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戰斗日(傭兵的反抗)>第八節 格殺勿論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八節 格殺勿論

                  小說:戰斗日(傭兵的反抗) 作者:醉昆侖 更新時間:2009/12/28 17:14:12

                  你不可以說文明沒有前進,在每場戰爭中都是如此,他們總以新的方式殺人。----威爾·羅杰士

                  晚上十點,大伙準時醒來,其實我早就醒了,看響尾蛇他們無精打采的樣子,恐怕也沒休息好。因為美軍戰機對費盧杰可疑目標轟炸了一天,也他媽的不嫌累,現在還在轟鳴,不時有爆炸震動傳來,這樣的頻率絕不會低于350架次。相對的,我們的障礙也會減少許多。

                  重新處理傷口,再吃一頓熱餐,上帝之鞭剩余的二十名成員全部重裝集合,嚴格地說是二十四名成員。費盧杰人焦土抗戰的決心注定了戰事不會很順利,這次隊長讓專家帶上他那四只興奮的愛犬:一只比利時牧羊犬,一只杜賓犬,還有兩只瘦小的拉布拉多獵犬。與軍犬并肩作戰還是第一次,這些狗的作用我不得而知,專家又是個沉默寡言的家伙,這到讓我覺得頗有些新意,希望狗狗可以為枯燥的死亡主旋律添加點美妙音符。

                  我掃了一圈大伙的裝備,除了彈藥多,重武器多,戰術攜具臃腫外,最明顯的變化就是天使的武器,她放棄了慣用的BLASER(布萊瑟爾) R93狙擊槍,換成一支.408口徑的沙漠色M200遠程狙擊槍。女人的心思還真是難以琢磨,慘烈的巷戰在即,她卻換槍,而且是遠程狙擊槍。

                  隊長保持了一貫的簡潔干練風格,大手一揮:“殺光他們!”

                  隊伍出發。

                  夜色濃郁,天上一顆星都沒有,即使有也看不到,硝煙灰塵早已涂滿了整個天空。費盧杰就像一座煉獄,到處是燃燒的火光,沖天的黑煙,用熱像儀觀察,幾乎是一片紅色,而空中仍有戰機與武裝直升機巡航。一陣零星的槍聲傳來,表明已經有其他傭兵率先行動起來,這是個令人振奮的信號,大家不由的加快腳步向我們的目的地---第17區前進。

                  美軍這次對費盧杰上演“溫酒斬華雄”,戰術戰法的運用也是別開生面,在后勤基我們曾抱怨連個偵察任務都沒有,其實早就有人干了。就是薩達姆遺留下兩個營的特種兵---“沙赫瓦尼軍”,而負責指揮他們運作的正是薩達姆的情報頭子阿卜杜拉·沙赫瓦尼本人!

                  強龍依靠地頭蛇本是美軍無奈之舉,但這招取得的效果不亞于劉備摔孩子,對于這份信任沙赫瓦尼這老小子是感激涕零,收集回的情報水分極少,至少17區的情況與我知道的相差無幾,這個區最難啃的就是拉馬丹(齋月)清真大寺,也是河西最大的清真寺。

                  午夜時分,我們穿過了昨夜戰斗的廢墟,戰機也停止了轟炸,再往前就是第17區了。我能看見拉馬丹清真寺的宣禮塔,雖然這里未過幼發拉底河,不是費盧杰主城區,但是連片的民宅絕對算的上是打巷戰的理想場所。隊長安排了警戒哨,將大家攏到一塊,做出部署。

                  “我帶紅隊,教授帶藍隊,就從這里分別以順時針和逆時針運動,清理齋月清真寺外圍的據點碉堡,挨家挨戶仔細搜索,抵抗者、行跡可疑者,格殺勿論!然后在清真寺會合,動靜不要太大。祝大家好運!行動!”隊長一聲令下,兩撥人訊速分開鉆進夜幕之中。

                  我將極端武力捕鯨叉拔了出來,大伙都是同樣動作,周圍彌漫著一股冷冰冰的鐵血味道。戰場就是座核反應堆,人在其中將會發生慘烈的人格裂變,內心潛藏的殘忍暴戾將會無窮盡地放射出來!用槍殺人對于的傭兵而言已經沒有絲毫快感,唯有近距離的血腥搏殺方能滿足傭兵燃燒的殺戮欲望!我能感覺到隊友身上洋溢的那種熱情,同樣我也滿懷期待。

                  “教授,雷達顯示前面的人活動的跡像,不會少于十個,可能是一處據點,看上去像是有兩個哨兵,其他人好像在睡覺。”快接近一排民宅時,耳麥里傳來尖兵紅獵人的聲音,教授打出戰斗手語,示意大家放輕腳步,慢慢聚攏上來。

                  紅獵人手中拿的是利用超低頻電磁能技術實現隔墻探人的手持式“生命衛士”雷達,顯示器上波動的心跳是雷達通過探測人心臟跳動產生的超低頻電磁能確定出的準確位置,可以穿透金屬、墻壁、沙地、深水,在無混雜信號的環境中作用距離是500米,這種被動式裝置不會被敵人發現,也不會被任何已知的系統干擾。據說還能區分人和靈長類動物所產生的低頻信號。

                  這玩意兒實在是為對付費盧杰人量身訂做的殺手锏,在它面前地道將會無處遁形。教授又拍拍PDX戰術背囊,里面裝的是龍眼無人機,低聲戲謔道:“你不可以說文明沒有前進,在每場戰爭中都是如此,他們總以新的方式殺人。”

                  這句話真他媽的有道理!

                  紅獵人再次掃瞄一遍,確定附近沒有敵人同伙,教授沉聲道:“響尾蛇、瘋狗打掉暗哨,提供掩護,紅獵人、PDX、可樂、泡菜左邊,其余人跟我解決右邊。動作安靜訊速,GO!”

                  隊友們將步槍、機槍全部背在身上,幸福地擦拭著軍刀,有的還掏出手槍。我恨恨地收回我的捕鯨叉,與響尾蛇無奈地點點頭。響尾蛇飛快躥上一堵矮墻,我選了就近一棵高大的棕櫚樹,攀上去,安上消音器,架好SG550,在瞄準鏡里隊友們像幽靈一樣向院落摸去。房間沒有燈光,院子里漆黑一片,而房頂兩個傻瓜一樣的家伙毫無查覺,我慢慢將十字線壓在機槍手的腦袋上。

                  “機槍是我的。”

                  “那我打AK好了。”響尾蛇也報出自己的目標。

                  “紅獵人就位!”

                  “動手!”教授的聲音短而有力,就像甘露一樣滋潤我心田。迫不及待地扣動扳機,肩膀輕輕一震,“咻”地一聲,MK262法拉利彈飛出槍膛被機槍手的腦袋擋住去路,子彈無情地咬碎天靈蓋,機槍手身體一歪,氣絕身亡。此時從拋殼口飛出的彈殼在空中劃了道優美弧線才穩穩落地。而響尾蛇的槍聲同樣密不可聞。

                  繼續盯著瞄準鏡,我不太過癮地吐了口氣:“清除!”

                  “安全!剩下的該是我們的觀賞時間了。”響尾蛇的話音剛落,教授握著冷光森森的索林根匕首像只老貓一樣敏捷地攀上墻頭,其他人同樣身手不凡,輕飄飄地落入院中,分別撲向兩個房間。

                  在我將要為這些可憐的恐怖份子祈禱的時候,遠處一陣干巴巴的AK槍聲讓我皺皺眉頭,所有人都在心里暗罵,壞我們事的王八蛋!本來可以不費吹滅之力搞定的事怕是要費點力氣了。

                  果然,房間里發出一絲孱弱的光,敵人要起來查看情況,大伙也將計就計,紛紛矮身躲在房門兩側,等這幫敵人出來受死。我急忙用分劃板的圓圈套住房門,掩護教授,響尾蛇掩護紅獵人。

                  不過對于我的好意,有人并不領情。爵士在窗下揮著他手中價值不菲的古董,當年他祖上東征耶路撒冷的戰利品---大馬士革短刀,他用刀身上明晃晃如行云流水般的穆罕默德紋向我傳遞一個信息:他們自己搞定!

                  “OK,但愿你別給十字軍丟臉,否則你家祖墳會冒黑煙的。”我罵了一句,爵士還我一根中指。

                  第一個抱著槍沖出房門的恐怖分子還沒辯明槍聲方向,便被轟炸機用鋒利的防御大師Razorback(剃刀鯨)削斷脖子,鮮血飆出七八米,尸身癱在地上慢慢變臭。教授、內姆旺與爵士如法炮制,不到兩分鐘,干掉五個大活人。這時耳麥里也傳來紅獵人的聲音:“安全!”

                  濃烈的血腥味刺激我心臟狂跳不已,我從樹上滑了下來使勁抽著鼻子猛吸兩口飄散在空氣中的精神鴉片,然后快速趕上去與教授合會。他們已經將尸體和敵人的武器處理完畢,轟炸機悠然地嚼著口香糖,紅獵人又開始擺弄他的“生命衛士”,內姆旺與挺愛干凈的教授現在聞起來就像兩包撕開口的血漿。

                  看著身上的血跡,教授厭惡地咧咧嘴,“好了,現在我們要繞著齋月清真寺逆時針運動,盡可能在天亮前與大衛他們會合,行動!”

                  接下來的游戲了無新意,但罪惡感十足,僅次于當年日本畜生的“三光”政策,對第17區來個大掃蕩。費盧杰的居民是走了八九成,但還是有人留了下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而我們也不問什么原因。除了老弱病殘,婦孺兒童,家里藏有槍械的成年男人都算做可疑目標,于是槍聲與慘叫成了我們與費盧杰人相互打招呼的禮貌用語。

                  踹開一戶戶房門,搜查一個個房間……

                  我殺了四個“可疑”的人之后,實在無法忍受婦孺兒童那審判的目光,那種絕望的驚叫哭泣像刀子一樣凌遲著我的靈魂,我的心像夜色一樣沉重。沒想到我也成了畜生,不折不扣的畜生!我不敢再享受血腥與殺戮,我逃了出來,在冰冷的夜里抱著狙擊槍為隊友提供掩護。

                  這是件辛苦且費時間的工作。掃蕩完半個17區,已是凌晨四點半,氣溫很低,而且有風,幸好作戰服上掛滿敵人的鮮血,這種像稀漿糊一樣液體很意外地起到了保暖隔風的作用。

                  戰斗就像赴宴一樣,通常大餐都在后面,一行十人拖著疲憊的步伐開始向齋月清真寺迂回。前進中,隊長的聲音響徹耳邊:教授,藍隊到位沒有?

                  教授清清嗓子道:“最多十分鐘,剛解決了一大堆麻煩。”

                  “太好了,事實上,我們的麻煩才剛剛開始,來了先碰個頭吧。”隊長收了線,大伙面面相覷,隨即又都笑了,沒麻煩還要傭兵干嗎?

                  隊長說的麻煩就是齋月清真寺。費盧杰人知道與美國人結怨甚深,必有一戰!本來八月份就該開打的,也許是我給哈迪達出的主意使美國人知難而退,又或者美國人自己準備的不充分而不了了之。現在進了十一月,美國人準備好了,費盧杰人也準備了。恐怖份子將齋月清真寺和周圍的民宅用石塊銜接并做了加固,就像一座小城堡,百米外還有防御工事,崗哨密布,狙擊手、機槍手嚴陣以待。

                  觀察之后,大伙都犯愁,說清真寺固若金湯也不為過。至少以偷襲清除外圍據點的方式已經不可取了,他們不傻,這一夜的槍聲就沒斷過。若憑我們手中的火力強攻下來談何容易!教授擰著眉頭問:“有多少人?”

                  “雷達顯示不少于100人,可能有少數平民,追龍戰車進不去,暫時還不能確定。”隊長抿著嘴唇道。

                  教授一扭臉:“PDX,放飛機,必須搞清楚敵人兵力及火力部署。”

                  PDX做了個OK手勢,從戰術背囊里拿出分解狀態的龍眼無人機組裝起來,這家伙以前用過,手法嫻熟,六七分鐘后組裝完畢,然后他又掏出筆記本(地面控制站),噼哩啪啦為無人機編寫行動路線以及回收的時間。接下來的動作大家都熟悉,我感到既親切又不可思議。PDX就像我們小時候扔紙飛機一樣將龍眼無人機拋投出去,空中一陣微弱的嗡鳴,竟然起飛了。

                  呵呵,有意思!

                  隊長與教授全都湊到筆記本面前,等待龍眼傳輸回來的戰場信息。龍眼的確沒有讓我們失望,晝夜、紅外兩部攝像機將大量的現場照片及時傳送到筆記本上,刷新的很快,照片也很清晰,小小的煙頭都難逃其法眼。科技真他媽的好啊!

                  “要是美國佬給我們每人配一架多好,保證天下太平。”我天真地想。

                  “什么?”PDX放下鼠標瞪著一對牛眼,“上帝啊,你知不知道這個小家伙造價是10萬美金,比我們的傭金都高。每人配一架!想啥呢?全伊拉克總共只有35架,雖然全調到費盧杰,可上帝之鞭能分到這一架也是看隊長的面子。你以為?”

                  “哦,當我沒說,你們繼續!”我沖著PDX翻翻白眼閃一邊去了,他奶奶的,真受不了這些搞技術的,一個比一個牛叉。

                  我和惡棍他們打屁的工夫,龍眼已經完成偵察,經過分析,齋月清真寺里至少有八十名武裝人員,.50重機槍有三挺,輕機槍四挺,狙擊手(不專業的)有四個,RPG三具,炮擊炮、無后坐力炮各一門,其余全是突擊步槍。強攻?想都別想!除非想傷亡殘重。隊長不假思索直接接通前線指揮部(陸戰一師師部指揮所)。

                  “前線指揮部,……”無線電里是一個甜美的女聲。

                  “上帝之鞭請求派遣空中支援,轟炸第17區的齋月清真寺,里至少有八十名恐怖分子,火力配置很猛,一旦接火,敵人的增援會在四十分鐘到位,對峙下去對我們不利。”隊長語速飛快地表明意圖。

                  “駁回請求!清真寺不在轟炸之列。”

                  “狗屁!如果扎卡維在里面,你們也不轟炸嗎?你滾開,馬上叫納敦斯基少將說話。”隊長開罵,無線電便換了個男聲:“我是陸戰一師理查德·納敦斯基少將。”

                  “將軍,我是大衛,請求轟炸齋月清真寺,馬上!里面至少有八十名窮兇極惡的恐怖份子,如果AC-130到位,半個小時后,我保證你可以讓伊拉克安全部隊接手這里。”

                  “大衛,實在抱歉,我們不能轟炸清真寺……”

                  “老伙計,想想今年四月吧,難道還要鎩羽而歸嗎?你我之間最好別扯那些該死的官僚切口,如果兩天后你仍不轟炸清真寺,我肯定會得明年的諾貝爾和平獎。”

                  “哈哈,你能開玩笑我很高興,兩天后的事要兩天后才知道,不是嗎?大衛。至少‘幻影憤怒’未開始前,轟炸清真寺是要受國際社會譴責的,阿拉維不高興,我們的總統大人和國防部長也會非常不高興。大衛,別為難我,我可以派遣AC-130幫你們解決清真寺周圍,至于清真寺就要看你的了。祝你們好運!”

                  納敦斯基收線了,我想起一句話:當了婊子還想立牌坊。費盧杰戰事已經進展到這個份了,還他媽的藏著掖著,假仁假義。

                  “真他媽的荒唐,怕譴責來伊拉克干嗎?這幫吃屎長大的官僚!”隊長非常惱火,但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正是傭兵的座右銘,雇主難伺候也得伺候!隊長又通知接近清真寺的人后撤,待轟炸過后再做打算。

                  不到五分鐘,空中傳來巨大噪音,我下意識地挪挪身子,對方已經接通了我們的無線電,“上帝之鞭,這是野豬二號,收到請回答。”

                  隊長急忙答話:“這是上帝之鞭,請講。”

                  “下面情況怎么樣?隊長。”

                  “不太樂觀,敵人縮在蟻巢里,我們啃不動,需要你們扯開包裝。”

                  “看上去的確很像蟻巢,但我只能幫你們清理外圍,挨得太近了,這是個有點難度的活,不過不是問題,目標確認!”

                  “干吧,小伙子們。打準點!”末了隊長仍不忘叮囑一遍,讓我們心里很感動。

                  AC-130空中炮艦稱得上是姜老而辣,即使在名機如林的美國空軍也是戰功彪柄,而且吃得多,拉得更多。看過戰爭電影的朋友應該對它揮彈如雨的場景印象深刻吧,它一分鐘發射的彈藥足以與一個步兵營在整場戰役中消耗的彈藥相比。不過,它看上去笨拙臃腫活像只呆頭鵝,毫無美感,但它卻有著驚人的毀滅力量!

                  此時的天空已退成藏青色,AC-130肉眼可辯,它正在空中盤旋打轉,尋找最有利的攻擊角度,機載的兩門25MM五管加特林機炮與一門40MM博福斯機炮,還有加裝反后坐力裝置的105MM迫擊炮均在機身左側。當然,105MM迫擊炮就用不著了,如果炮手支持共和黨的話。

                  “城堡”上火光一閃,一道十多米長的火焰帶著火箭彈彈體發動機那獨有的哨音惡狠狠地撲向空中老邁的AC-130,從令人嘔吐的速度可以看出是RPG-7!這幫壞脾氣的原教旨主義者被耀武揚威的空中炮艦激怒了。可惜RPG-7只有區區三五百米的有效射程,空中炮艦依然悠閑地飛來飛去,脫離目標的RPG-7仰天長嘆之后就羞愧自爆了,到是嚇得我們抱頭縮進掩體躲避凌空激射的碎片。

                  一不做,二不休恰是恐怖份子的墓志銘,三名壯漢索性架起重達33.5 公斤的德什卡.50重機槍,德什卡最大對空射高為2500米,到也是個不錯的想法。只是他們并未如愿,他們的不自量力換來空中炮艦的雷霆之怒!這只笨鳥傾吐出靈巧致命的火舌,兩門25MM五管加特林機炮咆哮起來的聲音幾乎蓋過空中炮艦上四臺阿里訊T56-A-15渦輪螺旋槳發動機的噪音,摧枯拉朽般的火力肆虐之處敵人未及慘叫便粉骨碎身,只見原本固若金湯的城堡上石塊、槍械和人的零件滿天飛揚……

                  加特林機炮與博福斯機炮輪番上陣,這種瘋狂到變態的火力是人力不可抗拒的。事實上,敵人甚至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刺鼻的肉焦味一個勁地堵著鼻孔,這個清晨真主他老人家若醒來,聞到的就是這個味。

                  大約五六分鐘后,AC-130停止了粗暴的嘶吼,繼續紳士般地盤旋打轉,我知道他們在評估轟炸效果,這種敬業態度比F-15那個不長眼的王八蛋強一千倍。

                  “野豬二號呼叫上帝之鞭,聽到請回答。”

                  “講吧,孩子。”隊長換了付和藹的口氣。

                  “隊長,清真寺外圍摧毀程度超過90%,包裝已拆封。”

                  “干得漂亮!小伙子們,真想請你們喝一杯。”

                  “下次吧,祝你們好運!”炮手在空中遙敬一個軍禮,AC-130呼嘯而去。

                  濃煙灰塵中城堡外墻已是殘破不堪,防御工事盡數被毀,隊長放下望遠鏡,拉動槍機嚴肅地說:“上帝發怒的時候就會將鞭子無情地抽向他的敵人,現在正是上帝檢驗我們勇氣的時候!響尾蛇、天使、芙蕾雅、瘋狗尋找制高點掩護進攻,轟炸機、劍齒虎準備M136(瑞典產AT-4便攜式一次性火箭彈,美軍編號為M-136),其他人準備沖鋒。訊速凌厲,不惜彈藥!抵抗者格殺無論!GO!GO!GO!”

                  上帝之鞭展開攻擊隊形殺氣騰騰撲向齋月清真寺,受到重創的敵人當然不會坐以待斃,紛紛從廢墟里爬起來掀開同胞的尸體拿起武器做殊死抵抗,其中有年邁的老者,也有乳臭未干的孩童。躲過轟炸的狙擊手再次登上宣禮塔,用玉石俱焚的精神阻擊我們。

                  惡戰開始了。打響第一槍的正是敵人的狙擊手,擊中轟炸機腹部,轟炸機悶哼一聲,鮮血飛濺,M136脫手而出。

                  該死!我暗罵一聲,移轉槍口,只見黑森森的槍管卻不見人,這個王八蛋很會躲,“沒射界。”耳麥里傳來的希伯來語謾罵說明響尾蛇也夠不著。到是奔跑中的天使一招酷斃的回頭望月將費盧杰人射于塔下,真是站樓頂尿尿---高啊!

                  .408口徑的彈頭重達419格令(27.15克),兼具.50子彈的威力與.338子彈的精度,據說在2200碼(2000米)外還可以超音速飛行,威力驚人。因此,這名狙擊手下場是悲慘的,他不該招惹M200,更不該招惹天使。最終他的尸身連著1/5的腦袋倒飛進清真寺。

                  解決了一個小麻煩,戰斗繼續。敵人在歇斯底里的射擊,見了血的傭兵同樣獸性大發,AK47、G36、M240、M249、加利爾、AUG、FN、M4、榴彈紛紛開火,震耳欲聾,四支狙擊槍也如毒蛇般頻頻吐芯。槍林彈雨中醫生已將面色慘白的轟炸機像拖死狗一樣拖到一個角落里,實施搶救。他雖然掛不了,但肯定沒戰斗力了。

                  我只開了六槍,隊友們已經踏著廢墟尸塊沖上外墻,未遇像模像樣的抵抗便殺入清真寺。爾后,我失去視界,不過槍聲減少,慘叫聲變大變多,里面發生什么事,你該想的到,去聞聞空氣中的血腥味吧!

                  五六分鐘后,一切歸于平靜,除一小部分敵人逃脫,大部被殲,隊長安排人手建立防線,通知我們進入清真寺,稍事休整。

                  清真寺,我見過許多,不過里面是什么樣子我卻不得而知。對于穆斯林來講,清真寺是神圣的;對于我們這些異教徒來講,它又是神秘的。拿下第17區的戰利品就是滿足了我這點小小的好奇心,我抱著SG550狙擊槍堂而皇之地走進齋月清真寺。

                  每走一步,腳下必有“吱吱”聲,我低頭看一眼,原來是鮮血浸泡的地毯所致。

                  據我所知,內姆旺、可樂也沒有進過清真寺,不過今天他們顯然沒有興趣瞻仰神跡,當然也不會向真主祈禱,他們正向一大堆尸體肉塊肉片潑灑汽油。爵士懊喪地裝好通輯名冊,然后用紀梵希(GIVENCHY)火機瀟灑地點了根煙,并順便點燃了焚化堆,頃刻之間便燃起熊熊烈火,黑煙撲天蓋地,惡臭刺人鼻息。

                  我不得不點根煙,對沖一下,心中的好奇也蕩然無存。

                  火光中閃現的曾是一百多條鮮活的生命,他們走了,踏著狼煙烽火投向真主的懷抱!他們中有些人還很年輕,卻早早失去了生存的權利,就連投降的資格也被取消。

                  2004年11月5日的清晨對于地球上大多數人來講是和平安詳的,但對于這些意志頑強、可歌可泣費盧杰人確是極不公平。不過,或許虛擬的天堂要比真實的費盧杰幸福得多。

                  2

                  第八節 格殺勿論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