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命運>第一百零一章(下)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一百零一章(下)

                  小說:命運 作者:憤怒的玫瑰 更新時間:2008/12/23 9:11:01

                  肖鵬并不是沒有意識到麻煩會出現,而是從骨子里討厭官場的爾虞我詐,過于清高,對這些不屑一顧,因此譚潔的規勸不可能在他的身上起作用。在他的思維中,現在要做的頭一件事,是打聽出彭述懷的下落,然后想辦法把他救出來。憑他的政治敏感早已經意思到,不管彭述懷叛變不叛變,鬼子都會利用這件事大做文章,都會打這張政治牌。從特委的安全著想,從冀州未來的工作著想,這件事都刻不容緩。因此,雖然他派出了幾路人馬去探聽彭述懷的下落不算,還給王船山下了死命令:不管彭述懷押在哪,他都必須到他關押的所在地,做好全面營救的工作。為此,田亮剛剛回來,他都沒容他喘息,就交給他一向秘密的任務,讓他暗暗的挑選十幾個人,組織營救小組,隨時待命。第二件事是命令楊萬才,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搞到西藥,哪怕是偷,是搶,弄不來藥材,老賬新賬一塊算——在突圍時他擅自行動,違反命令。第三件事,派何振梁和張大伯秘密的潛回西河,查清小野在根據地干什么,查清被捕的村干部,都有哪些變節了,關押在什么地方,肖鵬還是想把他們救出來。第四件事,組建秘密武工隊,準備冬季的對敵斗爭。這件事由吳兵負責,專門挑選那些有特長的戰士參加。當他忙碌這些具體事情的時候,哪里還會有功夫去想,有人會在他的背后下刀子,哪里還會想到權利的腐敗所帶來的刀光劍影,比戰場上的廝殺兇狠十倍。

                  就在冀州共產黨內部開始內訌的時候,鬼子那邊卻出現了空前的團結,小野完全掌控了西河的一切,連高島都對他格外的信任,賦予了他在西河天馬行空的權利。固執的高島在事實面前,不得不低下了頭。本來酒精廠被毀,他罪責難逃,受處分是必然的,更主要的是失去了上面的信任。但是他沒有想到,鐵定輸的一盤棋,由于小野的官復原職,不但扳回了敗局,還反敗為勝。李衛的特工隊全軍覆滅不說,還抓到了李衛本人,對酒精廠被毀有了交代。緊接著,小野給了他更大的驚喜,被酒井搞得一塌糊涂的西河,在一夜之間,皇軍又重新擁有了西河,非但讓共產黨的勢力完全消除,給運河支隊以毀滅性的打擊,還抓到了冀州特委的彭部長,這可是前所沒有的勝利。華北派遣軍司令部給予了通令嘉獎,這是他做夢也想不到的榮譽。而他之所以得到了這一切,就是因為他的手下有了小野。一個小野,改變了西河戰爭的格局,他哪里還敢不重視他?

                  在冀州至西河的日偽軍熏熏然的時候,小野仍舊保持著高度的警覺,開始籌劃如何消除共產黨的影響。到了這會,他完全明白了,他之所以取得了勝利,因為他的對手不是肖鵬,真實一點說,他并沒有打敗肖鵬,甚至在肖鵬手里吃了不大不小的虧。共產黨,日本,都存在這樣一條法則:官大的,不一定能力強。肖鵬雖然是個支隊長,他的能力才配做他小野的對手。肖鵬的支隊暫時退出了西河,但是不久他們還會卷土重來,關于這一點,他堅信不疑,因此,如何堵住共產黨的重新進入,是目前工作的重中之重。說實在話,現在的小野不再那么好勝了,他不希望和肖鵬這樣的對手較量,他感覺累了。他寧愿肖鵬的支隊去別的地區活動,讓他成為別人的對手。尤其這一次,他用了全部的心血,花了那么長的時間來布局,可以說是絞盡腦汁,機關算盡,滿打滿算能消滅運河支隊,結果肖鵬在他沒有擁有權利的情況下,還是做了他力所能及的工作,使他的布局功虧一簣,最后還是讓運河支隊逃了出去。這個人不但機智,還勇敢的出奇。他帶領一個班的人,就敢孤身進入皇軍的伏擊圈,救出許放。他就敢帶領少數部隊從他的中軍大帳殺進。如果沒有非凡的膽量,誰肯冒這個險?這樣一個對手,誰碰到不頭疼?小野自問沒有這個本事,誰愿意和這樣的對手對陣?那么,用什么辦法堵住肖鵬他們就是小野必須解決的問題。在他和泉養、木村他們商量后,他還是心中不太踏實,就把于得水找到了他的公館,兩個人一邊喝著剛剛下來的秋茶,一邊就西河今后的工作進行研究。在他的心里,于得水除了不太懂打仗外,什么事情都比別人強多了。

                  “于鎮長,這次西河的掃蕩,你怎么看?”小野親自給于得水點燃了煙,一邊問,目光是懇切的,顯然不喜歡假話。

                  于得水不用看他的眼神,也早已經摸熟了小野的脈搏。凡是小野單獨找他議事,你最好就事說事,不要拐彎抹角,更不要說假話,空話。哪怕你說的話刺耳,也比你虛假的恭維強,這是小野不同于好多當官的,最優良的品質。于得水算是老官場了,在國民政府中,有幾個當官的不愿意聽好話的?不怕你把假話說到天上去,只要你的話順耳,就會得到當官的喜歡,中國的官場歷來如此。“我認為,運河支隊損失不小,也許短時間內不會有太大的動作,但是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恢復元氣,因為共產黨的民心工作做得極好。而且還有肖鵬在,這是個不容輕視的對手。”

                  “你說的不錯,共產黨可以敗一次,兩次,甚至十次,只是想讓他們敗到底,的確很難。尤其那個肖鵬,很是不一般,我們用什么辦法能夠阻止共產黨的滲入?”小野知道于得水不會把有的話說透,就直接點了出來。因為他們都明白,從肖鵬來到西河,西河一邊倒的局勢就變了。

                  “盡快的把沒有修好的碉堡、公路修起來,政治斗爭必須有軍事實力作保障。除了留出必要的機動兵力,中國的軍隊都進入碉堡中。有了碉堡,一個小隊就可以當一個中隊用。維持會也容易發揮作用,老百姓就不敢不服從了。”于得水仍舊是老調重彈。

                  小野雖然覺得于得水的話沒有什么新意,可是想想,眼下也的確沒有更好的辦法,就點點頭說:“這件事你來操辦,讓皇協軍配合你,入冬前,是不是能辦好?”

                  “應該沒有問題。”于得水信心十足的說。端起水杯,動作優雅的喝了一口水,又道:“光靠軍事是征服不了百姓的,我們得玩點政治。聽說皇軍要把抓來的村干部,凡是不同意進入維持會的,統統的殺掉?”

                  “泉養君是這個意思,他認為經過共產黨赤化的干部,都是死硬分子,或者說是不可靠的。我還在考慮。”小野坦誠的說,看見于得水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就問:“于鎮長不同意?”

                  “中國的事情比較復雜,不是只靠殺人能解決的。共產黨很懂得這一點,所以他們不用自己的干部,從當地鄉村就地選拔。這些被選拔上來的干部,原來在本地就十分有威信,他們或多或少都有家族的力量,所以說出的話比較好使。即不會激起民變,又能完成政府交給的任務,而共產黨不用費一兵一卒,要糧有糧,要兵有兵,要民夫有民夫。同樣的事情,本地人做,老百姓會接受,所以這些人不能殺。”

                  “你是說,用本地人管理本地人,比外地人的有效?”小野似乎聽明白了于得水的話,因此有此一問。

                  于得水點點頭,“就是這個道理,不但不能殺,還要想辦法讓他們為我們服務。”

                  “他們已經被共產黨赤化,就是死不肯歸順。你不殺他,他們一定會搗亂的,后面的人怎么工作?”小野懷疑的問。

                  “不排除有這樣的人,但是太君不要忘了,中國如果有這么多不怕死的人,你們還能進來?何況他們還有家人。”于得水臉上掛著笑容說,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

                  “這么說,于鎮長早有了辦法?”小野張大了眼睛問,他正為這件事發愁呢!從內心來講,他不愿意殺人,因為他清楚,只靠殺人是征服不了中國的,殺人多了,更多的會激起他們的仇恨情緒,可是泉養的話也有道理。這些人如果不肯投降皇軍,那就一定會給皇軍搗亂,因為他們都有一定能力,很多百姓會聽他們的話。他認為泉養說的也是實情,當你面前站的是英才,第一等的方法是將他收復,變為朋友或者部屬,如果不能,就將他殺掉,因為他很可能成為你最危險的敵人,這就是他舉棋不定的地方。如今看到于得水的表情,聽到他的話音,似乎有了辦法,他如何能不高興,故此有此一問。

                  “有些事情急不得,就像熬中藥,需要文火慢慢的煎。”于得水見小野對他的話很感興趣,知道小野理解了他的說法,心里十分得意,說出的話就更加慢條斯里了。“中國有句古話:殺雞儆猴。在被捕的這些人中,一定有死硬分子,我們不妨殺掉一個,這會對其余的人起警戒作用。然后我們告訴其余的人,只要你們能寫出書面保證,不再和八路來往,就會保住自己和家人的生命,這樣的條件夠寬松了。我想,很多人都會接受的,因為他們都怕背上漢奸的罪名,可是我們并不要求他們為我們工作,那就沒有后顧之憂了。”

                  “我的不明白,我們這樣做,豈不白費功夫?”小野打斷他的話說,他的確理解不了于得水的話。

                  “中國人有個說法,叫白紙黑字。你既然為共產黨做事,又表示不再幫共產黨的忙了,這實際上就是背叛,共產黨是最恨叛徒的。當他們把保證書寫完了,我們的人會告訴他們這里的厲害關系。假如還有什么人不愿意為我們服務,我們告訴他,會把他們的保證書公布于眾,讓八路軍知道他是什么樣的人。即使八路軍回來了,有他們的好果子吃?我相信,這一點他們自己也清楚,沒有人可以腳踏兩只船,他只有進行選擇。既然和共產黨劃清界線,那他又有什么選擇呢?”

                  “呦希!”小野聽到這,忍不住發出一聲叫好,從心里認為這個辦法不錯。不用雷霆手段就請君入甕,方顯菩薩心腸,可以說是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確是好計。他們只要走出了第一步,就不愁不走出第二步。不用殺人,能將他們收為己用,這是他最需要的。解決了這部分干部問題,北部山區就容易安定了,為他們今后的物資收集工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畢竟殺人不是皇軍的目的,掠奪資源才是主要的。

                  “割斷八路軍和老百姓之間的聯系是首要的,而要想真正的割斷這種聯系,必須有相當一部分人為我們工作,這就是我為什么要籠絡他們的原因。”于得水得到小野的贊揚,心里很舒服,說話自然也就更流暢了。“我的心太君會明白,和共產黨是勢不兩立,所以我希望徹底鏟除共產黨的力量,至少讓他們發展緩慢。如果我的預測不錯的話,運河支隊經過這次打擊,短時間內,不會進行大兵團作戰,但是也絕不會蟄伏,那么他們會采取什么方式進行搗亂?他們的重點會放在哪?”說到這。于得水又停頓了下來,臉上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依你之見呢?”小野問,雖然他對這一切已經了然于胸,還是想聽聽于得水的意見。

                  “他們會派出小股部隊,也就是所謂的武工隊。這部分人的選拔會是精悍的,能力會很強,我們應該提早做準備。”于得水說,顯然已經經過了深思熟慮。

                  “于鎮長說得沒錯,肖鵬不會安于現狀的。”小野說。

                  “我們應該早做準備,重新調配兵力。在皇協軍駐守各地的情況下,讓袁國平的特工隊專門負責這項工作,給他們一定的機動權利,從現在開始,密切關注肖鵬他們的一切動向,在他們還在搖籃里的時候,就把他們扼殺。螞蟻雖小,但是可以毀掉百年大堤啊!”于得水說完這番話,臉上的表情顯得很沉重,有些憂心忡忡。

                  “我的明白你的意思,這也是我今天找你來的目的。我們不能被眼前的勝利蒙住了眼睛,因為我們的對手并沒有睡覺,時刻等待著反擊。要想永遠的掌握戰爭的主動權,我們必須時刻睜大眼睛。可惜在西河,能有于鎮長這種認識的人太少,大多是小富即安的。今后還希望于鎮長多多的為我出出主意,讓我們共同的,把西河變成我們的西河。”小野這話說的很有技巧,他沒有說是皇軍的西河,而是說成我們的西河,那就是把雙方的利益捆綁在了一起,同時也給對方一個極大的定心丸,表示雙方是結為一體的。

                  于得水自然明白這其中的深意,所以他立即表態,“我會竭盡全力的,這一點請太君放心。”

                  小野滿意的笑了,舉起手中的茶杯。“用你們中國人的話說,以茶代酒,干!”說完,和于得水碰了一下,一口干了下去。

                  于得水也把茶水干了,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這么多投誠人員,誰能得到這種殊榮呢?

                  1

                  第一百零一章(下)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