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赤膽神槍—特科英雄傳奇>第七百五十四章 偷窺 (一)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七百五十四章 偷窺 (一)

                  小說:赤膽神槍—特科英雄傳奇 作者:臨盛 更新時間:2015/4/9 22:27:42

                  兩個老頭,一人拎了一只紙盒,走到一個殘破戲院子大門口,敲響大門。

                  大門開了,出來一個老頭,看看兩個老頭,對其中一個說:“老旺雀,我看你這名,好像戲文里唱的,‘我把你個有名有實的窩囊相公——’,你說你一個小老頭子,有兩個錢,喝點小酒不好,非得糟踐在這什么鴿子雀兒身上,糟踐了,糟踐了。”

                  邊說邊用眼溜兩個老頭。

                  一個老頭說:“媽的也就是你老哥這樣,除了酒和戲,什么高級樂趣都他媽的沒有。你哪里知道,這養鴿子養雀的好處?這鴿兒一展翅膀,雀兒一張小靈嘴兒,養眼!養耳!加一塊兒了就是養心!你老哥懂個屁!”

                  另一個拎了紙盒的老頭說:“初次見面,請老哥多關照。”說著,摸出兩張鈔票,塞到破戲園子看大門老頭手里。

                  看大門老頭說:“這是哪里來的好兄弟,客氣了,客氣了!哈哈。你老哥也有養鴿子養雀兒的喜好?”

                  遞鈔票老頭說:“慚愧,打小就喜歡搗弄這個。”

                  看大門老頭說:“好,好,這年頭,不管亂七八糟世上事,搗弄些花鳥草木,春夏秋冬,風霜雨雪,松竹梅,桃李菊,都是樂子,都是樂子!”

                  老旺雀笑道:“老戲迷滿嘴都還是戲詞兒,待會兒少喝點兒,不然,隔兩條街都能聽見你嚎喪吊嗓子。”

                  老戲迷正色道:“我的老生調,難道味道不正?你可是給我說出個行內話來!”

                  老旺雀又笑道:“正,正!來,這是我的鳥友,老——老王。這是老戲迷,原來這一帶有些名氣的票友,這戲園子垮了,老戲迷替老板看院子,我說,老戲迷老哥,看了有兩年了吧?”

                  老戲迷搖頭嘆息:“何止,何止啊!春去冬來,已經是三年零五個月又九天了!”

                  他這一句,竟是用的韻白說出,真真的戲味十足。

                  老王張口贊了一句:“好!”

                  老戲迷精神上來:“謝了,謝了!”

                  正要張嘴賣弄,卻被老旺雀打斷:“老哥,行了,我們還要上去拾掇。今天天不錯,看看能拾掇好了上面籠子,回頭我請你聽戲。”

                  老戲迷眼中射出些光彩:“好的,就如此說定了么?”

                  還是韻白。

                  老旺雀說:“就如此說定了!”竟也用韻白回答。

                  三個老頭都笑。

                  老戲迷說:“二位請上樓自便。老夫就失陪了。”

                  出了大門去,從外面鎖上了門,自去找酒喝了。

                  老旺雀——老旺說:“老木,咱們上去。”

                  在戲園子里的樓梯上邊走,老旺邊說:“老戲迷這老哥,我認識他有兩年多了。也是為這個信號點,跟他聊上的。他年輕時候家里有錢,有老婆孩子,他就是愛聽戲,十幾年前在戲園子里,和一個軍閥的兒子發生沖突,那軍閥的兒子看上了一個名角,亂叫喊,被他呵斥,回頭來了隊伍,把他的腰腿打壞了。花錢治傷,花錢托人說好話,傷治好了,家道也敗了,老人去世,老婆帶了孩子改嫁------媽的,什么世道!”

                  “老木”正是佘大老板,聽了老旺的話,他嘖嘖嘴:“媽的,什么樣的富人窮人,要想出頭弄點好事,擋了壞人的道,都得倒大霉!要不,咱們為什么要干主義革命呢?”

                  老旺說:“老兄弟說得對。哎,這邊,對,就這里。”

                  老佘看看,這是戲院后臺高處的一個隔間,過去也許是作為放雜物,或者打燈師傅休息的地方,現在已經殘破不堪,只是靠墻壁有張舊木床,上面有床舊被子。

                  舊木床頭邊上,就是一扇窗子,窗子是上下兩格的那種洋式窗,下面長,上面短。窗子玻璃都沒了,上半截橫著擋了幾根木條,下半截窗臺上,并排三只鴿子籠。沖外面的木板上帶有孔洞。籠子都是空的。

                  老旺一指左邊那只鴿子籠:“我看,這位置比較合適。”

                  老佘一看,從那孔洞里向外看,問:“是不是兩點鐘方向,二百多公尺那座紅色小樓?”

                  老旺愣一下。

                  老佘說:“哦,兩點鐘位置,就是正向擺好,向右邊偏出去不到一半------”

                  老旺立刻就理解了,看一眼說:“正是那里。”

                  老佘瞇瞇眼:“我看這位置可以,裝上調整一下再看。不行再換。”

                  他迅速地打開拎著的紙盒,兩手捧著盒子里的鴿子:“小乖乖,你爺爺我要辦點大事。你不喜歡這里?不要緊,等一會兒,爺爺帶你回去,吃喝飛舞,隨便你小子-----”

                  老旺聽了好笑:“老兄,你說話挺逗。”

                  老佘說:“你老哥說話你自己不知道吧,有意思,剛才你跟你那老戲迷朋友說話,我忍住了不笑-----”

                  說話間,已經將驚恐的鴿子放進了邊上鴿籠,放了些吃食。

                  然后,打開了紙盒下面夾層,摸出那只土天文望遠鏡來。

                  把望遠鏡裝到左邊空鴿籠里,鏡頭對正木板上的孔洞。

                  彎下腰,邊調整土制鏡子邊嘰咕:“我說老旺哥,你那小弟可真不簡單,連這樣的玩意兒都能搗弄出來。聽說這種把戲,以前是洋人才會玩的。中國人看天象,都是瞪眼珠子看-----哎,還行。媽的,怎么不大清楚?老旺,你來看看!”

                  老旺正在收拾房間里各處,以保持一種有時有人住的偽裝。

                  聽到老佘叫他,過來了。老佘讓開,老旺也撅著屁股看了看。

                  直起身子來說:“媽的,老子也看不大清了。有點老眼昏花的意思了。”

                  老佘樂道:“你老哥,說話本來斯文,被兄弟老子我帶壞了。”

                  老旺說:“老兄,開不得玩笑,這要看不清,麻煩大了。”

                  老佘說:“莫慌莫慌。咱們不是早有后手?現在,其實還用不著后手,你老哥不是說,要把老信號撤了么?”

                  老旺說:“這個忘不了,來大調那邊,還沒到上班點,我來得及撤信號。好,我先去撤信號。”

                  老佘說:“好,你去。我先再調整一下,要是不能柳暗花明,那就是我真地也老眼昏花了。你先去!”

                  最后三個字,等同命令。老旺立即撩腿走人,轉出偏房門,上戲園子樓頂去了。

                  老佘又調了調自制天文望遠鏡,貓腰看了看:“嗯,好多了,不過,還是要保險一些好。”

                  老旺拿了一藍一白兩疊布下來。

                  “老兄,信號撤了。”

                  “好。待會兒我們看完了東西,怎么發信號通知老來告訴他我們已經看到情報了?”

                  老旺兩手端著兩只折疊布塊,先伸一只,再伸一只。

                  “面對外面,左手藍色,右手白色,掛在陽臺上那根鐵絲上,再用小鐵絲纏緊四個點,免得被風吹跑了。”

                  “好。這么說,掛出去就成?”

                  “是的老兄。”

                  “好。我記住了。老旺哥。我又調了一下,比剛才稍微好一點,媽的,也就是‘螞蚱跳到篾席上——高那么一點點’。這樣,你下去,到馬路斜對面,有個算命的老家伙在那里,你去跟他這樣說------記住了吧?”

                  老旺說:“記住了。好老哥,來了多少好弟兄?老子怎么都看不出來?”

                  老佘笑道:“你老哥要是一眼都能看出來,我們這幫子就白混了。來的弟兄多少,老子也不知道。那是零八號總指揮才知道的-----要是還看不清,那我們就只有等第二方案了。”

                  第二方案是,來調度見不到“已經收到情報”的信號,將在打開窗戶抽煙的時候,用動作姿勢,表示幾個數字。

                  第二方案如果順利落實,當然情報將準確收到。

                  但是,那將大大加重被敵人一些陰毒眼睛發現的危險。

                  所以,還是盡量采用第一方案。

                  除了第一第二方案之外,還有第三方案——來調度借口有急事——或者假裝急病了什么的,離開調度室,出車站敵人警戒圈外來直接送情報——那樣就更危險了。

                  這一批精干的地下共產黨人,包括來調度在內,都久經考驗,不怕犧牲,真有意外,他們將視死如歸!

                  但是,如果過早遇到意外,犧牲了人,還不能完成送藥的任務,就“虧大了”!

                  老旺走下戲樓,出了殘破正門,走到院墻邊上一個缺口處,先向外探腦袋左右看看,再跳將出去。

                  剛一落地站穩,就被一聲叫嚇了一大跳。

                  “老旺雀爺,您老這么早就來放鳥了?”

                  一看,一個小男孩,手拿一個小簸箕,里面裝了幾個燒餅,笑嘻嘻地問他。

                  老旺笑瞇瞇地說:“你這小兔崽子,把你老旺雀爺嚇一跳!你當小鴿子小黃雀都跟你小子似地,睡懶覺把屁股都曬紅也不起來?”

                  小男孩說:‘雀爺爺您瞎說,我這不是起來給我爹買燒餅么?”

                  老旺愣一下,笑道:“他媽的,你個小崽子,今天還算勤快,來,這個給你買糖吃!”遞過去三枚銅板。

                  小男孩高興地接過去,說:“謝謝老旺雀爺爺!”轉身要跑,又站住,回頭說:“老旺雀爺爺,您老也會罵人了。”轉身跑走。

                  老旺又一愣,輕輕拍拍自己腮幫子:“這個是要小心些----”

                  他搖搖擺擺走到小街對面一個算命先生面前。

                  算命先生打個哈欠,一副沒睡醒的樣子,看看老旺。

                  外人看去,這算命先生沒把這老店鋪伙計外觀的老旺,當成照顧他生意的客人。

                  下英雄事,說遍世間——這個,”忽轉低聲道:“老虎頭上一只蒼蠅,老木問你好。”

                  3

                  第七百五十四章 偷窺 (一)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