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龍之襲>十九章 出逃(一)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十九章 出逃(一)

                  小說:龍之襲 作者:最后一名 更新時間:2013/12/12 18:29:29

                  “如果……”腹蛇還是有些擔心,他猶豫著,最終問出口來:“如果我當初我跟你說的那些話并不全是真的,會怎么樣?”

                  王云看著腹蛇臉上閃爍的表情,他可以猜出這個家伙心里頭的鬼來,顯然當初他的話有一些水份的。當下,他笑了笑,道:“如果你真得說了謊話,而且隱瞞了什么不該隱瞞的東西,那么只怕到時候我也幫不了你的忙,只能把你交給相關的部門,由他們進行處理了!”

                  腹蛇愣了一下,忍不住地問道:“你應該不會把我送到公安機關去吧?”

                  王云的臉上還是掛著一絲的微笑,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只是淡淡地道:“這要看你當年犯了多大的罪了!”

                  聽到王云這么一說,腹蛇有些沮喪起來,他看了王云一眼,忍不住自嘲一樣地道:“看來,我真得是自投羅網!如今想走,你肯定也不會放我走的了!”

                  王云沒有答話,只是微微點了點頭。他想要告訴著這個忐忑不安的家伙,如果他沒有殺人,只是傷了人,或許自己有辦法替他洗刷掉那些他背負的案子,但是,最后他還是什么也沒有說,因為在結果沒有出來之前,他不想把話說得那么滿,也不想讓腹蛇覺得他們龍襲隊可以凌駕于法律之上。

                  腹蛇無可奈何地離開了王云的辦公室,他并沒有再和王云說什么,也許他是不敢說,也許是他已經不信任這位騙了他的隊長了。

                  王云一直在等著腹蛇的調查結果,有人專門去了一趟腹蛇的老家,以便查清那個案子的來龍去脈。一個星期之后,羅剛通知王云去他的辦公室獨聊,就是要跟他談一談腹蛇的事情。如今,羅剛已然被調到了新成立的國家安全委員會,是這個委員會下屬專門負責聯絡和調查的專員,這個職務的官不大,但是管得事情卻十分得繁雜,是一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但是因為年青,而且又曾在特工、武警、國安等多個部門干過,所以以他的資歷,來勝任這一職務是最合適不過的!而王云讓李文靜所發出去調查腹蛇的密函,這個任務最終是落在了羅剛的手里,當知道這個任務是王云要求查辦的時候,羅剛不由得便要賣弄王云一番,讓他來自己的辦公室,就是要王云跑跑腿。

                  在羅剛的辦公室里,王云查看到了關于付金雄的檔案和他所犯的那個案件的全過程。付金雄的檔案其實并不簡單,讓王云看一眼就無法忘懷的是他在當的那幾年兵的期間,所得到了軍功就有三個,兩個三等功,一個集體二等功!

                  “這是一個很優秀的兵呀!”王云不由得道:“為什么當初沒有把他留下來,讓他復員了呢?”

                  “他的確很優秀!”羅剛告訴著王云:“這三次立功,其中有兩次是見義勇為,一次是訓練的時候,一個新兵過于慌張把手榴彈扔到了人群里,當時正好落在他的身邊,別人都嚇得要命,他撿起來又丟了出去,所以沒有造成人員傷亡;另一個是在出去辦事的時候,遇到了劫匪,他奮不顧身地和那個搶劫犯搏斗,他臉上的疤就是在那個時候留下來的!”

                  王云點著頭,這說明最早的時候,腹蛇還是非常有正義感的一位青年。

                  羅剛又接著道:“只是后來,他家里出了事,他的父母親有病,所以他只得復員回家照顧爹娘了,那個時候,他的連長和營長,都對他十分得可惜,當時他們準備保送他去上學深造的,但是他放棄了!”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王云只得道:“中國人嘛,講得還是百善孝當先,如果為了自己的前程而置父母的生死于不顧,就算是將來當了再大的官,他的內心總是會不安的!如果換作我,我也會這么選擇!”

                  羅剛愣了愣,忽然想到了自己,不由得有些慚愧,的確就象是王云所說的那樣,如今他也算是他們羅家引以為豪的人物,但是他的內心深處一直有著一種對父母不愧疚之感,在他的父母親過世的時候,他都沒有能夠在他們的身邊。

                  “還是跟我說說他的案子吧!”王云一邊翻看著后里的卷宗,一邊問著羅剛。

                  羅剛點了一下頭,對著王云道:“其實他的這個案子并不復雜,屬于尋仇傷害的那一種!只不過因為他持有槍支,所以才成為了公安部重點追逃的一名在逃犯!”

                  王云點著頭,看了看擺在自己面前的卷宗,厚厚的足有好幾百頁,真心得令他不想看下去。聽著羅剛的話,看來當初腹蛇跟他說的那些話也并沒有隱藏什么,還算是實話的。

                  “沒有別的嗎?”王云又問著,他想起了不久前腹蛇專門找自己談話的情景,看他的那個樣子,好像還隱瞞了什么事情沒有說一樣。

                  “可能還有別的問題!”羅剛如實地告訴著王云:“只是這個問題便是公安機關也沒有偵破,只能對他懷疑!”

                  “什么問題?”

                  “販毒!”羅剛輕輕地吐出了這兩個字來。

                  “販毒?”王云怔了一下,馬上想到腹蛇是有一個戰友在東南亞販毒,但是聽腹蛇的話,那些事情好像跟他沒有半點兒的關系。

                  “是!”羅剛點著頭,解釋著道:“公安機關在他逃跑后,凍結了他的銀行帳戶,發現這小子帳戶上竟然有幾百多萬的巨款!而根據對他和他家里的人、或者親戚朋友的調查結果,他們不可能有這么多的收入,然后公安機關又通過追查這些錢的來歷,最終發現這些錢應該是來自好幾個地方,警察追查了其中的兩筆入帳,竟然查獲到了五百克的海洛因,而那些販毒者被抓起來之后,他們都指認他們的毒品是來自付金雄,而且他們的錢也都是打到這個帳戶之上的!”

                  聽著羅剛的話,王云緊緊地皺起了眉頭來,如果腹蛇真得參加了販毒的活動,他不知道這個人他是要,還是不要呢?

                  “雖然警方懷疑付金雄參與了販毒,但是在沒有抓到付金雄之前,這一切也只能是嫌疑,他們對付金雄的家里,和有可能現身的地方都進行了查證,卻沒有搜到半點的毒品,雖然靠著那個帳戶,他們抓到了下游的幾個毒販子,而這些毒販子與他們的上家卻從來也沒有見過面,這些人是通過快運在投遞的,所以也不能確定付金雄就是毒品的源頭,只能抓到他之后,才可能把這個案子徹底地了結!”羅剛說到最后,有些無奈地告訴著他。

                  王云點了點頭,道:“我真得寧愿相信這小子是被冤枉的!”他說著,想了一下,又道:“呵呵,好在這個家伙如今就在我這里,我這就回去仔細地問問他,如果他真得參與了販毒,那么就交由公安機關來審問好了!”

                  “那么,這個人你不要了?”羅剛不由得問道。

                  王云道:“要看他到底犯了多大的罪,如果他只不過是一個被脅迫者,我還是想要他戴罪立功的!呵呵,如果他就是販毒頭子,那就讓法律去制裁他吧!”他說到這里的時候,心里卻在想著,這就是說謊話的結果。

                  可是,當王云回到了運河街的駐地之時,剛剛走上樓來,便看到了葉長風和柳青、封無常一臉沮喪地迎著了他。還不等他開口,葉長風便自我檢查著:“對不起呀,隊長,腹蛇跑了!”

                  “什么?”王云一愣,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葉長風轉頭看了看身邊的柳青和封無常,一副灰溜溜的樣子,解釋著道:“剛才我有點兒事,出去了一會兒;讓柳青和無常看著腹蛇,我以為以他們兩個人,看這么一個人怎么也不會出事,哪知道等我回來的時候,這兩個人都在屋里睡著了,腹蛇不知道了去向,而且他的包裹也拿走了!”

                  “怎么會這樣?”王云不由得有些氣惱起來,龍襲隊的隊員就算不是全能選手,怎么也是一等一的高手,無常的打斗能力雖然差了一些,但是柳青的拳腳還是不錯的,如果這兩個人同時對付腹蛇,腹蛇肯定打不過。

                  “他使詐了!”無常十分得委屈,哭喪著臉對著王云道:“他對我使用了催眠術!”

                  王云搖著頭,他還是相信,如果一個人可以同時對兩個人使用催眠術,除非他會分身。正是因為知道腹蛇會用催眠術,所以每一次看著腹蛇的時候,他都是最少派兩個人。

                  “他對我下了毒!”柳青也十分得懊惱,如實地告訴著王云。

                  “這小子真得有些手段!”葉長風對著王云道:“我知道他會用毒,也知道他會催眠術,所以一直對他很防范,并且也警告過他不要對我們使用這些,他也答應得好好的!誰知道他竟然會同時使用,對柳青下了迷魂藥,對無常用了催眠術!”他說著,又不由得嘆息了一聲,道:“還好,他對我們沒有惡意,如果真得要害我們的話,只怕我們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王云明白,葉長風說得倒是實情,當下點了點頭,無可奈何地道:“看來,這小子是自己要往死里頭鉆呀!如今雖然這么多年過去了,他還是公安部重點追逃的嫌疑犯,這里是國內,又不是國外,我們只好把他交給警察去處理了!”

                  葉長風卻道:“我已經讓游隼帶著艾山去追了,或許可以把他追回來!”

                  “但愿吧!”王云只能如此地說著。

                  3

                  十九章 出逃(一)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