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抗日烽火映山紅>第五十二章 洪娃的醉貔子西瓜(一)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五十二章 洪娃的醉貔子西瓜(一)

                  小說:抗日烽火映山紅 作者:黃花曉月 更新時間:2006/5/4 18:04:00

                  第五十二章洪娃的醉貔子西瓜(一)

                  躺在瓜地草架子上看西瓜的洪娃肚子咕嚕嚕響,天天夜里盼天亮,天亮了,媽就提著簍子送洪娃和爹一天的飯食來。

                  餓歸餓,洪娃可不敢摘地里的西瓜吃,爹早把西瓜數好了,天天算計著一天能摘幾個,攢上三天四日,爹就挑著兩筐子西瓜走四十里路去文海城賣去。這些瓜可是洪娃家一年買鹽那衣裳啊添農具的使費錢。夜深了,深山坳那邊傳來貔子的叫聲,洪娃摸了摸身邊苞米葉子編的小包,那包醉貔子藥還在,就安心地躺著看天數星。

                  天天聽著山里貔子叫聲睡著的洪娃跟爹上山打獵的時候見過貔子,只是爹說貔子成精,不能惹它,除非它進來禍害西瓜,那也不能打死它,在它常走的地頭放上醉貔子藥,貔子吃下甜絲絲的藥就醉倒了,莊稼人就把它抬出老遠,過了水抬進山溝,它醒了就找不到回那西瓜地的道了。

                  貔子:有的人說就是狐貍,有的人說狐貍是狐貍,貔子是貔子,貔子比狐貍小,尾巴尖子是白的,比狐貍更狡黠和靈敏,更頑皮。傳說一只貔子精是由很多很多貔子的精力變化而成的。

                  每天下了夜課,洪娃來和看瓜地的爹做伴,躺進苞米秸子搭成的瓜棚子嫌熱,索性睡到瓜棚旁邊用樹條子和麥草鋪成的的看瓜架子上頭,身底下是軟軟的麥草,頭頂上是澈藍澈藍的天,夜里沒有一絲云彩的天真象家里那塊蓋飯簍子的藍布,那鉤鉤月真象過八月十五媽烙的苞米面摻麥子面的餅。

                  去年八月十五那天媽烙了兩個小餅,爹和奶奶、洪娃和姐一人分一半,接過來咬一大口,那半個餅一下子就成了月牙,跟天上這鉤鉤月一模一樣。姐把她自己那半塊掰了半截要媽也嘗嘗,媽還是一口沒舍得吃。

                  洪娃又看那些眨眼星,那星星真象過二月二那天奶奶慢慢地燒著火爆的那一捧放在藍布上的苞米花,二月二家家都爆點苞米花或者黃豆,說是一迎龍抬頭風調雨順,二崩老鼠眼免得老鼠禍害糧食。苞米是留著開春當種子下地的,那里舍得吃,所以奶奶年年數二十粒苞米來爆米花。爆好的苞米花放在藍布上,奶奶要洪娃數著分,姐六粒,洪娃六粒,爹也六粒,剩下兩粒,奶奶和媽一人一粒。那六粒苞米花洪娃放兜里吃了整一天,那一天嘴里老是香香的。

                  早起媽送來兔摩摩山菜摻地瓜面的菜團子,傍天黑洪娃和爹把剩下的倆分著吃了,十五歲的洪娃正是裝飯長個的時候,拳頭大的菜團子下了肚,就象吞了個小棗一樣不解餓,洪娃提著水罐子去地頭自家打的井里打上來一罐子涼水,咕咚咕咚地灌下肚,這才覺得肚子漲鼓鼓的,就這么鼓著肚子下山回村上夜課,一個時辰的夜課洪娃出去尿了三回,還沒下課肚子就癟了。

                  這一伏天,洪娃和爹白天夜里都守在西瓜地里,洪娃家的西瓜地離村遠,在村子的東山根,離通西海的山道近,爬過三個高地堰子就到了,洪娃媽每天一早就提著瓦罐和簍子把一天的飯送過來。

                  洪娃爹打獵是把好手,擺弄西瓜也是遠近有名的好手藝,西瓜地隔一年得換種別的歇歇地,不然長出來的西瓜只有拳頭大。這塊地每年分成兩塊,一塊種莊稼,一塊栽西瓜。就這么倒換著,種些西瓜換點錢,今年的西瓜長的好,爹應允等把西瓜都賣回了錢給洪娃買支毛筆買塊墨好寫字,洪娃可是天天盼著的:自己是老師了,能象教過自己的先生那樣坐在講臺上使毛筆寫字那該多好。

                  天亮了,媽送來了一碗烀熟的地瓜干和兩塊鹽蘿卜,這是洪娃一天的飯。媽還給爹帶來倆菜粑粑當進城賣西瓜晌午的干糧。爹到瓜地挨著敲那些滾圓翠綠的的西瓜,把熟好的西瓜摘了裝進兩個筐子,揣著倆菜粑粑挑著擔子上了出山的山道。媽囑咐洪娃守著瓜地搓草繩好賣錢就也下山回村收拾麥草去了。

                  洪娃把晌飯放進水桶吊在井里的水面上涼著,一個人坐在看瓜臺上搓著草繩看著山道發愣,大晌午了,日頭火辣辣地曬得人發倦,洪娃起身到地堰子上拔了一把草扭了扭編了個草圈頂到頭上遮遮熱氣,他轉身擦著頭上的汗看下面的山道。

                  一到晌午天熱得讓趕路的人喘不過氣來,常常有過路的人在西瓜地下面山道邊上那棵榆樹下歇息,洪娃一見樹下有人就扯著嗓子吆喝:“沙美美的紅瓤大西瓜!解渴飽肚子的甜西瓜。”走道過路的莊稼人多,多數人聽見喊聲都是咽口唾沫起身繼續趕路,也常遇見那身上有幾個銅子的隨著喊聲回一嗓子:“揀那小的送個下來!”洪娃就歡丟丟地捧著個小西瓜跳下地堰子給人家送過去,再接過人家遞過來的銅錢蹦跳著回瓜地。

                  洪娃正瞅著山道盼著再有過路的人過來買西瓜,遠處山道上一陣子塵土飛揚奔過來幾匹馬,只見馬上的人一身土黃色軍裝,馬上幾個人被正午的毒日頭曬得臉上流油,身上的軍裝被汗水濕透了,人熱得張嘴喘,可就是不肯摘下頭上那緊箍箍的軍帽,洪娃一看前頭那個留著仁丹胡子:是日本鬼子!他趕緊縮回頭坐到瓜棚的樹底下,這幾個日本鬼子見路邊有幾個人吃西瓜就跳下馬打著手勢問他們在那里找西瓜,那幾個人哆哆嗦嗦地用手指向洪娃的瓜田。

                  鬼子們上了地堰子進了瓜田。一個矮墩墩的黑胖臉鬼子指著瓜地要洪娃為他們摘西瓜,另幾個鬼子撲通坐到瓜棚旁邊的樹下,擦汗的,尿尿的,還有的四仰八叉地躺在草地上,洪娃鼓著嘴一步一挪地挑了個半大西瓜送過去,黑胖鬼子接過來放在地上一拳砸碎了,抓起一塊大的不管不顧地啃起來。

                  另外幾個鬼子一見急了,搶過來你爭我奪的,那個留仁丹胡子的鬼子沒搶著,揪住洪娃給了他一個耳光,然后一邊嚷著一邊自己進瓜地摘下個大個的西瓜往地上一磕,那知道這瓜雖大可沒長到時候,里頭是半粉半白的瓤,這鬼子干脆把身上的槍拿到手里,用刺刀挨個戳西瓜。這邊幾個鬼子捧著用刺刀挑出來的紅瓤西瓜沒命地啃,那邊把個臉上印著紅指痕的洪娃心疼的直跺腳!一家老小吃鹽穿衣裳都指望這塊西瓜地了,鬼子這一糟踐,洪娃的筆和墨也沒指望了。

                  鬼子吃足了西瓜上了山道騎上馬一溜煙向西海方向跑遠了,西瓜地里凌亂地扔著許多紅的半紅的白的西瓜瓤和西瓜皮。鬼子把瓜地里的西瓜糟踐了一大半。腫起半邊臉的洪娃看著滿地的碎西瓜跳著腳罵:“你個驢下的小日本,你媽是開半掩門子招野男人的寡婦,你爹上山干活遇上母騷貔子精猸了養下了你,你挑水掉井里頭淹成個大肚子蛤蟆死得翻白眼,你上樹摔下來跌成個不喘氣的肉蒲團!”洪娃把平日里半大小子們學莊稼人開罵的粗話搬出來,沒管那日本鬼子挑不挑水上不上山干活,也沒管那小日本的國里有貔子精沒有。

                  傍天黑,洪娃他爹一肚子氣地挑著空擔子回來:他在城里賣西瓜遇上了外國軍艦停泊上岸的一群水兵,這些喝得東倒西歪的日本水兵圍上來把兩筐西瓜吃下去一大半,他們吃著西瓜還看著四周紛紛收拾攤子往遠處躲的買賣人哈哈大笑,吃完了抹抹嘴嗚哩哇啦地唱著日本歌踉蹌著揚長而去。

                  洪娃他爹一看西瓜地這慘樣,氣上加氣,他把手里的擔杖往地里一戳:“我日他小日本八輩祖宗,這還他媽的讓人活不活了!”洪娃用胳膊抹了把淚恨恨地說:“爹,小日本這么禍害人,咱也不能就這么受著!看樣子以后這山道上短不了過鬼子,我下山找俺吉順嬸和富得叔商量個整治鬼子的辦法去!”他爹一把拉住他:“你老栓爺和富得叔幫你連會叔趕馬車進城送柴火明兒傍晌午才回,你吉順嬸自己帶倆孩子還得天天上你玉風姑家幫著伺候月子,咱爺倆自己想辦法對付鬼子。”

                  三分地的西瓜連賣帶被鬼子糟踐就剩下十幾個了,洪娃一家育苗挑糞栽秧澆水辛辛苦苦侍弄了半年、原本想賣了錢添添一年家用的打算落了空,他媽來送飯見西瓜地糟踐得不象樣,坐到地頭上哭了半晌。洪娃和他爹在看瓜棚這一夜更是烙餅似的翻來覆去地睡不著。

                  半夜里洪娃被鬼子打腫的臉火辣辣地疼的睡不著,他一翻身,手碰到那包醉貔子藥,洪娃一個跟頭想跳起來,頭把苞米秸子瓜棚頂捅出個窟窿,洪娃抓起醉貔子藥來:“爹,你配的這醉貔子藥好使不好使?好使咱拿這個醉狗日的!”

                  他爹的眼在黑影里一亮:“好使。配藥的方是你太爺傳下的,你五歲那年咱家在架子山上租王財主一塊地種西瓜,那貔子隔天不隔日的就趁瓜棚沒人進去把干糧偷著吃了,有時候還會拿石頭把西瓜敲個洞把個西瓜喝的點渣不剩,那時候你太爺還活著,教給我使細山竹釬子把西瓜鉆上幾個小眼,慢慢往里捅著直到捅到西瓜當央,拿水把醉貔子藥化開了吸進葦子桿插進西瓜里一捏,不過半個時辰藥水就滲遍大半個西瓜,把這個西瓜放貔子每回必得走的地頭上,不到半夜就藥醉了一只黃毛老貔子。我和你太爺就把它四腿綁上穿在根粗樹枝上,那貔子半夜醉倒了,直到日頭上三桿子才醒過來,那眼眨巴眨巴地看著人活象是會說話。我和你太爺沒忍心打它,把它抬進架子山后一個山洞里頭松了綁,貔子吃瓜有個好處,摘一個吃一個吃得干凈,一回有一個足夠了,不禍害人。”

                  洪娃把手里趕蚊子的蒲扇一扔坐起身來:“爹!醉貔子藥是么味?人能吃出來不能?”“那藥沒味,甜絲絲的。”洪娃跳下看瓜鋪:“那東洋鬼子再來禍害就藥狗日的!”

                  1

                  第五十二章 洪娃的醉貔子西瓜(一)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