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歷史架空>三國之趙統新傳>第一九三章 陸遜突圍而去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一九三章 陸遜突圍而去

                  小說:三國之趙統新傳 作者:淡泊如風 更新時間:2009/6/18 12:38:14

                  我回大營不久,吳營竟然有人來叫陣,我都懶得出去了,讓我那寶貝徒弟沙摩柯出去應付應付就行。出去沒有頓飯工夫,沙摩柯就提著一個吳將進來了,進了大帳,扔在我面前,向我交令。

                  “師父,徒兒交令。”

                  我一看,認得,這是丁奉,陸遜身邊的一員東吳驍勇之將。我對丁奉印象比較深,是因為他能活,赤壁之戰前就由孫權所設“招賢館”登用,早期同徐盛共為周瑜帳前護軍校尉,護衛周瑜,隨周瑜參加了赤壁之戰、南郡爭奪戰,后隨呂蒙參加了襲荊州之戰,隨陸遜參加了彝陵之戰。吳國大大小小的戰斗,丁奉多有涉及,屢立戰功,一直到公元271年才去世,具體年齡不詳,但是赤壁之戰時他怎么著也得十六七歲了,到他死時至少也有80多歲了,三國時期很少有人活他這么長啊。他是從小兵干到到將軍的典范,因為他與江東豪族沒有什么關系,是孫權發現,然后積累戰功一手提拔起來,所以他對孫權很是忠誠,他也是現在陸遜身邊死忠于孫權的為數不多的大將。我估摸著他肯定是和不忿于陸遜要投降于我的想法而擅自出兵的,這也好,反對他的人少了。我也懶得多和丁奉計較,就問:

                  “丁將軍,可否服氣?要不再讓我徒兒陪你打一場?”

                  丁奉哼了一聲,說道:

                  “少假惺惺,你家丁爺今天栽在你這里,隨你處置,丁爺要是皺一下眉頭不算好漢!”

                  我一樂,說道:

                  “我處置你干嘛?來人,把他帶下去,好生看管,不要讓他跑了。”

                  旁邊的侍衛答應一聲,推著丁奉下去了。我感覺陸遜要派人送降書來了,

                  到了晚上,陸遜果然派人來送信了,說他愿降,但他手下要單獨編隊,具體如何降法,雙方派人商量。我自然是無有不同意,派出馮習張南為代表,讓他倆去交涉程序。馮習張南走了后,我秘密找來鄧茂常、衡斷、沙摩柯等人,屏退閑雜人等,讓胡駒把住營帳,不得讓陌生人靠近。我見大家都來全了就說:

                  “各位,速速準備,明日準備撤離。”

                  沙摩柯愣了:

                  “師父,明天不是陸遜投降嗎?我們怎么要撤離?”

                  鄧茂常笑了,看來聰明人就是不費勁啊。他笑著對沙摩柯說:

                  “蠻王,你認為陸遜真會投降嗎?”

                  沙摩柯瞪著眼睛說:

                  “他不是派人送信來說要投降嗎?”

                  我輕輕敲敲桌子,讓大家先別吵,說道:

                  “陸遜不會降,我們也不敢讓他降。他若降了我們,圣上面子往哪里擱?他若降了我們,東吳那邊誰來抵抗就要南下的曹軍?難道孫權會要我們去打曹軍?明日我們就是要和陸遜演場戲,讓他退回江東。為了我們以后的安全和發展,此仗我們必須敗。”

                  看大家都點轉不過彎來,鄧茂常接著替我解釋:

                  “主公的意思是明天陸遜是詐降,我們要配合好,傷員等今日就要先撤,明日安排好一旦戰事起,我們要盡量減少損失,平安撤退。但是還要裝出大敗的樣子,全軍直接撤回五溪,只留少部分人和主公敗回西川。”

                  我點點頭說:

                  “我就是這個意思,我會要求馮習、張南收攏以前吳軍俘虜的我們的那些西川兄弟,他們先通過吳營撤到魚腹浦,那里自然會有人接應,然后我們這里混戰一場,雙方各走一邊。”

                  沙摩柯伸出舌頭舔舔自己的厚嘴唇,又問道:

                  “師父,我們就能這么敗了?那不虧大大了。”

                  我搖搖頭說道:

                  “徒兒,做生意虧本可不行,我會再和陸遜親自談好。”

                  接著我們又開始討論細節,此次突圍跟隨我的人,除了胡駒、句突等我自己的親兵,另外還包括沙摩柯和其親衛,衡斷、呂燕和陷陣營的部分人,為了防止被人懷疑,鄧茂常還建議我們大部人人還要裝出受傷的樣子,血跡,繃帶都要準備好,一定要弄得很是狼狽的模樣。其他人則沿著大山一路往西南跑,約定好集合的地點,而且今晚就開始往那里轉運輜重。見大家都明白自己的事情了,我又單獨做了一個任命,正式任命鄧茂常為軍師將軍,總管將領、武陵一帶五溪飛軍的軍務,相當于我在此處的參謀長,先組織大軍撤離,等我離開此處回西川后,統領江陵一帶大軍,見機行事,建立好根據地。鄧茂常的智謀和組織能力這一段大家都看在眼里,自然對我的任命也沒有意見。

                  一夜無話,吃罷早飯沒多久,外面就傳來通報,說是陸遜求見于我。我趕忙到大帳里接待啊。見面之后,彼此會心一笑,屏退左右,陸遜就問我:

                  “何時還我那些吳將?”

                  我拿出一卷文書,對他說道:

                  “都督莫急,你先看看此盟約,若是合適,我們再談他們。”

                  說完,我就把早就擬好的盟約遞給了陸遜,這盟約也無有太多內容,主要是江南桂陽一帶的戰線維持問題,二來是要在東吳境內給予濟世堂行商方便,三來是雙方盡量促成孫吳聯盟。

                  陸遜一目十行,看完之后,掏出自己的印璽蓋了章,然后又簽上自己的名姓,接著笑著說:

                  “趙將軍,這下你放心了吧。”

                  我點點頭,說道:

                  “君子協定,君子協定。”

                  陸遜又說:

                  “趙將軍,我比你年齡大,托大一點,叫你一聲賢弟。”

                  我趕緊說:

                  “都督,小子莽撞,哪敢高攀。”

                  “你當得。我族叔陸績與你師叔龐統交好,以兄弟相稱,我們倆為何不可以以兄弟相稱?難道你嫌我年齡大了?”

                  我搖搖頭,說道:

                  “都督,我不是這個意思。”

                  陸遜一板臉,說道:

                  “還叫我都督?你我兄弟今日就可結拜。”

                  我心一橫,說道:

                  “大哥,現在你我兩家還在交戰之中,結拜只是形式,你我何必去隨俗,只要心中都拿對方當兄弟那我們就是兄弟了。外人面前我們還是該如何稱呼就如何稱呼”

                  陸遜一笑,說道:

                  “賢弟,愚兄俗了。來,我們還是對天盟誓,以示鄭重。”

                  他話一完,他一伸手,我倆四手相搭,對天盟誓:

                  “今日,我陸遜、趙統結為兄弟,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兄弟交心,互幫互助,有違此誓,天打雷劈……。”

                  盟誓完畢,我就說要讓馮習、張南取回當日陸遜所俘蜀軍,他們先帶隊通過吳營,開往魚腹浦,陸遜自然答應。原先我俘虜的那些人也給他一部分,不給他的那些人都是從孫權那邊調來的,不是他們江東豪族原先的子弟兵,不太聽他們招呼,回去后還得歸還孫權,不如,讓我留著,減弱孫權的中央力量。接著我們又協商了他要帶軍突擊我們的詳細計劃,兩方商罷,陸遜告辭而去。

                  陸遜的大軍說投降,但并沒有放下武器,他給的理由很正當,人多,東西多,正在清點。不過馮習、張南他們倒是很快找回了那些被俘的蜀軍,編入他們的隊伍后,也沒停頓,浩浩蕩蕩的通過吳營往魚腹浦方向開去。

                  他們走了,吳軍大營也開始拆了,陸陸續續整隊,向我們這邊開過來,我這次請出了一直跟著我們的孫尚香,還有被俘的周泰等人來到大營外邊迎接吳軍。周泰、朱然他們一開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押解他們的小卒告訴他們說是陸遜被斷了后路,被迫投降于我了,現在兩邊是一家人了,你們這些被我抓來的俘虜是陸遜點名要的,他只有得到你們這些人后,才能正式率軍投降,這不,就帶著你們出來,還給陸遜了。

                  我出寨時,鄧茂常向我會心一笑,我就知道什么意思了,他們做好準備了,隨時可以撤離。孫尚香看我抓了這么多東吳的大將,心里也不是滋味,畢竟東吳也是他哥哥的地盤,兩下打仗,誰輸了她心里也不舒服。她帶著我們來到兩軍之間,看陸遜過來了,就說:

                  “陸都督,你已降我主萬歲,從今之后你我在西川同殿稱臣,還望都督能盡全力保我大漢江山。”

                  陸遜一拱手,說道:

                  “遜謹遵娘娘旨意。”

                  要知道,按輩分,陸遜取得是孫策的女兒,他還得叫孫尚香姑姑,管劉備伯父姑父呢,不過這是論親戚,真正兩國之間,講究的是利益,實際上也沒得多少親情能講。

                  不管這些,我讓人把周泰、朱治、孫桓、凌統、徐盛、丁奉等我抓的東吳的將領還有一些俘虜都交到陸遜那里。陸遜跳下馬,一個一個的對周泰他們問候,要親自給他們解開綁繩,那些人根本就不給他好臉看,也不讓陸遜給他們解,孫桓更是厲害,破口大罵陸遜辜負了孫權對他的期望,弄的陸遜很是尷尬,只得一招手讓人把他們帶回軍中。那些人隱入軍陣之后,陸遜突然變臉了:

                  “趙將軍,下一步投降的該輪到你了吧?”

                  孫尚香一聽,大吃一驚,就問道:

                  “陸都督,怎么回事?”

                  陸遜一笑:

                  “娘娘千歲,兵不厭詐,我陸遜乃是我主孫權欽命的大都督,豈能這么隨便投降。要不是為了孫桓等將軍的安危,我何必丟此言面,來向一毛頭小孩投降。”

                  我也大吃一驚,驚問:

                  “陸遜,你怎能如此無恥?”

                  陸遜仰天大笑:

                  “娃娃,你還是太嫩了。”

                  說完,令旗一擺,他身后的吳軍蜂擁而上,直向我們殺來。我連忙大喊:

                  “護住娘娘,撤進大營。”

                  說罷,我也擺戟抵住吳軍,讓孫尚香先走。可是擁過來的吳軍太多,殺不勝殺,我也只能節節后退,那些吳軍緊跟著就殺進了我的大營,四下放火,砍殺我那手下,這下子,我的大營可就亂了,火頭大起,眾軍卒四散而逃。我就帶著胡駒、句突、沙摩柯、衡斷、呂燕保著孫尚香往營外殺去。吳軍人太多,漫山遍野都是,黑壓壓的,嘴里叫喊著:

                  “殺回東吳,殺回東吳。”

                  那架勢,那氣勢,誰敢正面阻擋他們那就是找死。我們也不傻,我就帶著這些人抱成團,掠著陸遜大軍的右翼殺了出去,陸遜還安排了幾路伏兵來阻擊我們,可以這些伏兵也是急于回轉東吳,都被我們一沖而過。不過這一頓好殺,我們渾身都被血肉給沾滿了,也是慘得很,孫尚香也成了個血人,還好,陸遜他們為了急于沖出去,除了這些斷后的伏兵,也沒有再派兵返頭追我們。

                  好不容易沖出了吳軍的阻截,我趕緊帶人給大家檢查,包扎傷口。孫尚香就埋怨我說:

                  “賢侄,你怎么能相信陸遜會投降呢,這下子,你可就賠大了吧?看你怎么回去交代。”

                  我低著頭,也不說話,只管給傷員先包扎傷口。沙摩柯腦袋和胳膊都裹了一大圈繃帶,還過來安慰我說:

                  “師父,勝敗乃兵家常事,不要放在心上,總有下一次,那些狗東西落在我手上,我一棒就把他們腦袋砸開話。”

                  不管大家怎么安慰我,我還是不開心,總歸又死傷了不少人,心里難受啊。看看大家把傷口都包扎好了,我也又上馬,朝魚腹浦奔去。

                  離魚腹浦不遠,那八陣圖中就殺出一隊人馬,一個個殺氣騰騰,掌中槍樹立成林,手中盾如墻移動,領頭一人,金盔金甲,胯下黃驃馬,掌中點鋼槍,對我們高聲斷喝:

                  “來者何人?”

                  0

                  第一九三章 陸遜突圍而去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