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赤膽神槍—特科英雄傳奇>第九百九十七章 章大掌柜之真實來歷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九百九十七章 章大掌柜之真實來歷

                  小說:赤膽神槍—特科英雄傳奇 作者:臨盛 更新時間:2015/2/4 10:37:12

                  “由你走”語氣再一轉:“老子最不明白的,還是那些頑固赤匪的腦子,他媽的是怎么長的?怎么總是不怕死,跟國民政府對著打仗?他們再有能耐本事,要打贏國民政府,奪天下,那他媽的簡直就是水中撈月亮,螞蟻吞大象,哪里有一點機會?”

                  說著直搖頭,顯然是壓根兒就不理解“那些赤黨瘋子”。

                  老廳長的家中會客室里,老廳長陸先生坐著,守門人和老廳長的秘書站著。

                  老廳長說:“陸先生,我們上次商議的那筆生意,就按你的意思辦。”

                  陸先生說:“謝謝老廳長。還是老廳長這樣的革命老人,說話算數,比有些新貴長官,讓人放心。”

                  老廳長說:“好了。今天晚上,陸先生是否就在寒舍吃個便飯?”

                  陸先生說:“不了老廳長,改日再打擾,多謝了。”

                  老廳長說:“還有件事,要麻煩陸老弟一下。”

                  陸先生說:“但請教誨。”

                  老廳長問道:“剛才這兩個,陸先生見過,敢問一句,是何情況下和他們見過?”

                  陸先生道:“我見過其中一個,他們當時是要到我那里打聽他人情況,又不說他們的真實身份,藏頭露尾的——”

                  停了不再說。

                  老廳長笑道:“哦,那就是惹了陸先生生氣,給了他們一點顏色看。”

                  陸先生微一拱手:“老廳長明察秋毫。”

                  老廳長也微一拱手:“客氣了。”

                  陸先生道:“那我就告辭了,多謝老廳長關照。”

                  當下辭出。守門人在前恭敬帶路,老廳長和秘書在后送到大鐵門邊。

                  小門開啟,陸先生出門,左右一看,快步走了。

                  大鐵門里,老廳長問守門人:“你看這陸先生,有什么背景沒有?”

                  守門人恭恭敬敬地說:“師長,我看他,和我一樣,不管什么黨派之爭,只認親情友情,是個真性情漢子。”

                  老廳長點頭,微嘆口氣:“這年月,做生意也不容易,陸先生能夠謹遵政府法規,年紀輕輕,將生意做到這個份上,對國家和百姓,都有好處,可見他眼光魄力能力,都不一般。”

                  守門人只說了一個字:“是。”卻不再言,顯是并不想對老長官的議論說什么。

                  倒是老廳長的秘書在一邊,邊品味邊點頭。

                  老廳長又微嘆道;“當年小章子和你,兩仗立兩大功,又分別救了我和我的那老兄弟。想起來,好像夢一樣。”

                  守門人說:“師長公務勞心,多注意身體。”

                  老廳長竟然應聲道:“好,你也一樣。”

                  轉身和秘書走進樓房去。

                  守門人目送老長官和秘書消失在樓房大門里。

                  他自己突地一個半蹲身,兩手展開,一前一后,劃出兩個大小弧形。腳下滑步連同虛步,再轉半圈,連貫不停的一個太極云手,由快到慢停下,嘴里道:“公子聽了多久了?”

                  樹叢中一人閃出來,卻是個方頭方臉的男青年。

                  青年笑道:“門叔您真是個地里鬼,您怎么知道我在聽?”

                  守門人臉上浮起笑容,卻是截然不同于之前面對“由你走”二人的那種皮笑肉不笑。他現在的笑,真誠喜愛擔心,都在里面了。

                  守門人說:“你當你門叔只有教你的那兩下子?嘿嘿,怎么樣,老——你門叔我教教你?”

                  方臉青年說:“好啊!”

                  守門人笑道:“要教當然不能白教。”

                  方臉青年立刻接上:“那是當然不能白教。要真是門叔您白教我您的絕技,我還不答應呢!

                  請問門叔,您說,您要教我本事,要我給您什么?

                  我知道,您不要錢,給您漲工資您都不愿意——”

                  守門人道:“你個小年輕,這個倒說得是你門叔的路數。

                  這樣吧,你呢,好好念書,不要去弄什么這個黨那個派的名堂。就給老師長老兩口省了心了,你門叔我也放心了。”

                  方臉青年笑道:“門叔,您看我,是那種想鬧事不安分的學生么?”

                  守門人望著方臉青年。

                  方臉青年和他對視,目光坦誠純凈。

                  守門人微嘆口氣:“你不是。你骨子里呀,有老師長的那股子勁,以后,你也是和你門叔不一樣的,你是能做些大事的人——”

                  方臉青年笑了:“門叔,您老這不就可以放心了?我知道,要跟您老學,要講武德,走正道。我還有個常常想到的。”

                  守門人問:“什么?”

                  方臉青年說:“您老身體北伐時候就受了傷,要注意保重身體。您老身體好了,老了之后,我照顧起您老來,也方便許多是不是?”

                  守門人樂道:“公子你個小子,繞來繞去,把你門叔繞進去了。哈。”

                  方臉青年笑說:“門叔您開心了,這就好。”轉身正要走,想起來什么,轉回來道:“今天來的兩個官府上的人,怎么還找您問什么事情?您一直守在家里,怎么惹了他們了?”

                  守門人道:“他們只是來打探一下,問一個軍伍中老弟兄的來路。哦,就是你見過的‘安泰大藥店’掌柜的過去事。”

                  方臉青年問道:“藥店掌柜?是——哦,我不問。”

                  守門人點頭道:“這就對了。其實那掌柜的,是當年老師長的兄弟部下連長,和你門叔一起北伐路上打過北洋軍的。”

                  方臉青年點頭說:“哦,這就不會有什么事情了。”

                  守門人道:“有什么沒什么事情,公子你都不用管。你好好念書,干大事,聽老師長的話,娶媳婦生孩子,門叔就高興!”

                  方臉青年有些不好意思:“門叔您又來了。”快步溜走。

                  守門人哈哈大笑。

                  當夜,有關“由你走”二人到訪老廳長家的事,成了情報,從兩條不同渠道,輾轉傳到了南江省城地下黨組織的戴二掌柜處。

                  兩份情報內容,一份具體些,一份概括些,暫時結論相同。

                  “----對章大掌柜進行過去經歷調查,尚無明確威脅----當留意其變化----”

                  “----老廳長及章大掌柜過去戰友,均證明其軍伍經歷無誤----當警惕其后續發展----”

                  行營偵緝處專項小組計劃任務中,有關“安泰大藥店”的調查這一段,算是結束了。

                  “由你走”拿了蓋了稅務局大印的完檢通知書,到了“安泰大藥店”,對章大掌柜說:“你們恪守政府各項規定,我們局長很滿意。說以后還要給貴店送一塊匾,準備的匾文是‘納稅模范店,革命支持力’----”

                  這是“由你走”在前來大藥店的半路上,胡思亂想琢磨出來的名堂。

                  “由你走”想:“----老子是什么稅務局官員的屁話,就只胡吹這一次了。省城雖大,有時候人跟人撞到一起的路卻是很窄,天地很大,世界很小,以后再遇上這大藥店大掌柜這樣的文武商全才,瞞不過去真實身份了,老子就說自己是從稅務局調出來干偵緝隊的-----”

                  藥店章大掌柜高興地再次熱情迎送“由你走”兩個,塞給兩人一人十元錢“車馬茶水費”。

                  又在打烊時候,給每個伙計發了一塊銀元的獎金,要大家“樂和樂和”。

                  晚間,大掌柜換了衣衫,出門去到一家中醫診所,接受按摩治療。

                  在這省城里,一些認識大掌柜的人都知道,大掌柜年輕的時候,跑單幫。某次,他和劫道的土匪對上仗,腰上頭上各挨了一棍,差點沒死。后來,他投入軍伍,憑戰功升到了連長。

                  在從士兵到連長的道路上,他參加了幾場軍閥大混戰。

                  仗打得亂,章連長的人生道路也走得亂。后來算是走上正道,隨上司編入了北伐軍,并且在北伐路上,出生入死立了功。

                  后來,他官職一點都升不上去,身上的舊傷反倒總是生出疼痛來折騰他。

                  他終于得到上司批準,離開了軍隊,回到偏遠地區家鄉務農。

                  某日,他打聽到過去的老上司已經在商界撈了幾大把,還與人合股開了大藥店,便通過高層的另外老上司,得到了退伍批準。

                  離開了國民革命軍,大掌柜直奔發了財的過去老上司處。

                  老上司見當年以勇敢忠誠在軍中有些名氣的老下級前來投靠,大喜過望。

                  在接待老部下的家宴上,老上司說:“----不要想什么‘你是來投奔我的’!老子的生意做得還過得去,就是需要靠得住又能干的人手!你來了,是看得起你老哥我,是對老子的關照!----”

                  老上司的信任,加上他自己的能力,他不久就當上了五掌柜,然后步步升任到二掌柜,去年原來大掌柜調到東邊省份城市去主持開設新的大藥房,他當了大掌柜。

                  章大掌柜最近這幾年的經歷,藥房上下大家都親眼看見。

                  從國民革命軍士兵到連長的那一段,老上司一直帶著他,一起打仗流過血。

                  而他的“解甲歸田后的務農生活”,卻非真實。

                  他的那一段真實經歷,現在整個南江省城,只有幾個人知道。

                  這幾個人,都是身居秘密要職的地下共產黨人。

                  章大掌柜在擔任中國工農紅軍營長時候,一次激烈戰斗中,被幾塊迫擊炮彈片撂倒。

                  紅軍醫院院長親自給他做手術,取出了多數彈片,還有兩塊彈片,因位置不好,紅軍藥品有限等原因,依然留存在他的身體里。

                  紅軍總部需要安排人,秘密扎在幾個能弄藥,而且以后還有更大秘密發展的點上,紅軍醫院院長推薦了正在養傷階段的營長。

                  他給這紅軍營長做手術時候,因為麻藥不足,營長咬了毛巾忍痛,令全院上下震動。

                  2

                  第九百九十七章 章大掌柜之真實來歷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