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光棍寡婦齊抗戰>《六十三》 人肉盾牌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六十三》 人肉盾牌

                  小說:光棍寡婦齊抗戰 作者:武者2009 更新時間:2010/3/29 20:10:57

                  四虎殺了馬大全,心里格外輕松。步子就飛快,想想當時那情景,就忍不想笑,那個破娘們挺有意思。都刀頂頭皮了還想著做那事,真他娘的騷。也是巧,馬大全這個雜種今天怎么正好在家呢,可能是老天有眼,故意安排我去殺他吧,現在終于報了滅門深仇。等過些日子跟大牛媳婦結了婚,再找機會把憲兵隊里那壇子元寶弄出來,嘿嘿。。。他一路跑一路想。太陽剛偏西就到了山口。

                  二愣子和王玫瑰他們早在山上看見他了。兩個人奔下來,忙問怎樣了,四虎一揚頭,得意的道:“一切順利,那個狗日的正好在家,我進去一刀就送他進了地獄。”他看看王玫瑰:“不過我沒殺他老婆半斤粉。”

                  二愣子和王玫瑰相視一抿嘴。對他道:“兄弟,你是個爺們。”

                  三人說說笑笑的就進了村。因為上次鬼子飛機炸毀了村里不少房屋,到現在有幾家的房頂還沒鋪上草,大伙都在那忙著呢。二愣子就讓四虎先去王玫瑰家吃點飯歇會,他要幫著蓋屋頂。

                  四虎見大牛媳婦也在人群里,就拍拍肚皮說不餓,也挽挽袖子幫著忙開了。

                  眾人干到天黑,要各自回家吃飯的時候,二愣子吆喝:“大家伙吃了飯都到王嬸家門前,我要跟大家伙透露一個好消息啊。”

                  大家伙一聽,忙嬉笑著問:“啥好消息呀,莫不是你要娶媳婦了?哈哈。。。”

                  二愣子臉一紅,看了身旁的王玫瑰一眼,見她也正咧著嘴瞅他呢,就笑呵呵的說:“快了,我若娶媳婦肯定忘不了讓老少爺們們來喝喜酒。不過今天這個事對大家伙,尤其是山外來的那些兄弟姊妹們絕對是一個天大的喜事。”

                  “啥事呀,快說。”有人忍不住了。

                  這時王玫瑰插嘴道:“現在這里人還不齊,大家伙先回去吃了飯,等晚上全村老少娘們聚齊了再說。”

                  眾人喊一聲好,連忙回家吃飯去了。

                  等到了晚上,王家大院門前已聚滿了老少婦孺。大家互相說笑著等好消息。

                  這時二愣子從王玫瑰家出來了,原本鬧喳喳的人群立時啞了聲。幾百雙眼睛同時落在他身上。他笑呵呵的打了個招呼,一步跨上門前的石磨,望了望黑壓壓的人群,高聲道:“大家伙都等急了吧,呵呵,我要告訴老少娘們的也不是啥好消息,只不過死了一條狗罷了。”

                  啊?就這破事呀。眾人一聽就鬧開了:“大兄弟,你光忽悠俺了,俺還以為是啥好事呢,急的連飯都沒吃飽就過來了。”

                  王玫瑰忙道:“大家伙別誤會,確實是死了條狗,而且是日本狗,今天被四虎哥到王戈莊里把它殺死了。”

                  “誰?”眾人齊問。

                  “就是馬大全那條大惡狗,大漢奸!”

                  “啊?”眾人一楞:“真事咋的?”

                  “這還能有假!是我親手殺了他的。”四虎頭一揚,聲如宏鐘。

                  “好----”老婆孩子齊聲吼,霎時場面炸開了鍋。

                  “那狗日的早該死了。他禍害了多少大閨女小媳婦呀,該零豁了他。”

                  “娘啊,這回俺算是解了恨了。。。”

                  “俺回家拿鞭炮去。。。”。。。。。。

                  黑壓壓的人群里是有哭的有笑的,情緒幾近失控。哭的是那些受難的姐妹們。笑的是終于為她們報了仇了。

                  正當王家山里的人們沉浸在激動歡呼中時。王戈莊馬大全的家里也熱鬧開了。

                  遺憾的是,四虎殺的那個男人并不是馬大全,而是偽軍中隊長花脖。原來,馬大全一早就帶領漢奸隊下鄉抓女人去了。花脖瞅準這個機會,就去與半斤粉廝混。結果陰差陽錯當了替死鬼。

                  到了天快黑了,馬大全才晃悠著才外面回來,一進院門發現家里沒點燈,就納悶:這死婆娘在家干啥黑窟窿咚的。喊了兩聲只聽見半斤粉在屋里亂哼哼。莫不是她病了?

                  馬大全幾步抄進家門,伸頭朝炕上一看,差點嚇了個半死,只見老婆光著個白花花的大屁股在炕上嗚嗚悶哼。忙拿洋火點了燈,燈光亮處,又見一人赤條著身子趴在炕地下。“哇靠,原來你這破貨是趁我不在家偷漢子啊,怪不得不敢吭聲呢,這是誰?你趴在地上我就看不見了?”說著上去狠狠就是一腳,只聽噗的一聲,那人竟連動不動,草,你這狗日的還真咬牙啊。馬大全更火了,猛地跳起來大吼一聲咣地跺在了那個人的腰上,心說不死也的半殘。起碼高位截癱。誰知那家伙還是趴在那里連哼都不哼。馬大全毛了,看來這小子功底深厚呀,不好,他忙從腰里掏出盒子槍,對著那人啪啪連開兩槍,聲音之大,連屋梁上的陳年老灰都震下來了。但那人還是沒反應。

                  馬大全倒是反映過來了,伸手猛力一翻,日,怎么是花脖?他驚呆了,再抬眼看看老婆半斤粉,手腳被綁,這才明白過來,家里被人抄了。

                  他上前幾下扯開綁著半斤粉的布條,順手啪啪的猛扇她撅著的大屁股,吼道:“你說,你在家招野漢子,誰抄了咱的家了,今天不老實交代,我決饒不了你這個破貨。”

                  半斤粉被捆的大半天里,早已想好了應對辦法,這時一把扯掉嘴里的破褲衩子,翻身怒吼:“草你娘,你昏徑了?花隊長是個好人呀,多虧他救了你一命,你這雜種還冤枉他。你不得好死呀。。。”她說著就嗷嗷哭起來。

                  咦?這下把馬大全搞糊涂了:“你快說,咱家到底發生了啥事。”

                  半斤粉見他入了套,就一邊哭著一邊描敘當時的情景:“今天晌午,花脖兄弟來找你有事,我說你出去了,他聽了剛想轉身走,外面忽然闖進來兩個大漢子,每人手里拿著一把刀,把花兄弟逼到了門上,問你就是馬大全嗎?花兄弟堅定的說:我就是,你們要干啥。一個黑臉漢子一聽,二話不說,上去就是一刀,花兄弟為你擋了一條命啊。。。你這雜種還不識好歹,反過來罵他,你傷天理啊,嗚。。嗚。。。”半斤粉又哭開了。

                  馬大全聽了半信半疑,眨巴著眼瞅瞅地下的死花脖,又望望哭成一團的半斤粉:“不對呀,若那樣你倆怎么還光著身子?”

                  聽聲音柔和了很多,半斤粉心里更塌實了,仰頭罵道:“你是個死人啊,那倆漢子把花兄弟殺死后,兩人嘀咕了一陣,又動手把我和他的衣服扒光了,是為了造成假像。怕我喊叫,就捆了我。。。我怎么這么倒霉呀,。。。你這死狗若不信,你看看老娘這里有男人的臭東西嗎?” 她沖著馬大全兩腿一劈,吼道:“你睜開那倆瞎窟窿好好看看。。。嗚。。。”

                  馬大全這回信了,趕緊堆著笑臉湊過來哄道:“老婆,我相信你。不過那倆人來找我干啥?你認識他們嗎?”

                  “都是你惹下的禍,那個人說他是高家的四虎,為了報滅門之仇,故意來殺你。”

                  啊?馬大全驚出了一身冷汗。這個高四虎聽說從大珠山逃出來后去了王家山里。現在找我報仇來了,不好,我若不快動手,怕要早晚死在那個土匪手里。他對半斤粉道:“你趕緊穿上衣服,我先去行動隊找幾個人來把花隊長抬走,然后再把情況報告給土肥原。”

                  說完,他急匆匆的出了門。半斤粉一看這王八很好糊弄,聽他走遠了,忍不住撲哧一下笑出了聲。

                  土肥原蛋蛋聽了馬大全的匯報,也大吃一驚,大白天,駐地卡子門都有兵把守,那些山里匪民怎么就混進來的?不行,我的小心些。他斜眼望著馬大全,點點頭道:“馬,你的情況我知道了,不過現在南方戰事吃緊,大日本皇軍還沒精力去剿滅他們。以后注意點,等主力部隊回來,我們再去端那些匪民的老窩,為你和花隊長報仇。”

                  馬大全一聽楞了,這狗日的分明是拿我的命不當回事,好,你不急我也不急。到時看看哪個孫子急。他哈腰出了辦公室。

                  第二天,老色鬼土肥原在屋里等到晌午,還不見馬大全送來女人,剛要派人去摧問,聽見門外一陣雜亂聲,好,花姑娘終于來了。

                  他忙伸頭望,馬大全一步闖進來敬禮道:“報告太君,花姑娘送到。”

                  “吆西吆西。呵呵。。。快送進來。”土肥原咧著大嘴,瞪眼望向了門外。只見兩個漢奸架著一個紅褂綠褲的女人就推到他面前。

                  咦?土肥原呆了:這是花姑娘嗎?怎么還滿頭白發?臉色也不對啊,那比大象還皺的皮膚怎么還抖動?更可怕的是,那嘴張開連牙都沒了呢。他正疑惑呢,突聽呸!的一聲,一口濃痰從那沒牙的嘴里射出,啪的一擊脆響,自己的臉上頓時糊了一大塊黏液。哇靠!土肥原大吼一聲,抽出指揮刀就把那個女人的腦袋砍了下來。霎時血霧四濺,驚的馬大全連連后退。

                  土肥原舉刀唰地卡在了他脖子上:“你的,良心,大大的壞了。”

                  馬大全連忙高喊:“太君啊。我們實在抓不到人了呀,這個老太婆還是兄弟們跑了20多里路從河溝里捉來的呀。您就湊合著用吧。”

                  恩???土肥原大怒:“花姑娘的去哪里了?你的快說實話。”

                  “太君,花姑娘的都跑王家山里藏著去了,我們抓不到啊。”

                  土肥原一聽“王家山里”這四個字,頓時象瀉了氣的皮球,咕咚一下跌坐在了椅子上。他不愿也不敢去惹那些“恐怖分子”。

                  但接下來的幾天里,行動隊連個老女人也抓不來了。這可讓土肥原耐不住了:一邊是滿山溝的俊俏花姑娘,一邊是他這個老色鬼瞪著眼干熬。連瘦脖子都伸出了三尺長,還是見不到花姑娘的毛。

                  不行,這樣下去還不得憋死?土肥原熬不住了,想去攻打哪個藏滿花姑娘的山溝。但他知道自己的斤兩,幾個作戰豐富的前任都沒能打下來,自己一個文職能攻破嗎?

                  他把馬大全找來,商量對策。馬大全早等不及了,一聽這個老色鬼要去打王家山里,心里暗暗佩服自己是多么的精明。

                  但老鬼子怕呀,怕一但打不下來,連累了自己的政績。馬大全哈哈大笑:“太君,我有一個絕頂的好辦法,保證能很輕易的攻進那個寡婦村。”

                  奧?土肥原蛋蛋小眼一瞇:“你的快說,什么好辦法,若打下那個山溝,我的報請鳩山聯隊長,給你大大的請功。”

                  馬大全大喜,若攻下山里,不但能殺了宿敵高四虎這個禍害,而且我在皇軍眼里也絕對成了紅人,以后這個老鬼子就不敢呵斥我了。

                  于是,他把自己早已謀劃好的計策說了出來,那就是出動皇軍,下鄉抓那些躲到山里的花姑娘的家人,把他們用繩子連成串,押到山口,逼他們上山,后面緊跟著部隊,山里的匪民寡婦絕對不忍心也不敢朝鄉民開槍,只要在后面驅趕老頭老太太們越過山坡上的狙擊口,那滿山溝的花姑娘就任皇軍挑了。

                  土肥原流著口水聽完他的計謀,不由的哈哈大笑,伸出大拇指:“馬鄉長,你的中國人里的這個。”

                  當天深夜,鬼子出動大批部隊,連夜下鄉抓了一百多個人,押回了駐地。第二天,浩浩蕩蕩的隊伍就開進了王家山里。

                  (下一章《大屠殺》)

                  6

                  《六十三》 人肉盾牌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