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軍旗下的誓言>第四節 生產戰斗兩不誤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四節 生產戰斗兩不誤

                  小說:軍旗下的誓言 作者:三大隊的皮鞋 更新時間:2018/12/27 22:58:06

                  部隊提出“一把镢頭一桿槍,生產自給保中央!”田間地頭到處是戰士忙碌的身影,撒下高粱和玉米種子,指戰員把辛勤的汗水灑在田里,如期完成了春耕播種。

                  一些愛抽煙的戰士在地邊種上幾棵提神草,就是普通的煙葉。過去不讓種,現在搞大生產田邊地頭被戰士們充分利用,收獲時將煙葉曬干搓成粉末,四棵煙草苗長大后能產出五斤煙葉。戰士們都把自己種的煙葉用小紙片做成卷煙,遇見老鄉和戰友就遞上一支。

                  “五丈高的樹吆一人高的草,百十里寬的大鳳川呀風光好......”農田里傳來高昂悠揚的歌聲,戰士們無法掩飾心中的喜悅。

                  不久抗大七分校也遷來了,七分校有三個大隊和一個女生隊。女兵們一點兒也不矯情,在學習之余參加大生產勞動,干的活兒和男兵一樣重,從不落在人后,純爺們兒的大鳳川從此有了女兵的身影和歌聲。

                  部隊在艱苦環境中搞大生產,剛開始是以挖野菜和打獵為主。山里野豬多,時常到竄到地里吃農作物糟踏莊稼。野豬不好圍獵捕捉,所以戰士們只要看見野豬就開槍,既除了害,也給忍饑挨餓的戰士們開個葷補充能量。大鳳川里的老虎、豹子時常出沒,開荒時每當看見野獸,戰士們舉槍就打,在艱苦的條件下生存第一,能填飽肚子就行。

                  四三年六月,國民黨終于按奈不住,提出解散共產黨、取消陜北特區,并一再到陜甘寧邊區挑釁。

                  國民黨部隊不斷在在陜甘寧邊區挑事,炎林隨七七○團被派去執行緊急任務。部隊來到富縣張村驛鎮附近的葉臺山一線防守趨敵,這里距離延安已經不遠,蔣介石的目的昭然若揭。

                  大兵壓境,蔣介石的王牌軍手中是美式先進武器,從天上的飛機到地上的大炮,加上美式火箭筒、美式沖鋒槍、高倍望遠鏡等各種裝備應有盡有,胡宗南壓根兒就沒把在隴東搞大生產的八路軍放在眼里。

                  面對強大敵人,早憋著一股勁的七七○團并沒有因為搞大生產而松懈。八路軍戰士手中的槍支還是紅軍時期使用的陳舊武器,沒有上前線打仗就沒有機會繳獲新式武器。國民黨隴東部隊不斷搞摩擦,戰士們一忍再忍,也撈不到打大戰的機會。現在要以劣勢迎戰優勢,隴東八路軍重任在肩。

                  七七○團在張村驛到葉臺山一線與胡宗南大部隊展開激烈戰斗,數倍于八路軍的大部隊涌過來,戰斗激烈而殘酷。七七○團是紅軍團,沒有一個孬種,曾經的紅軍老戰士作戰勇猛個個打紅了眼,和陜北籍戰士同仇敵愾共同消滅來勢兇猛的入侵之敵。

                  敵眾我寡,在這次激戰中,炎林帶領二營五連一個排英勇作戰,堅守住重要的前沿陣地,擊潰胡宗南部一個營,榮立一等功。

                  這次戰斗中參戰部隊繳獲了一大批美式武器,把戰士們樂得合不攏嘴,心想這下好了,總算有新式武器了,一個個神氣的背著繳獲來的美式武器炫耀。八路軍向延安美軍觀察組抗議其助紂為虐,但美軍觀察組打擦邊球加以否認,將事情推得一干二凈。八路軍用事實說話,把繳獲的美式火箭筒、美式沖鋒槍等一批武器統統送到延安展示,直接打臉美軍觀察組。這下七七○團繳獲的戰利品沒了,一切如初,戰士們白高興一場。

                  回來沒幾天,胡宗南調集并出動幾十萬國民黨軍隊兵分九路向陜甘寧邊區逼進,準備攻奪延安。蔣介石一心要獨裁,掀起第三次反共浪潮,延安危在旦夕。

                  七月中旬,七七○團與警四團接到中央軍委命令:部隊停止生產,立即趕往張村驛地區與三五九旅會合。

                  要打大仗了!消息傳來,戰士們立刻放下手頭的農活兒整裝待發,下午團長政委在大操場做戰斗動員,團里宣布:以強行軍速度前進,按時趕到指定地點集結,沿途不準接受老百姓所送東西,傷病員留下,立即出發。

                  團領導話音剛落,部隊馬上行動,下午三點準時出發,三百多里的路程規定必須在第二天晚上十點前到達。時間緊,任務重,部隊開始強行軍,每人攜帶槍支彈藥、背包、干糧,負荷四十斤重的物品沿著葫蘆河畔一路奔跑。

                  烈日炎炎的下午,部隊一口氣跑了幾十里路,天太熱,中暑的戰士越來越多。各連干部都在發愁,三伏天的,照這樣跑下去,不到目的地就得倒下一半人。

                  跑著跑著,遠處傳來一片呼喊聲,跑近一看,原來是沿途村莊老百姓自發的站在道路兩旁要給八路軍幫忙。大叔大爺們牽著毛驢守在路邊,看見有中暑的戰士,連忙托上毛驢朝前跑,大叔大爺跟在后面揮鞭驅趕毛驢,以保證不讓中暑的戰士掉隊。

                  老太太、大姑娘站在路邊每人端著一碗水想要遞給戰士們喝,身邊還放著一挑水。但軍情急,任務緊,再熱再渴也沒人停下腳步。路邊群眾見戰士們拼命往前跑也顧不上停下來喝水,干脆把一瓢瓢水往隊伍中潑,把水淋在戰士頭上降溫。

                  連幾歲的小孩子也沒閑著,他們站在路旁邊尖聲高喊著:“八路軍叔叔加油!加油!快跑!”這種場面非常感人,老百姓信任八路軍,把邊區的安危系在八路軍身上。

                  老百姓的熱情支持更加激勵七七○團的戰士們,這時候也不講隊形,一個個拼命向前面奔跑,部隊日夜兼程連續跑了三十個小時,第二天晚上七點多提前趕到富縣的張村驛鎮,比預定時間提前近三小時到達。

                  王震部隊先到,當晚參戰部隊三五九旅、七七○團和警四團在張村驛鎮召開誓師大會,說是要準備大打,由首長及中央軍委親自指揮打這一仗。各部隊群情振奮,磨拳擦掌,高喊口號:“保衛延安!保衛黨中央!”

                  大戰在即,延安首長趕到洛川與國民黨談判,他將民族利益放在首位,以大智慧化干戈為玉帛,仗沒有打起來,在延安首長調解下化險為夷。敵中有我,這次的國民黨大行動是被一位機智的潛伏地下黨冒著生命危險及時將情報通知到延安,才有了這個局面。

                  不打仗了,七七○團返回大鳳川時的沮喪心情可想而知。

                  時間一晃到了年底,轟轟烈烈的大生產運動初見成效,打下幾十萬斤高糧玉米,先撇開三八五旅旅部和團里不提,光是五連在頭一年收成的糧食就足夠全連吃兩年,戰士們還能領到薪水。

                  部隊還有飼養家禽的任務,規定每個排養二十頭豬和四十只羊。炎林是從三排出來的,仍然分管三排,連干部分工下排后炎林吃住都在三排。排里養了四十多只羊,有個小戰士負責放羊。豬滿圈,三排養了二十多頭肥豬,還生下很多小豬崽,一個四川籍戰士養豬,每天就在附近山里打豬草,遠了單獨不能去。

                  這天發生了意外,羊圈的篾笆墻有個很小的洞,誰也沒有留意到。沒想到夜晚被一只饑餓的豹子鉆進去把四十多只羊全咬死,吸光了羊血,原來晚上這個小洞被豹子給掏開了。

                  一大清早放羊的小戰士正要打開羊圈門,發現黑暗的羊圈里有兩只小綠燈籠不停的晃動,他奇怪那是什么東西,湊近一看,不得了!羊圈里臥著一只花斑豹。

                  饑餓的豹子癟著肚子鉆進來,晚上喝足了羊血肚子脹到行走困難,體積變得龐大,更別說再從小洞鉆出羊圈,它一動不動趴在地上死死瞪著羊圈外的小戰士。小戰士的叫喊聲把戰士們招來,大家都跑來看發生了什么情況。

                  炎林趕來看到花豹子癱在地上不能動彈,羊圈到處躺著渾身是血的羊子,花豹子已成籠中困獸,在里面難受的瞎折騰。炎林氣得舉槍就打,豹子在羊圈里吼叫狂跳,一連好幾槍才把它打死。戰士們進去檢查,發現沒有一只活羊,都氣的不行,好不容易養大的羊竟被野獸給禍害了。戰士們拖羊的拖羊,拖豹子的拖豹子,羊圈里一片混亂。

                  小戰士抱起一只半夜被咬死的小羊羔直掉淚,大家都很心痛,這是他們的任務和心血啊,但這是個意外誰也沒辦法。

                  “副連長,四十多只羊全死了,今年排里的任務完成不了,怎么辦?”排長發愁的尋問炎林。

                  “讓我先匯報了再說。”炎林向營部匯報突發情況,營長讓他直接向團部匯報,誰也不敢隨便處理這么多死羊,營里怕擅自處理以后不好交代。

                  團長聽了炎林的匯報沒有批評他,在電話那頭說道:“哈哈,又是你干的,你是豺狼虎豹的克星嘛。派人把豹子皮送來,再送三十只死羊到團部,團里付錢買下來分給各營改善生活,給五連留下十幾只自己吃。”團長只要那張豹子皮,沒開口要豹子肉,這是三排打的,他不便做主。

                  炎林團長放電話,急忙說道:“團長,那三排的羊沒了,任務也完不成了。”

                  “這還不好辦,再撥給三排二十只種羊,不收他們的錢,算團里資助的。”團長很干脆,一句話讓炎林松了口氣,要不然三排的戰士們不知有多傷心。

                  “快把豹子肉分出來,皮剝得干凈一點,團長要了。”炎林對排里這位獵戶的孫子交待,要把這只死豹子分成若干份讓全團嘗鮮。

                  “是!副連長,我保證讓他看著還象只活豹子。”這個戰士高興的跑去干活。

                  “副連長,豹子肉分離好了,排里留下一塊,給連里也留了。”戰士們抬著死羊和鮮紅的豹子肉上路了。獵戶的孫子做得更絕,把幾只死羊塞進豹子皮里,再大針大線把皮子縫上,配上那兩只燈籠眼,看上去象只活豹子。

                  戰士們抬著羊、豹子肉和假豹子浩浩蕩蕩向團部走去,這氣勢一路上招來圍觀,更有一只虎視眈眈的豹子踩在戰士們肩上。當“活豹子”被抬進團部,把里面的人都嚇了一跳,知道是死豹子后哈哈大笑。團長也說要不是事先知道,還真能唬住人哪,團部圍滿了看熱鬧的人。

                  “團長,這剝皮和裝扮成活豹子都是出自他的手藝。”炎林指指身邊獵戶的后代,戰士摸著頭靦腆的沖大家嘿嘿一笑。

                  “剝得好,裝扮的也好啊!好皮,真是個能工巧匠。伙計,你的手氣也好嘛。”團長很高興,這張豹皮就比羊皮珍貴了,他圍著“活豹子”轉來轉去的欣賞。

                  三排給團部送來豹子肉,上交三十只死羊,又領回二十只種羊。豹子肉和死羊由團部分給各營,全團開葷,皆大歡喜。

                  排里將羊圈修得牢牢實實,小戰士望著一群咩咩叫的種羊咧嘴笑了。這段時間里五連戰士天天打牙祭,豹子肉和羊肉都是補身體的,炊事班也大方起來,不再象原來一味的只知道燉湯,現在把肉變著花樣蒸炒燉煮做給戰士們吃,讓戰士們精力更加充沛。

                  1

                  第四節 生產戰斗兩不誤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