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吃你的飯,吃飯都堵不住你的嘴。你沒在前線餓過肚子啊,那種前胸貼后背,全身無力的感覺你體會過嗎?又不是吃你家的拿你家的,要你來多管閑事?再多說一句,小心擰下你的狗頭。”

                  林飛瞪著他說道,說得那偽軍官無言以對。林飛的樣子看起來好可怕,眼睛里都冒出殺氣。他能不生氣嗎?美國人財大氣粗,物質補給堆積如山,想吃多少吃多少,香煙也是敞開來吸。我們的戰士卻是在冰天雪地里食不果腹,衣衫單薄,真恨不得把他們嘴里的東西全搶下來,身上的棉衣全扒下來。

                  李怡寧和戰士們雖然也口渴,但都不敢喝湯,誰都知道那湯里已經下了專門配制的作料了,好在這冰天雪地里,美國人的飲料也是充足的,可口可樂隨便供應。那些湘西子弟沒有喝過這種飲料,不住地打嗝,連連地咂嘴,有的還把嘴里的飲料吐了一地。

                  “媽的,美國人的茶怎么這么難喝啊,這是人喝的東西嗎?”一個湘西兵終于忍不住大罵起來,他把咖啡全吐了,還大罵起來。他忘了林飛叮囑過不能隨便開口說話的命令,一說出口,自己就警覺起來,因為周圍的人都驚訝地瞪著他,戰友還有美國人和偽軍。

                  “咦——你,你怎么會說中國話啊?你們到底是什么人哪?”那偽軍官大叫起來。偽軍都驚動了,那些菲律賓人也抬起了頭。

                  “哦,別緊張,這是華裔士兵,不會說別的話,我們是泰國人。怎么啦,想和我們泰國人過不去嗎?你小子這么大聲是不是欠扁?”反正在朝鮮的聯合國軍有十八個國家,隨便改換國籍很方便,你還無從查找。泰國的拳術世界聞名,非常兇猛。泰國的華僑也很多。

                  “咦——你們泰國人也參戰啦。哦,對不起,失禮失禮。不過拜托你們還是別說中國話,太嚇人了。讓我以為中國人混進來了呢。”偽軍官眼珠子亂轉,嘴里不住地道歉,他說的也是中國話,還說得挺不錯的。

                  “這次戰斗好像沒有貴國的人參戰吧,這是真的假的?”那偽軍官還在疑惑,卻忽然發現那些泰國士兵都用兇狠的眼神望著他,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既然守衛的美軍軍官都沒有發現他們的問題,我何必棟此一舉呢?惹惱了這些野蠻人,還不得把我生吞活剝了?

                  但是萬一這些人是假扮的中國人,那么這里可就危險了。他看著林飛帶來的人并不多,只有幾十號人,而這座營地內的聯合國軍卻不下三四百人,他的賊膽又壯了起來。如果抓住了中國的偵察兵,可是大功一件哪。

                  林飛和李怡寧吃喝完了,還在悠閑地溜達,他們發現這里除了食品外,還有大批的鴨絨被、保暖服,武器彈藥卻不多,但是營地的中央還堆著一座小山似的TNT烈性炸藥箱。他一轉身,就發現那偽軍官還鬼鬼祟祟地跟在后面。

                  “哈,美國人想的真周到,竟然在補給地還準備炸藥,這是唱的哪一出啊?萬一哪個不開眼的家伙吸煙亂丟煙頭,點燃了炸藥,我們不是全都飛上天了?”林飛笑著,從口袋里掏出香煙,遞給了他一支,“你跟著我們,是不是意圖不軌?”

                  “哈哈,確實如此,你們這些人來路不明,很可能都是共匪假扮的,來人吶,給我全都抓起來!”那偽軍官得意地將手中的左輪手槍繞在指頭上旋轉著,還吹著口哨。他身后就站著十幾個荷槍實彈的偽軍。更多的偽軍則是將林飛的手下團團包圍。

                  “呵呵,你現在才發現,是不是黃花菜都涼了,你看看我的手下可有人驚慌失措?”林飛笑著隨手一指。那偽軍官調頭一看,看不是嘛,林飛的手下即使被槍口頂著腦袋,還是坐在那里大吃大嚼,即便是柳青蓮也是如此,照吃不誤。

                  “死到臨頭了,你們還這么猖狂,吃吧,看你們能撐到什么時候。老子可是立下大功了!”那家伙得意的神情毫不掩飾,哈哈大笑,沒想到林飛和李怡寧都笑起來了,笑聲蓋過了偽軍官的笑聲。

                  那家伙正覺得奇怪,忽然就聽見身邊“噗通噗通”的聲音不絕于耳,他轉身一看,頓時大吃一驚,手下的家伙全都犯了羊角風,全都口吐白沫,栽倒在地,還渾身抽搐著。槍支丟得到處都是,整個營地到處都是橫躺豎臥的人事不省的聯合國軍,包括那些站崗放哨的,霎時只剩下林飛帶來的人安然無恙。

                  “啊——你,你們,你們竟然在我們的食物里下藥了?”偽軍官頓時成了光桿司令,手抖的不行,左輪手槍“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他的膝蓋一軟,也跪倒在地。他是沒有喝湯的一個,他只垂涎那些可口可樂。

                  “沒錯,你知道的太晚了,如果你早些鼓起勇氣,或許還有一搏的機會,現在你只有束手待斃了。柳青蓮,他是你們的同胞,也是你們的賣國賊,就讓你來懲處他吧。”林飛大喝一聲。柳青蓮高聲答應,揮著手中的湯姆遜沖鋒槍,就跑上來了。

                  “別,別,別殺我,我愿意帶領手下投降,愿意從此效忠金日成將軍,請給我一次機會吧。”那家伙把頭磕的都快流血了,額角青紫。

                  “敗類,你沒有資格說這種話,我代表人民,消滅你們這些美帝國主義的走狗。”柳青蓮大喝一聲,“嘩啦——”一下拉開了槍栓,對準了這家伙的腦袋。

                  “別,別殺我,我有重要的情報,我們抓獲了幾百個你們的被截斷的人民軍殘部。他們都關在秘密的牢房里,等待著槍決,其中還有一個人民軍的少將。如果你們答應不殺我,我愿意帶領你們去找到他們。”

                  “這不需要麻煩你,殺了你,我們自己也能找到。不過,如果你愿意真心投降,我們還是可以給你們一次機會的。這樣吧,你把那些朝鮮人民軍都放出來,換上你們的軍服,把你們的人關進牢房。然后你和我們在這里等著美國人的到來,我就放過了你。”林飛緩緩地說道,那家伙哪里還有半個不字。

                  讓林飛沒想到的是,這次戰俘的里面竟然有那不知天高地厚的金斗成師長。柳青蓮也驚呆了,她弟弟就在這支隊伍里,而這時卻見不到他的身影。柳青蓮擔任中朝聯絡官,不在隊伍里,否則這時也會在被俘的行列里。

                  金斗成還以為自己是要被槍斃,面色蒼白,愕然見到林飛等人,頓時喜出望外,熱淚盈眶啊。可是林飛等人卻是冷眼相看,他不得不垂下以往高傲的頭顱。

                  柳青蓮顧不得上下尊卑,抓住他的衣袖不停滴搖晃著,“將軍,我弟弟呢,他在哪里?”

                  金斗成長嘆一聲,尷尬地說道:“柳青蓮同志,你弟弟為了掩護我和部隊的首長,已經同美帝國主義的游騎兵同歸于盡了。他是個好同志啊。”

                  原來,林飛他們假扮游騎兵突襲美軍的營地,給美軍帶來了重大的損失,游騎兵發誓要抓住這支部隊的首領,千刀萬剮,他們從來沒有蒙受過這么大的恥辱。而林飛的手下卻早已轉移了,游騎兵盯住了興沖沖前來視察陣地的朝鮮人民軍高級將領,他們也曾和游騎兵交過手,自然是游騎兵的報復對象。

                  戰爭就是你來我往,從來沒有只占便宜不吃虧的事,不過是志愿軍大踏步前進,朝鮮人民軍滯后,被人數并不多的游騎兵打得落花流水。金斗成的隊伍還沒有恢復實力,又經過了一戰,損失了不少精干力量,因此頂不住游騎兵的瘋狂進攻。

                  游騎兵的機動能力是十分優秀的,他們借著直升機,直撲金斗成匆忙建立的指揮部,垂直打擊,單刀直入,金斗成手下的警衛雖然人數不多,卻都英勇善戰,悍不畏死,但頂不住游騎兵的進攻。最后金斗成部隊被打光了,自己也被圍困在山洞里,無法和外界取得聯系。

                  當時金斗成身邊只剩下寥寥無幾的警衛和幾個參謀,游騎兵向山洞投擲煙霧彈,正要撲進來時,柳敬春抱著一捆手榴彈,強忍住滿臉的鼻涕眼淚,翻滾到游騎兵的中間炸響了,掩護金斗成從山后逃跑,但他們卻沒有逃出圍捕,金斗成的警衛悉數戰死,和幾個參謀都被俘了。柳敬春死得就不值得了。

                  “我弟弟死了,將軍,你為什么還活著,你為什么不能像我弟弟那樣英勇地戰死?”柳青蓮竟然問出了如此大逆不道的話,可是金斗成卻是罕見地低著頭,無言以對。他無顏面對英勇戰死的部下的親人。

                  10

                  第095章 被俘的人民軍將軍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