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抗日之少年將軍>第119章,天津變(一)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119章,天津變(一)

                  小說:抗日之少年將軍 作者:飄逸 更新時間:2012/9/27 7:02:29

                  第119章,天津變(一)

                  “報告”魏雅琴進來,臉色難看的遞給林俊一份電報。林俊有些懷疑的接過電報,當看到內容的時候,臉色大變,忽的一下站起來。

                  一邊的桂秀娥吃驚的伸手拿過電報,當看到內容的時候,臉色一下也變得蒼白,用手抓住林俊的手說道:“冷靜。”

                  林俊長長出口氣說道:“命令孔三,想辦法見到林嫻,了解真實情況。首先保證人的安全,這件事關系重大,我需要時間。”

                  魏雅琴轉身出去給天津的孔三電報。林俊臉色鐵青,在屋子里轉來轉去,桂秀娥也是愁眉不展。

                  電報是孔三在天津發來的。日軍已經于三十日占領天君,第38師在攻擊無望的情況下撤退到楊柳青一帶,天津淪陷。北平于二十八日淪陷,日軍在八月一日進入北平,張自忠被困北平。

                  這些情況本來在預料之中,國民政府正在布置保定、滄州、南口,懷來一線防御陣地,準備阻擊日軍南下進攻。林俊對于平津失守沒什么反應,這很是出乎其他人預料。只有桂秀娥不奇怪,因為他明白這個結果林俊早就知道。

                  姚詩禮的天津情報站已經轉為地下,孔三根據林俊的命令,和日本人走得近,已經成為日本人面前的紅人。

                  日本人正在組建天津市政府,孔三也有可能進入市政府的機構,這是林俊安排的。姚詩禮調回南京另有公干,天津情報站由溫東負責,黃維賢負責保定情報組。

                  這封電報是孔三拍回來的,報告張宏偉叛變,供出林俊的一切,日軍天津特務機關長吉田信三郎已經知道了很多情況。還有北平淪陷,大量的被俘士兵投降招供,日本中國駐屯軍司令部,已經知道阜平保安團林俊的龍泉軍。

                  詳細情況孔三還沒有打聽出來,只是知道林嫻和虎子被扣押。日本找孔三,讓他派人前來阜平和林俊談判,讓林俊投降,策應日軍進攻保定防線。

                  林俊的心理是什么樣子誰都能想到,當初張宏偉的表現,林俊無可挑剔,再說自己終究不能關他一輩子,最后把他放行。

                  當初說是帶媳婦回去看看父親,做為子女,孝心是主要的,這點林世奪不反對。可是當林嫻舍不得孩子,要一起回去的時候,林世奪堅決反對。

                  林俊看到三姐的那個樣子,看到張宏偉的一再保證,林俊也心軟了,認為林嫻是他妻子,孩子雖然按著協議跟著林家姓,可是他終究是張宏偉的孩子。就說服父親,讓他們一家三口回去。

                  可是這一走就是半年時間。過了春節之后,林俊知道離戰爭爆發沒有多長時間了,一再的催促他們回來,跟隨林世奪去四川,可是兩個人一直沒有回來。

                  林俊此時是后悔萬分,要是聽父親的就好了,最少有孩子在這邊,林嫻會回來。日本人的目的再明白不過,這是用林嫻和孩子的生命威脅林俊投降。林俊把家里人安排去南方,就是防止這樣的事出現,可是遺漏的事情還是出了問題。

                  桂秀娥很清楚,林俊投降是不可能的,但是也不能看著林嫻有事。考慮半天說道:“少俊,要不暫時先答應他們,緩解一下。另外張宏偉不至于那樣絕情,那畢竟是他妻子和孩子。”

                  林俊搖搖頭說道:“不要低估了日本人的卑鄙,這是戰爭,可是他們竟然連這樣江湖流氓的手段都用,根本沒有廉恥可講。另外張宏偉知道的情報有限,日本人不會如何重視他的,估計他已經沒有作用了,日本人不會看他的面子。”

                  桂秀娥也是聰明絕頂的人,明白林俊分析得正確。說道:“那怎么辦?難道就看著他們殺害三姐她們?”

                  林俊的臉色變得有些猙獰:“日本人不講廉恥,那就不要怪我了。通知別動隊集合,我讓鬼子知道,動我林俊的家人,他們將付出慘重的代價。”

                  桂秀娥擔心的說道:“你冷靜一些,想想辦法。要是輕舉妄動有可能危及到三姐的生命。”

                  林俊聲音冰冷:“就當她們為抗戰犧牲了。有那么一天,我也一樣為國捐軀,抗戰不分男女老幼。本來我不想參與到現在的日軍進攻當中,可是他們太無恥,那就承受中國人的憤怒吧。”

                  平息一下心情說道:“我帶領別動隊去天津,阜平這里交給你全權指揮。日軍進攻的時候,少量部隊不用我告訴你,你知道怎么辦。要是大隊日軍進攻,就把部隊撤到山里防御。相信有龍泉軍,日軍還沒有辦法拿下龍泉城。”

                  桂秀娥沒有再相勸,她是了解林俊的,一旦決定就不會改變。她也不是那種兒女情長的人,作為高級參謀長,知道什么是取舍。說道:“你放心,家里沒有事,只是現在天津已經是真正的日軍占領區,一切要小心。打擊敵人保存自己,這是你教我們的。”

                  林俊重重的點點頭。他就是喜歡桂秀娥這樣的人,絕對不會像其他女人那樣,做出小女人的行為。這是能做大事的表現,能承擔,能容事。

                  林俊知道時間很緊,他也記不清日軍什么時間發動的進攻,只是知道九月末的時候,日軍占領太原,占領石門和保定。日軍部隊推進到黃河岸邊后停止前進,致力于江南的淞滬戰場,一直到來年發動最著名的徐州會戰。這中間長達半年多的時間,日軍究竟有什么動作,自己也不清楚。

                  安排完阜平的事,林俊集合了別動隊,這一次是真正的深入敵后,林俊決定不帶領女隊員,夏薇以死相逼,非要跟著。

                  林俊發現自己的治軍有問題,因為手下這些人,特別是女孩子,都不怎么聽自己的。最后還是桂秀娥出面,讓林俊就帶著夏薇吧。深入敵后行動,說不上什么情況,有個女孩也方便打掩護。

                  林俊覺得也對,同意這樣安排,最后把韓憲奎留下。林俊還是擔心家里,阜平以及龍泉城絕對不能出問題。林俊沒有帶太多的人,只是臨時組成兩個小隊,偵查小隊和戰斗小隊,偵查小隊里面包括了狙擊隊員。看到冬敏撅起的嘴,看著眼里的眼淚,林俊放嚴肅臉,沒有再退步。這樣有夏薇帶隊,五十人的一個的小隊出發。

                  這一次林俊沒有攜帶龍泉軍的軍服,身上穿的是國軍軍服,帶著的是日軍軍服,武器也是日軍武器,騎馬離開阜平趕往天津。

                  根據情報,在楊柳青以南都是國軍的控制區,日軍占領平津地區之后,一方面在修整鞏固后方,一邊增調部隊,準備向南進攻。

                  林俊向天津而來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日軍占領平津地區之后,天津是他們的物資后勤補給基地。整個向南進攻的戰斗,作戰物資全是在天津集結的。林俊既然打算來天津,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

                  從豐寧返回以后,林俊就開始做準備。有后世的經驗,林俊開始毫無顧忌的偽造各種證件。這一個國軍小隊,絕對都有正牌的身份。看到這些人的證件,不會有人敢管。林俊也不是特意的去軍營駐地招搖,毫無阻擋的一路向天津而來。

                  天津張永貴的家里,林嫻臉色難看,張宏偉也是一臉的氣憤:“林嫻,你別不知道好歹,我這還不是為了你和孩子。你以為我愿意當漢奸哪?”

                  “閉嘴,”林嫻氣的站起來指著張宏偉說道:“都是你,要是早些離開哪有今天?我看你就是有意的。”

                  張宏偉也是氣急敗壞,他也沒想到這樣,林俊不但同意他回天津看父親,還同意帶著兒子。這讓張宏偉很是高興。

                  畢竟離開家已經兩三年時間。盡管這個家里沒什么自己留戀的,可是畢竟是自己的家。再說父親對自己可是真不錯,雖然那個大哥恨不得自己死去,但是張宏偉真的不在乎他。就那個豬腦袋,怎么和自己斗。面對林俊他不是對手,可是面對他那個蠢豬一樣的哥哥張宏成,張宏偉根本就沒瞧上眼。

                  家產全部歸他,自己在林家當上門女婿,張宏偉是不會甘心的。再說不管林俊怎么努力消除仇恨,可是自己等于讓林俊給判刑一樣,心里的不甘無時無刻都存在,仇恨一直是壓在心里而已。

                  當張宏偉出現在家門的時候,張永貴也是大吃一驚。他可是十分看好這個兒子的,可是不知到什么原因,過完年一走很長時間沒有音訊。一年后才來信,只是說自己很好,但就是不告訴張永貴自己在什么地方。

                  后來信漸漸多起來,張永貴雖然很是擔心,但是心里漸漸的發放下。原來看不上的大兒子知道張宏偉不回來以后,開始兩口子溜須張永貴,這讓張永貴也就不再去想。

                  再說張永貴和鈕傳善、齊茂元、以及陸宗輿這些人的關系越來越好。得到日本人的賞識,已經不是一個單純的土財主問題,天津城里張永貴也算是有一號。鈕傳善答應,只要日本人占領天津,一定在市政府給張永貴弄一個位置。這讓他很積極。

                  保定日軍情報站被摧毀,吉田信三郎一度懷疑張宏偉出賣了麻生秀子。可是張宏偉失蹤,這一失蹤就是一年時間。日本方面沒有查出什么,認為張宏偉恐怕已經死了。

                  張永貴這個人很有錢,又是天津大戶,日本想華北自治,這樣的人不能不拉攏,也就不再追究這事。再說張宏偉只是一個利用的角色,沒什么了不起的。這一過去就是三年時間,當然早就把張宏偉這個無足輕重的人,忘到脖子后面去了。張宏偉回來也沒有引起什么震動。

                  張永貴在張宏偉的信中已經知道他結婚了,也有了孩子。看到兒子領著一個漂亮的媳婦,還帶著孫子回來,張永貴當然是十分高興。

                  林嫻雖然是學生出身,要新潮一些,可是受林世奪的教育,還是很古典的,對張永貴是很恭敬的。可比那個只是知道花錢的大兒媳婦強多了。張永貴原來就喜歡張宏偉,有這樣的媳婦,又生個孫子,當然是越看越順眼。

                  林嫻很聰明的,只是幾天的時間,就發現那個大嫂眼里的嫉妒和仇恨。關于張家這個大哥,張宏偉從來就沒有掩飾過他的鄙視和厭煩。林嫻當然知道,也就有意無意的說自己和張宏偉還是要回阜平的。以林嫻的心態,當然不會在乎張家的家產。

                  當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張宏成兩口子可是很高興,恨不得張宏偉現在走才好呢。不過知道他們還要走的,也就不那么仇恨,一家人也能和睦相處。

                  張宏偉這三年時間在林家可是鍛煉的很了不起,也接觸到林俊不少的經營理念,學到很多經驗。張永貴有意栽培,回來不長時間就知道兒子答應媳婦還要回阜平的,張永貴開始有意讓張宏偉接手張家的生意。他也了解自己的兒子,要是有了權力和成就,不會再想著回阜平的。

                  這是天津,是通商的碼頭,張家又是有錢人,接觸的檔次和人物也不是一個山里的林家能比的。何況張宏偉確實有能力。短短的時間,張家的生意就變樣,又得到日本人的支持,當然是蒸蒸日上。

                  有這樣的生活,張宏偉也不愿意回去。林嫻催問幾回,張宏偉都是找理由,一拖就是半年多。過年的時候,林嫻終于著急了:“宏偉,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

                  張宏偉不耐煩的說道:“林嫻,你總是急著回去干嘛?這里不是你的家嗎?難道你真以為我是倒插門進你們林家的?我父親對你不好嗎?張家條件不好嗎?”

                  林嫻有些吃驚的說道:“宏偉,你怎么這樣說話?少俊已經來過幾封信,他說馬上要打仗了,讓我們離開這里。你怎么這樣說?”

                  張宏偉冷笑一聲:“算了吧,林俊的小心思我還不知道?就是擔心我把他的事情說出去。什么要打仗了?你看出要打仗的樣子嗎?打不打仗是政府做了算,不是林俊說了算。就連國共都合作了,還打什么仗?不就是想讓我回去幫著管家,然后他可以和一幫老婆隨便玩嗎?他是林家的兒子,他不管誰管?別好像我看中那點家產似的。你看到了,張家一個店鋪都比林家錢多。算了,要是他缺錢我給他一些,別找理由。”

                  林嫻本來就不善于這些言辭,也一心在張宏偉和孩子身上,被張宏偉當當一頓說得說不出話來。一著急哭起來。

                  張宏偉不管怎么硬氣,內心深處他還是有些懼怕林俊。這三年時間,盡管他不了解林俊多少底細,可是很多事是公開的。再說張宏偉畢竟是家里人,一天聽一句也知道不少。

                  林俊的行為和實力讓他真的很害怕,也就不敢惹林俊,連帶著也就不敢惹林嫻,他知道林俊很在乎這個三姐的。看到林嫻哭了就說到:“你看,我不是沒說什么嗎?好了,我和父親說一下。他年紀大了,家里產業這樣多,我是兒子,怎么也不能這樣不管就走吧?等幾天安排好了就走。”

                  林嫻也沒辦法,這畢竟是張宏偉的家。林俊擔心張宏偉當漢奸,張宏偉回來已經大半年了,只是忙活生意,什么也不管,很是不錯的。

                  看來少俊多余擔心,再說這里也是自己的家,林嫻也就沒有再催促張宏偉,這樣一拖再拖的沒有回去。林俊每天都在忙,也就忽略這些事。當日軍兵圍天津的時候,想走已經沒有那么容易。不過張宏偉不擔心,父親和日本人關系很好,就是日本人占領了天津,自己也不會有什么事情。

                  當天津淪陷的時候,張宏偉并沒害怕。可是他沒有想到的是,張宏偉遲遲沒有離開,而是不斷接手家里的生意,張宏成越來越沒地位。

                  有一天聽到父親竟然提到,要把生意全部交給張宏偉管理,張宏成終于大怒,林嫻竟然騙了他們兩口子,原來不走了。張宏成眼里閃過一絲兇光,兩口子一商量,決定先下手,要不什么家產也不會得到。

                  張宏成的夫人王小花可不是一般的人,為丈夫和家產可是處心積慮,沒少得到家里父親的指點。

                  知道丈夫的心思,對張宏成說道:“你想辦法去報告皇軍,那個林嫻可是大有來頭,我聽宏偉和父親說的,林嫻的弟弟是阜平保安團長,要是日本人一調查,即使不抓她們,也能把他們嚇跑。”

                  張宏成立即高興的說:“對對,現在皇軍可是到處抓抗日份子,老婆真聰明。”

                  王小花得意地笑到:“誰讓我買首飾的時候他不給我錢呢。這個家產可是一家一半的,這樣下去我們一分錢也沒有。快去辦,越快越好。”

                  34

                  第119章,天津變(一)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