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鐵血飛揚(又名:狼煙三八線)>066 黑色六幽靈(二)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066 黑色六幽靈(二)

                  小說:鐵血飛揚(又名:狼煙三八線) 作者:揚子江 更新時間:2008/6/13 17:13:03

                  下士考爾是一個丑陋的男人。

                  個子矮小而單薄,身上的毛發多得他自己都覺得不方便,而且有很重的體味。

                  不過除此之外,他都和其他美國鬼子一樣。

                  只是今天他很倒運,本來說好一起去妓院搞越南女人。

                  可是,那該死的卡卡上士一定要大家賭幾把才去。

                  沒想到,獨獨他一個人最倒霉,輸了個干干凈凈。

                  這樣的結果,當然是什么就去不成妓院了。

                  誰都知道,那里面有尼可的股份。賴帳是會被趕出來的。

                  考爾一個人百無聊賴地游了一圈,毆打了一個喝醉了的南越士兵一頓,一個人萎萎地唱著一首西部流浪歌曲,象號春的野貓一樣一驚一乍著,走回軍營。

                  軍營也就是個汽車連的駐地。

                  因為近日沒有出去打仗,所以,整個軍營顯得很冷清。

                  考爾下士什么也不看,就直奔自己的汽車。

                  并不是他喜歡自己的汽車,而是因為營房里太冷清。

                  這時候冷月凄凄的光在汽車上流動著,讓考爾更加心煩,突然,他迅速地脫光了自己的衣服,脫得一絲不掛,大叫一聲:“我要女人!”

                  四周一片安靜。

                  冰冷的空氣,慢慢地浸入他的肌膚。

                  他漸漸地變得無力了,萎縮進駕駛室。

                  突然,他的眼睛睜大了,睜得很大很大。

                  因為,駕駛室里有一個女人,一個安靜得象空氣的女人。

                  她的一切都與這幽怨的月夜融合在一起。除了她那閃亮的眼睛。

                  “你是誰?”很久,考爾才問出了這樣一句干澀的話。

                  女人居然會英語,聲音輕得仿佛來自遙遠的天際:“我是碎尸幽靈。”

                  雖然考爾是一個和他長相一樣無趣的人。但是他喜歡幽默的人,他知道那是高貴的品質。他來自平民窟,他接觸過的人只有他原來的老師有。

                  所以他努力露出了笑:“我相信。”

                  “我是一個復仇幽靈!”女人繼續道。

                  考爾很高興自己的回答得到了回應,忙說:“你找什么人復仇?”

                  “我找美國鬼子!”

                  考爾愣了一愣,他想起來了,越南人都這么叫自己和自己的長官和伙伴。但很快他決覺得這又是一個幽默,他會心地笑了:“那你為什么不殺死我?”

                  女人笑了,她的笑令考爾覺得一身發冷。

                  笑過后,女人的聲音又響起:“你不配!”

                  這很傷自尊。

                  女人或者說幽靈可不管他的感受,繼續幽幽道:“你死了頂多你老娘傷心。你的上司和你的伙伴都不會傷心。”

                  這話更傷考爾的自尊,盡管他明白這是實話。

                  “我殺你也就象殺一個畜生。我很久都不干這種抵擋的工作了。”女人的驕傲讓考爾氣憤得想叫起來。

                  幽靈繼續道:“我得把你們的尼可全家都干完!”

                  考爾的神經一下子被刺激得很興奮。他很久沒興奮了,包括強奸越南女人和殺越南人,因為做得太多了,他的神經真的麻木了。

                  “天啦!這真是一個大膽的絕妙的創意。”

                  女人的語氣卻沒有絲毫的變化:“所以,我要你幫我!”

                  考爾下士眼睛在暗夜里閃出夜貓子一樣的光芒,但很快又暗淡了:“這當然不可能。”他搖搖頭:“這當然不可能。”他的思維現在已經進入了一種學者討論的狀態。

                  女人卻從來都不需要和他討論:“現在你聽我的命令。”

                  考爾覺得很古怪:“我為什么要聽你的命令?”

                  女人動也沒動,繼續冰冷地道:“我在你的腰上掛了一顆手雷。”

                  考爾當然不相信,他幾乎是笑著去摸。

                  “慢點,會爆炸!”

                  考爾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因為,他摸到了。

                  他有很多不解:這個女人這么把手雷掛在自己腰上的?難道這個女人真的是幽靈?

                  女人沒有動,但是一個冰冷的耳光卻一下子過來了。

                  打得考爾整個頭都痛了。

                  女人卻突然消失了。

                  他真在疑懷,聲音不知從什么地方又飄了過來:“現在穿上衣服。”

                  他不是不想抗拒,但是,他剛做了一個去摘手雷的動作。

                  一個耳光再度降臨在他的臉上。

                  這次比上次更狠,他覺得臉都出血了。

                  他只得穿上衣服。

                  “現在開車去加油站。”

                  考爾甚至有些相信那真是一個幽靈了,盡管他很生氣。

                  他把汽車賭氣似的,開出了軍營。

                  值班的士兵的大聲叫道:“考爾下士,這么晚了什么倒霉的差事找上了你!”

                  考爾沒好氣地叫道:“碎尸幽靈安排的差事。”

                  值班士兵頓時大笑起來:“去你媽的碎尸幽靈!”

                  突然,考爾聽到了一聲:“該死!”

                  那冰冷的聲音當然是碎尸幽靈發出的。

                  接著他的眼睛睜大了,他突然發現那剛才罵人的士兵,突然眼睛越睜越大,雙手瘋狂地抓著自己的喉嚨,一聲也沒發出,慢慢地委頓在地。

                  “把他的尸體抗上車來!”

                  碎尸幽靈的聲音再度響起。

                  考爾下士幾乎毫不猶豫地就停了車,把那以及功能沒有氣息的士兵,扔進了車廂里。

                  清涼的風從河里吹上來,把崗樓也弄得涼悠悠的。

                  探照燈照得很遠,一切都很安靜。

                  很久很久沒有游擊隊出現了,大規模的掃蕩和尼可制造的無人區,剩下的幾乎都是找樂趣了。

                  現在連晚上的站崗,都讓人很討厭。

                  大家都在私下議論是不是把這些差事,全部交給南越士兵來干。

                  但是,尼可少校不同意。

                  但是,還是有了些改變,往往是一個美國士兵和兩個南越人一起站崗。

                  于是,站崗的美國士兵就其實在做監督。

                  比如,這一輪站崗的美國上等兵尼羅士就睡在崗亭里的一架竹制的躺椅上,兩個南越士兵在外面站崗。

                  尼羅士的鼾聲很響,這也嚴重地影響了兩個南越士兵。兩人早就睡眼朦朧了,把槍當做了拐棍,在那里打瞌睡。

                  其實他們也用不著擔心,在他們下面通向鎮里的通道,進入夜晚也都布上了雷。

                  但是,兩個人影就隨著河風從鎮里飄過來了。

                  直到那酒香和肉香鉆入了鼻子里。

                  兩個南越士兵才一激靈。

                  募地睜開眼,香味已從他們的身邊飄過,進入了崗亭。

                  兩人一時有些眼直,兩個美麗的女人。還有香氣四溢的肉和酒。

                  哇呀!這狗日美國人真會享受。

                  那美國上等兵自然也醒了,他正在做夢里。

                  夢里就突然出現了美酒和香肉,沒想到睜開眼,不但看到了酒肉還看見了越南女人。

                  穿著黑衣服,充滿了誘惑的東方神秘的越南女人。

                  霎時間,他笑了。

                  望著越南女人笑了,又望著兩個眼睛發直的南越士兵笑。

                  對越南女人笑,是因為他以為這是和酒肉一起送上來供他享用的。

                  對兩個南越士兵笑,他以為這是兩個南越士兵孝敬他的。

                  所以,兩個女人對南越士兵招手,讓他們進來。

                  他竟然點點頭,臉上全是友好的笑。

                  兩個演技功能發直的南越士兵,頓時手忙腳亂地擁了進來。

                  兩個女人就象兩縷風一樣在崗亭中忙碌著,不一刻,已經擺好了。

                  有魚,有雞,有鴨,有肉,有酒。

                  三人一時忘記了動手,都看著兩個女人。

                  兩個女人如同變戲法一樣,又從身上摸出了酒杯。

                  上等兵已忍不住了,毛糊糊的手一伸,要去撈最近的一個女人。

                  那個女人一閃,另一個女人已:“啪!”在他手上打了一下,嘴里嬌嬌地道:“先有酒,才有美人。這是東方的規矩。”

                  尼羅士就是在美國也是個粗魯的人,何況什么東方規矩。

                  他只得盯住兩個南越士兵:“是嗎?”

                  兩個南越士兵早連祖宗是誰也搞忘了,還記得什么東方規矩。但是這時當然是助興,忙雞啄米一樣地點頭:“是的,是的!”

                  尼羅士頓時樂呵呵地笑起來:“有趣,有趣!我們就來玩玩東方規矩。”

                  說罷,伸手就去撈雞。

                  “啪!”手上又早挨了一巴掌。

                  尼羅士正不知道不在乎這美女怎么又打自己,這世界上的男人都有一個通病,被女人在歡場上打,不但不生氣,還樂呵呵的。不然最會造詞語的中國人為什么造了個“打是親,罵是愛,不打不罵不自在”呢?

                  兩個女人雖然沒有笑,那溫柔的聲音甚至透露著冷意。

                  但那話說出來,聽得三個男人身子都是麻的:“這要我們來喂。”

                  這當然很有趣。

                  不待三個人那身子麻過,兩個女人,已如風一樣繞著三人轉了一圈,肉順利地送入了他們張開的嘴里。

                  三人還沒品出來味,女人們已端起了酒。

                  又是一陣風繞他們一圈,酒傾入了他們嘴里。

                  兩個女人放肆地笑起來。

                  尼羅士快樂得拍起手:“有趣!原來越南女人這么有趣!”

                  是啊!他只是一個等級士兵,對于越南女人,他們不是強奸就是輪奸。那里得到過這樣的招待。

                  兩個南越士兵也拍起手來。美軍主子高興,他們有什么理由不快樂呢?

                  兩個女人的笑突然就停住了,兩雙眼睛定定地盯住他們。那里面的光象九天的星星一般冷。

                  尼羅士覺得有什么不對,但是,他的眼皮覺得有千萬斤重,直要合攏去。他想伸手幫助一下自己的眼睛,然而,手軟地象不是自己的。

                  兩個南越士兵拍著的手,突然沒了力,他們想掙扎一下,加把力氣。只是不掙扎到好,這一掙扎,一下子軟成了一堆,垮在了地上。

                  兩個女人突然露出了猙獰的面孔。

                  報出兩個名號來:食肉幽靈武甲花;萬煅幽靈阮明珠。

                  夜越深,尼可少校的木樓的夜來香的香味越濃。

                  小尼可已經睡下了。

                  尼可與老婆親熱了一番,老婆也發出了甜蜜的鼾聲。

                  尼可少校卻不想睡,自從來了越南他似乎就有使不完的勁。

                  殺人、強奸,讓他的血液始終在沸騰。

                  他的肌膚幾乎完全成了紅色,他的眼睛時時地象歐洲傳說的吸血鬼一樣發出艷麗的光芒。

                  他全身赤裸著坐在陽臺上,讓清涼的月光和清涼的風,撫摩著自己的身軀。

                  黎英再一次睜眼看著這片被燈光和霧氣繚繞得猶如宮殿的木樓。

                  她的眼里露出了一絲冷酷地笑。

                  美國鬼子的巡邏隊又過來了。

                  她又一次弄出了聲響。

                  美國鬼子的巡邏隊和狼狗又一次過來了。

                  來到了她藏身的這片花叢。

                  一切當然是徒勞。

                  在蘇聯訓練時,她專門跟一個被蘇軍降服的日本老鬼子學過忍術。

                  忍術最精妙的就是可以在任何一個地方讓自己潛伏下來,而不被發現。

                  即便是可惡的狗。

                  她僅僅用了一點破壞狗嗅覺的花粉,那只狼狗就變的和他們的美國鬼子主子一樣蠢笨,在木樓周圍無目的的轉悠了。

                  十二點以后,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里,他們已經被黎英撩撥得在木樓周圍來整了十二次了。

                  尼可少校再也忍不住了,破口大罵:“雜種!滾你媽的蛋!”

                  巡邏隊的美國鬼子們只得憋住氣退出去。

                  終于,一只亂穿又弄出聲響的野貓成了他們發泄的對象。

                  他們和狼狗一起用槍打倒了野貓,然后,撲了上去,把野貓點燃了!

                  貓發出驂人的嘶嚎。在寂靜的后半夜,揪心揪肺地震撼人心。

                  這些美國鬼子頓時興奮起來,也跟著群魔亂舞,高聲嘶鳴。

                  一時節把尼可的老婆和小尼可都嚇醒了。

                  尼可少校頓時沖進屋,撈出他的雙管獵槍,向著那一群瘋狂的美國鬼子就開了槍。

                  嚇得些巡邏的鬼子這才趕緊跑遠了。

                  陳平原可不想死,他急忙搖手,從喉嚨里擠出字來:“我給!”

                  那女人的身子一下子又仿佛消失在了月夜的朦朧里。

                  然而他分明感覺得到她的冰冷地存在。

                  “你不是游擊隊。”他一邊打開藥房,一邊還是忍不住道。

                  燈光照射下,那女人慘白肌膚、黑色的長衣,放亮的眼睛,都仍人觸目驚心。

                  女人聲音冷冰冰的:“我是勾魂幽靈楊素。”

                  陳平原一驚,忍不住又去看她。

                  她的那雙冰冷的手已經又過來了。

                  還沒觸及到陳平原,陳平原已打了一個冷顫。

                  忙忙地拿藥。

                  然而,勾魂幽靈的手似乎更快,他才把那個藥柜打開。

                  所有的藥已被她卷了過去。

                  “這些藥怎么能讓一家人很快地睡去。”燈突然一下子熄滅了,勾魂幽靈的聲音不容抗拒地把陳平原包圍。

                  陳平原面對無邊的黑暗,更強烈地感覺到了她那冰冷的氣息,壓迫得他心仿佛已經出不得氣。而且這壓迫越來越強烈。

                  陳平原慌亂地道:“只要把藥打開,他立刻就會融化在空氣中,就是一圈的牛也全都會神經被麻醉,你放到火上烤,他也不會醒過來的。”

                  剛說完,他就覺得身邊冰冷的壓力一下子就消失了。

                  突然他清醒了,大聲地叫起來:“勾魂幽靈啦,求求你,把我打傷啊!求求你!”

                  4

                  066 黑色六幽靈(二)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