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五九章 還槍(一)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五九章 還槍(一)

                  小說: 作者:最后一名 更新時間:2010/1/18 20:01:17

                  南麻圍城一結束,當知道共軍已經撤離后,胡從俊馬上下令全師隨后追擊,雖然這道命令下得晚了一點,但是也很有一些收獲,一一八旅便在泥淖之中繳獲了一門山炮和兩輛汽車。在追擊的過程中,整編十一師在北張良、北石臼等地與北援過來的整編第九師相遇。又隔了一日,整編二十五師與整編六十四師也到達南麻。到二十四日,南麻附近的解放軍部隊基本已經被肅清,便是沒有來得及撤走的,此時也成了國軍的俘虜!至此,大家總算是徹底地平復了過來,這場戰斗最終以艱難的勝利告終

                  當胡從俊開始整理部隊的時候,才發現此時三萬人的整編十一師,已經有四千五百人傷亡,其中陣亡就高達了兩千余。而在整編十一師所應對的整個陣地上,根據估算,解放軍的傷亡也應該高達一萬一千人左右。在整編十一師的三個旅中,以十八旅的傷亡最大,有兩千五百人傷亡,占了所有傷亡的一半。十八旅在經過此一戰后,顯然急需休整。

                  而事實上,對于南麻戰役的結果,國共雙方都各執一詞,解放軍的戰史上稱殲滅整編第十一師五千余人,另殲整編第二十五、第六十四、第九師合約四千余人,共計九千人左右,而自身傷亡也在一萬余人。而國軍的戰報稱斃傷共軍二萬余,生俘三千余人。實際上雙方的戰報都有水分,為了體現自己的勝利而將戰果擴大,將自己的損失減少,這也是人之常情。如果綜合雙方的統計,國軍應該損失在八千到九千人,而解放軍大約是在一萬四千人左右。

                  不管怎么來說,很顯然,這次戰斗解放軍方面是打了敗仗,而國軍方面取得了一次難得的勝利。為此,蔣委員長也欣喜不已,將這份戰報立即通電給了此時各處作戰的國軍,以示鼓勵,當然同時也在電報中大大的嘉獎了一番整編十一師的將士們,尤其是對師長胡從俊,在全軍通電表彰。

                  而此時,在魯西南的羊山集,解放軍的劉鄧所部,依然死死圍困著宋瑞珂的整編六十六師,而第一兵團的另三個師也基本被劉鄧大軍所殲滅,戰事緊張得令人喘不過氣來。

                  身處于陜北的中共中央也同樣被感艱難,此時他們還在承受著國軍胡宗南所部的壓迫。七月二十三日,毛澤東再一次催促在魯西南已經打了二十多天仗的劉與鄧,電道:“劉、鄧對羊山集、濟寧兩點之敵,判斷確有迅速攻殲把握,則攻殲之,否則立即集中全軍休整十天左右,除掃清過路小敵及民團外,不打隴海、不打新黃河以東,亦不打平漢路,下決心不要后方,以半個月行程,直出大別山,占領大別山為中心的數十縣,肅清民團,發動群眾,建立根據地,吸引敵人向我進攻打運動戰。”與此同時,毛澤東還要求華東野戰軍和陳賡謝富治集團配合向中原推進,共同實施戰略進攻的任務,并規定陳謝集團挺進豫西后,歸劉鄧指揮。這一部署,是毛澤東整個中原逐鹿宏偉戰略的關鍵,也難怪他如此得催促劉鄧大軍的挺進。

                  陳毅、粟裕接到中央要求華東野戰軍配合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的命令,也感到責任的重大,此時剛剛結束南麻戰斗,而華東野戰軍在魯南與魯西南的戰斗也很不理想,這個時候,眼見著李彌的整編第八師已經占據了臨朐城,依據粟裕的見解,華東野戰軍七月分兵,內線外線同時出擊,只要是打好了每一次戰役,殲滅敵人的有生力量,把國軍數十個旅牢牢地粘在山東戰場上,那么就是對劉鄧大軍南下挺進的最好支持。當下,與陳毅等人計議定后,決定對此時占據臨朐城的整編第八師發起進攻,準備一舉將其殲滅,順便著打通渤海與魯中解放區的聯系。

                  七月二十四日黃昏,華東野戰軍的二、六、七、九四個縱隊在從南麻撤出后兩天,再一次對臨朐的整編第八師發動了攻擊,戰斗從一開始打響就異常得激烈。

                  李彌的整編第八師原來駐守在膠濟線的濰縣,那是個重要的交通樞紐,整編十一師在南麻被圍后,才奉命南向馳援南麻,李彌親率著六個團進軍,但是行軍的時候卻是異常得拖拖拉拉,走了幾日,先鋒部隊還沒有抵達臨朐。二十一日華東野戰軍從南麻撤退之后,國軍的偵察機已經發現這些撤出的部隊正在向臨朐方向移動,馬上向上報告。在接到報告后,蔣介石親自電令李彌,要求整編第八軍迅速占領上下五井、蔣莊一線的山口,堵住陳粟大軍的北上,以求和華東野戰軍背后尾隨而來的整編二十五師、整編六十四師、整編第九師一起,在山區內合圍將其殲滅之。此時的整編第八師,還在臨朐東北的鄭母、龍崗一帶。李彌接到命令之后,于二十三日當天率師部和三個團于中午進入臨朐縣城,其余三個團移動到靠近臨朐城東和東北方向上的一些高地。

                  在進入臨朐的時候,城內的三個團并沒有構筑防御工事,因為按照計劃,他們還要繼續南下去上下五井、蔣莊。

                  對于這個整編第八師,華東野戰軍也多有接觸,幾次大仗打下來,這個整編第八師吃了不少的虧,所以在陳毅粟裕等人的印象中,這只是一支二流的部隊,根本沒有將之放在心上。

                  正是因為輕敵與盲目的樂觀,所以帶來的后果卻是慘敗。

                  戰斗剛剛打響的兩天里,華東野戰軍打得還比較順利,奪下了城北的粟山與盤龍山。盤龍山的守軍營長在逃回后,被李彌下令槍決。其后,在攻奪東面的朐山時,華東野戰軍遭遇了那里守軍的頑強抵抗,便如同攻打南麻沂河南岸的古泉圍寨一樣,幾日也沒有打下這個彌河東岸的制高點。朐山可以俯瞰全城,正是因為這個重點陣地一直沒有攻陷,其后的戰斗便顯得異常得蒼白。雖然有幾次解放軍突入到了南關與北關,但是在整編第八師的臨時趕造的工事面前,還是一籌莫展。而更加嚴重的是有一個團攻入西門后,便被守軍封堵在了城內,成了甕中捉鱉,兩百多人被俘。同一時期,城東的彌河水漲,根本無法徒涉,這就一如南麻的沂河一樣,許多的解放軍戰士在過河的時候,被大水沖走。

                  戰斗從二十四日黃昏開始,一直打到了三十日,解放軍依然沒有能夠突破整編第八師的核心陣地。而此時,雖然阻擊南線國軍援軍的二縱部隊十分出色,但是在對方三個整編師的強攻之下,在支持了司令部要求阻擊的天數后,不得不撤離。介于國軍援軍的趕到,陳粟所部的華東野戰軍也只好再次放棄臨朐,退向膠濟路之北地區,一部前往膠東地區休整,主力渡過黃河進入惠民地區。

                  臨朐戰役,國軍傷亡五千人左右,而華東野戰軍的傷亡卻高達一萬一千人,這還是華東野戰軍自己的統計。

                  但是東方不亮西方亮,在陳粟兵團還在臨朐鏖戰的時候,七月二十八日,魯西南的劉鄧兵團終于攻破了羊山集,整編六十六師被全殲,師長宋瑞珂被俘。劉鄧大軍在取得魯西南的大勝之后,馬上回避四面合圍而來的國軍各部,在經過短暫的休整之后,并在華東野戰軍五個縱隊的配合之下,跳出了國軍的包圍圈,于八月七日晚開始行動,十一日已經越過隴海路,進入黃泛區,直奔大別山而去!

                  整個中國的戰局,從這個時候開始,突然出現了一個根本的轉變!

                  ******************

                  當整編第八師被華東野戰軍包圍,四處向友軍求援的時候,整編十一師還在南麻,接到李彌的那封求援電報,胡從俊有些左右為難起來,這個時候的整編十一師剛剛經過大戰的洗禮,各部損失都很沉重,而且彈藥雖然有所補充,但是并沒有到位。可是整編第八師的確是因為過來救援自己才會被解放軍所圍,如果不去救援,便是在道義上也講不過去的。

                  “我看這樣吧!”楊濤首先出著主意:“我們可以去向上面陳詞,如果徐州方面要我們去救援,我們就應該立即動身前往;如果上峰要求我們原地待命,那么我們也只好遵照執行了!”

                  大家都表示同意,尤其是覃旅長,此時十八旅受創最為嚴重,他當然不希望再去打這一仗的。

                  張賢卻道:“師座,我認為,投之以桃,報之以李;既然整編第八師是因為我們的原因而被共軍所圍,那么,我們就應該毫不猶豫地全力以赴地趕去救援,這根本無需向上峰請示。如果向上峰請示的話,便是從陳總長那里,肯定也不會讓我們整編十一師再去打的!”

                  張賢說得是實情,此時陳總長陪在蔣委員長的身邊,親自在指揮山東的兩處作戰,整編十一師是他白手起家的資本,在整編十一師受到巨創之后,他當然不可能再讓整編十一師去涉險。

                  這一次,胡從俊顯然還是十分自私的,卻沒有采納張賢的主張,而是采用了楊旅長的建議,向上峰進行請示。

                  果然如同張賢所預料的那樣,徐州方面命令整編十一師繼續守在南麻,以整頓軍務為要責。接到上峰的電報,胡從俊卻是長出了一口氣,馬上回電臨朐的李彌,只說是上峰不讓十一師輕動,同時又鼓勵安慰了他一番,并且告之上峰已經派出了救援的部隊。說得極為客氣,但是,在張賢看來,這一切又都是如此得虛假做作!

                  在臨朐戰役的后期,眼見著解放軍已然是精被力竭的狀態,而作為援軍的國軍三個整編師已經到達臨朐戰場,此時的戰況可以說一目了然了,這個時候,胡從俊有些后悔起來,如果整編十一師也能夠出擊,那么對于即將到來的勝利,他也可以分得一杯羹,這也是錦上添花之舉。當下,胡師長馬上又向上峰提出建議,堅決主動地要求整編十一師也去策應整編第八師的臨朐之戰,并且已經令一一八旅和第十一旅做好了準備。

                  上峰的電令很快又傳了回來,果然同意了他的要求,命令整編十一師派出兩個旅去策應整編第八師。胡從俊領命后,馬上召集起一一八旅與第十一旅,親自帶領著向東北的臨朐撲去,哪知道剛剛到達三岔店,便接到了前方的戰報,告之共軍已然全數敗退,各部隊正在奮力追擊之中。

                  到這個時候,胡從俊不由得跺起腳來,悔聲不迭地對張賢道:“阿賢呀,我真是后悔沒有聽你的話,要是我們早幾日進入戰場,那么這場勝利我們也有份了!”

                  張賢看著胡從俊的模樣,不由得搖了搖頭,嘆了一聲,道:“師座,什么時候你也這般得喜歡爭功起來?這次你帶兵出來,恐怕并不是為了爭功吧?”

                  胡從俊怔了怔,驀然“噗哧”地笑出了聲來,指著張賢罵道:“你們鬼精靈的,看來你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蟲,我什么也瞞不住你!”說著,同時又經不住地嘆了一口氣,悠悠地道:“是呀,阿賢,你說得對呀,投之以桃,報之以李!如果我們這一次真得按兵不動,那么將來只怕會有人戳著我的脊梁骨罵我忘恩負義,將來要是再碰到南麻這種情況,只怕別人也不會這么盡力地過來解救了!唉!打仗其實就是和做人一樣呀!難啊!”

                  張賢點了點頭,胡從俊其實從開始的時候,內心里就不愿意再出兵征戰,他想要整編十一師真正的休整,在接到上峰的命令時,那對他的確是巴不得的。而在觀察到臨朐的戰斗已經打得差不多馬上要結束的時候,他又立即請命出征,其實就是做給人看的,給人的一種印象,就是他努力地去求戰。他的目的并不是真得要去爭功,而是為了去還債!

                  想到這里,張賢忽然感覺自己和胡從俊比起來,簡直太稚嫩,太簡單了,缺少的正是他的這份老謀深算、這份圓滑世故。

                  23

                  五九章 還槍(一)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