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抗日之無常>第三百二十六章 新想法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三百二十六章 新想法

                  小說:抗日之無常 作者:大刀 更新時間:2012/1/21 22:34:42

                  爪哇海西北海岸,印尼首都雅加達。

                  赤道的驕陽,高高的懸在天空,散發出熾熱的光芒,炙烤著大地,樹上的知了也好像有點耐受不住這樣的酷熱,一個勁的在大聲叫著:熱呀!熱呀!

                  天實在太熱了,地面上沒有一絲風,天空中也沒有一絲云彩,空氣卻又潮濕的似乎能擠出水來,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桑拿天了。

                  雖說天氣炎熱,可雅加達街頭的行人卻一點不少,而且一點也看不出他們在這種天氣里逛大街有什么難受的感覺,顯然是在這里生活時間長了,已經習慣了這種炎熱的天氣。

                  其實,這時候的印度尼西亞還不叫這個名字,而是叫做荷屬東印度,雅加達也不叫雅加達,而是叫做巴達維亞,這里還是荷蘭的殖民地,荷蘭殖民者派遣的總督,把總督府就設在這座城市,而這里也是以后眾所周知的印度尼西亞的首都。

                  在這個遠隔塞班島幾千里外的東南亞第一大城市里,蕭峰卻溜溜達達的出現在雅加達的街頭,頭戴一頂草編的遮陽帽,鼻梁上架著一副墨鏡,上身穿一件制服襯衫,下身是一條紗籠式長褲,腳上穿一雙木底涼鞋,手里搖著一個芭蕉扇。他這身打扮,跟當地人沒什么兩樣,而那副悠閑的樣子,看上去就像一個當地有錢人家的闊少爺。

                  蕭峰穿的這身衣服,是半夜偷偷撬開一家成衣店的窗戶順出來的,他穿著這身衣服在這座城市里已經逛游了三天了,但他來這里的目的,還只達到了一半。

                  原來,在開完整編會議的當天晚上,蕭峰又把石牛、大熊、老鬼、陳天虎、薛正倫五個人召集到一起,開了一個小型會議。會議的中心議題只有一個:搶錢!到什么地方搶錢!他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錢,越多越好。

                  一開始的時候,所有人都一致認為:要想搶錢,而且還是搶很多錢,那就只有一個目標——日本!再去日本搶一次銀行。

                  這幾個家伙對上次搶日本銀行取得的豐厚收獲,一直念念不忘,現在蕭峰又提出這個問題,日本自然是他們的首選目標。

                  但蕭峰立刻否定了這個提議,理由就是:日本人也不是傻子,已經吃過一次虧,怎么還會讓你再來第二次?上次我們是打了日本人一個冷不防,整個行動才能順利成功。但有了上次的教訓,只怕現在日本的各大銀行早已是重兵把守,我們再想照葫蘆畫瓢去搞他一次,肯定要偷雞不成反而蝕把米,日本絕對不能去!

                  聽他這一說,這些家伙一下子就犯愁了,去日本不成,那就只有回中國了,可是日本在中國沒有什么大銀行,如果興師動眾千里迢迢的趕回去,搞來的錢還不夠路費,那可就虧大了。可除此之外,他們誰也想不出更好的主意,最后還是一齊看著蕭峰,只有他最見多識廣,主意又多,肯定能想出好主意。這也是他們對蕭峰依賴慣了,有什么難解決的事不去自己動腦子,一股腦兒的全扔給蕭峰,而且無數鐵的事實也早已雄辯的證明,他一定會有辦法!所以,這種習慣短時間內很難改過來。

                  看這些家伙又眼巴巴地看著自己,蕭峰不禁苦笑著搖搖頭。其實目標他早想好了,現在跟他們商量,只是想讓他們多動動腦子,別老是什么事都要依靠自己,可沒想到最后還是這么個結果。

                  沒辦法,蕭峰只好把自己的計劃端了出來,伸手在桌子上的海圖上一指說道:“這里,你們覺得怎么樣?”

                  眾人趕緊探頭一看,好嘛!跑赤道南邊去了,一個跟日本相距十萬八千里的地方——荷屬東印度——巴達維亞。

                  看到這個陌生的名字,所有人都是一怔,滿腹疑問的抬頭看著蕭峰。

                  “爺,我們去那里干什么?那里有沒有錢且不說,我們跟人家可沒有仇!”石牛最先打破了沉靜,看著蕭峰問道。

                  “自然是去弄錢了,這里可有一家很大的銀行——荷蘭銀行分行!”蕭峰看著石牛笑道,“你說我們跟他們沒有仇?錯!我們不但有仇,而且仇深似海,可以說比跟日本人的仇恨也少不了多少!”

                  蕭峰就把1998年印尼排華浪潮中印尼人對華人的暴行往前推了六十年,改頭換面的跟他們繪聲繪色的說了一遍。什么割頭游街、焚燒活人、割去婦女**、棍插婦女**致死,強奸更是家常便飯,殺死華人不計其數等等。這其中有一部分是他從以前資料上看到的,也有一部分是他根據日本人在中國的暴行想象出來的,只不過又臨場發揮了一下。

                  98年印尼排華浪潮中,那些印尼猴子對華人的暴行本來就非常殘忍,再加上蕭峰出色的口才這么一說,馬上就激起了這幫人的憤怒,當即拍桌子瞪眼睛的破口大罵,一直要求蕭峰帶他們去狠狠的教訓一下這群**養的荷蘭豬和印尼猴子,蕭峰的提議自然毫無疑問的得到了所有人的贊成。

                  其實,因為國內對印尼排華消息的封鎖,蕭峰對印尼排華的歷史了解不多,若是他了解的多一點,就用不著把98年的印尼排華暴行按到現在的荷蘭人和印尼人頭上了。因為早在1727年,荷蘭豬就伙同印尼猴子在雅加達制造了一場慘絕人寰的紅溪慘案,目的就是排華。在那場紅溪慘案中,整個雅加達城內一萬多華人幾乎被殺絕了,只有150人僥幸逃了出來。荷蘭豬和印尼猴子在紅溪慘案對華人的暴行,比98年印尼排華浪潮中的暴行有過之而無不及,遇難的華人人數則大大超過了98年排華浪潮。這次慘案,因為最大的華人屠殺點位于雅加達城西紅溪邊上,因此得名。

                  有了行動目標,接下來就是策劃行動了。因為事前沒有準備,更沒有偵察,蕭峰對這個時代的印度尼西亞和雅加達的情況也不是很清楚。因此,蕭峰決定先乘飛機去印尼上空轉一圈,先大略看一下印尼的地形,特別是雅加達周圍,更是要好好看一下,總得為部隊將來在雅加達登陸先選一個合適的地方。

                  石牛本來也想跟著蕭峰參與這次行動,上次去日本就沒他的份兒,已經讓他非常遺憾了,所以這次一聽到蕭峰又想故伎重施,心里就躍躍欲試,甚至有點急不可耐了。

                  可是,蕭峰馬上打碎了他的夢想。現在空軍剛剛組建,地勤人員和機械師還一個沒有,作為空軍最高長官,石牛必須留在這里,抓緊時間從野戰縱隊和新兵里面挑選一批人員,在最短的時間內,把他們培養成合格的空軍地勤人員和機械師。總不能讓飛行員駕著飛機上天打完仗,回來還得自己保養、維修飛機吧?

                  蕭峰這樣一說,石牛也就不再堅持,經過在美國一年多的歷練,他已經不再是當年的吳下阿蒙,拎得清孰輕孰重。不過石牛堅持要陪蕭峰乘飛機去印尼上空走一遭,撈不著親手去收拾那些該死的荷蘭豬和印尼猴子,在空中看看也好,再說蕭峰第一次搭乘空軍的飛機去干這么危險的事,他不陪伴在身邊,也不大放心。

                  石牛這份擔心,其實完全是多余的,因為荷蘭豬在印尼根本就沒有空軍,蕭峰坐著飛機在印尼上空轉上幾圈,只要飛機不出機械故障,幾乎一點風險都沒有。再說荷蘭本土現在早被德國人給打趴下,已經向德國人繳槍投降,這時候的荷蘭人恐怕早就顧不上他們的荷屬東印度了。

                  不過蕭峰沒有說破,對于石牛對自己的關心,他還是非常感動,也就不忍心拒絕他的這份好意。于是由空中加油機大隊大隊長陸風親自帶著一名飛行員,駕駛一架帶上足夠從塞班島到美國飛個兩個來回的燃油的空中加油機,載著蕭峰、石牛、老鬼三個人出發了。因為執行搶劫行動,肯定是特戰隊的活,為了到時便于指揮,作為特戰隊老大的老鬼自然要跟著去看一看了。

                  按照蕭峰的命令,陸風和另一名飛行員駕駛著空中加油機飛離塞班島海面,一直向西南方向飛去,飛過密克羅尼西亞群島的帕勞島,繼續一直向前,過了加里曼丹島和蘇拉威西島之間的望加錫海峽,又折而向西,沿著爪哇海和爪哇島之間的海岸線飛行大約700公里,就到了雅加達上空。

                  本來塞班島距雅加達直線距離不到四千公里,可是因為蕭峰要順便勘察航道情況,所以空中加油機一直沿著海圖上的航線飛行,這就使距離遠了很多,若不是空中加油機載油量驚人,誰也不敢這么玩。

                  印度尼西亞的國土由大大小小一萬七千多個島嶼組成,在亞洲是除中國以外,國土面積最廣的國家,想要全部看一遍是不可能的,再說也沒有必要。所以蕭峰只用了兩天的時間,在印尼的幾個主要大島上空看了一遍,然后就命令返航。

                  這次空中偵察,沒有遇到任何空中抵抗,雖然在地面發現了幾座兵營,卻也都規模很小。而這些兵營里的士兵看到天空飛過的飛機,先是感到驚訝,但接下來卻讓人大跌眼鏡,這些士兵竟然朝著這架國籍不明、來意不明的飛機揮手致意,根本就沒想到用炮火攻擊,也可能是沒有防空火力。還有讓人欣喜的,整個印尼國土范圍內的海域,除了有商船來往之外,他們僅僅在雅加達灣發現了一艘驅逐艦,看那艘驅逐艦殘破的摸樣,艦齡最少也有超過二十年了,能不能開得動還是兩說,荷蘭人在印尼的武裝力量實在不值得一提。

                  這次偵查的發現,讓蕭峰感到非常意外,荷蘭人在印尼的力量竟然這么弱小,實在讓人想象不到,按常理猜測,占領這么大一個國家,怎么也得有個幾萬十幾萬部隊,外加幾十艘艦艇吧?即使被占領的國家是一群猴子,也得多幾個人拿著棍棒才能嚇唬住不是?可是從發現的那幾個兵營的規模來看,荷蘭在印尼的駐軍加起來只怕也超不過一千人,當然沒有發現的不算。

                  這就讓蕭峰有了新的想法,一千只荷蘭豬都能牢牢的控制住這群印尼猴子,他若是帶上五百名自己的士兵,是不是也能取得同樣的效果呢?以后世他對荷蘭豬的印象來看,即使不算上他的特戰隊,僅讓野戰縱隊的士兵出手,兩只荷蘭豬對付他一名士兵,也絕對占不了上風。所以,這個問題可有點讓人感興趣!如果能把荷屬印度支那變成新唐國,那感覺一定很不錯!

                  ***************************************************************************

                  對于為什么命名“新唐國防軍”,大刀在置頂留言里做了一下解釋,各位兄弟有興趣可以去看一下。

                  34

                  第三百二十六章 新想法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